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49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香港知名专栏作家受骚扰被迫封笔


知名专栏作家库斯克被迫封笔(苹果日报图片)

香港媒体报道,香港一位知名专栏作家因撰写一篇质疑警界集会支持被判刑七警的时评文章,被一亲中团体派所谓“记者”到其任职的中学查问“采访”,为保护学校和学生不受骚扰,被迫无限期封笔。事件引发一些网友关注“白色恐怖”来袭,而该亲中团体表示,任何人做任何事都要面对后果,甚至代价,封笔是个人选择。

在香港以“库斯克” 笔名撰写了14年时评文章的中学通识教师邱兆麟4月1日晚开通已经关闭一个月的个人脸书,发表无限期封笔的告别感言,表示不再发表时事评论文章。“库斯克”从2003年起写网志,是许多80、90后的启蒙老师,时评文章启迪了无数年轻人。

弃写评论

今年2月22日晚,香港几个警察协会发动数万警员和家属的“集会”,力撑因围殴占中示威者而被判刑两年的“七警”,有警员上台发言爆粗口,还自比二战中被纳粹德军迫害的犹太人,引发争议。

库斯克随后在网媒“香港01”上撰文,表示参与集中营屠杀的纳粹军上庭时只觉得自己在执行命令,不觉得自己错,反问早前参与集会的警察,是否也觉得七警没做错。

库斯克的批评文章招致亲中的反占中组织“帮港出声”的不满。“帮港出声”从2月24到3月3日期间发表了6篇批评库斯克的文章,包括“奉劝” 库斯克所在学校的校长不要包庇库斯克,要重新评核他是否适合继续任教,并指责校董会和学校各自为政,质疑该校“纵容黄色教师在校内播毒”。黄色是指香港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的颜色。

“帮港出声”还派该团体所称的“记者”到学校,要求校长回应,还派人到某校监任职的诊所追问。“帮港出声”坚称,派记者到学校和校监的办事处是“正常采访”,批评明报的相关报道是“别有用心抹黑”。

明报在当时的报道中引述库斯克表示,他的评论不代表学校,希望学生在不受政治骚扰的环境中学习,也无意侮辱和冒犯警察。库斯克称关闭个人脸书和网站,短期希望休息,不再写评论文章。报道还表示,“帮港出声”召集人周融称,记者问校方回应的做法与任何报纸一样,只要校长及校监表明不会纵容教师在校内播毒便可,但二人一直拒绝回应。

骚扰噤声

美国之音记者拨打库斯克的手机并留言,一直没有得到回复。不过,库斯克近日对明报表示,被骚扰的消息报道后,“帮港出声”没有人再到学校,校方也从没向他施压,但觉得有责任保护学校和学生。库斯克不愿评论事件是否是白色恐怖,表示交由外界自行意会。

与库斯克同是香港独立评论人协会会员的专栏作家桑普律师,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亲中团体用骚扰的方式让库斯克噤声,涉及港人言论自由的大事,尽管库斯克为保护学生、学校和家人希望保持低调,但这毕竟是对言论自由的冲击,港人应当警觉并感到愤怒。

他说:“我们也希望能不能够帮他去声张,基本上他本人希望保持一个低调。我认为整个事情呢,好像有一个文革式的批斗,跑到库斯克的学校里面,对他校长施与压力。据我所知,他的校长一直很支持库斯克的,但是也是希望库斯克能够采取一定的行动避免事件扩大。全香港市民都应当关注这个言论自由的问题。”

言论自由

去年11月底率“帮港出声”代表团访京,并受到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接见和赞扬的“帮港出声”的召集人周融,星期一对美国之音否认有任何骚扰、施压库斯克所在学校的举动,称他们有新闻网站,派去的是真正的“记者”。美国之音记者在网上没有搜索到“帮港出声”的网站,只有脸书帐号,脸书上有许多文章。

周融说:“我们是新闻网站,我们派了一个记者到那学校找他(库斯克)访问,一个真正的记者,不是所谓的记者。我们没有跟学校任何人,除了校工一个谈了话,没有跟老师、学生谈过一句话。校监的这个办公地点,就是他是医生,找他,跟他谈了一谈。就是这样呀。为什么正常的采访是不对呢?我们去了他,找了他几次,他不接电话,不答我们的问题。最后的时候,我们写了几段新闻,就是这样。”

明报星期一报道,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认为,新闻采访是要就公众认为重要的事情,以求知心态了解情况,而非令受访者感到压力,否则已超越正常新闻采访的界线。他认为,“帮港出声”的手法令人感到其目的是向当事人施压,明显是不应该做的事。

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表示,事件导致一名教师无法继续自由发表意见,感到可惜和遗憾,更令人担心会否影响教师的言论空间和造成白色恐怖。叶建源表示,不希望有外界政治势力介入学校事务,也希望学校重视教师的言论空间,保障教师的基本权利。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