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8 2021年9月26日 星期日

香港深陷白色恐怖 特首向公民团体发出最新威胁


资料照:香港各种警察部队成员站在港版国安法广告牌前 (2020年7月1日)

在中共强推的“港版国安法”令香港失去“一国两制”,逐步陷入白色恐怖之际,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对香港的公民社会团体发出最新的警告,点名香港律师会,如果被当局认定是“政治凌驾法律专业”,特区政府会考虑终止与他们的专业关系。此前,香港一些亲民主的公民团体因受国安法及港府的巨大威胁和压力而被迫解散。

被外界视为一向坚定执行北京旨意的林郑月娥星期二(8月17日)在出席每周例行的行政会议前表示,有人“翻旧帐”指政府以前与很多触碰红线的机构有互动。她过去两年经历“黑暴”(亲北京阵营对2019年反送中民主抗争的蔑称),给包括特区政府和她本人上了深刻一课,认清香港的复杂环境,如果没有国安法保障,将会成为颠覆特区政权、危害国家安全的“桥头堡”,也认清很多以前愿意互动的团体例如教协的本质。现在回到正轨,全面贯彻落实国家安全,是应有之义。

林郑月娥还表示,香港有很多公民团体、专业组织、学生团体,应按宗旨不违反法律下运作,但如果一些团体让当局知道已偏离宗旨,例如专业团体被政治骑劫或凌驾专业,政府唯一取向就是终止关系。早前教育局有需要与教协终止关系,如果未来有其他专业团体,包括近日外界谈及很多的香港律师会也被政治凌驾法律专业,政府同样会考虑终止专业关系。

她补充说,当局与律师会关系深远,很多法律工作也会征求两个专业法律团体的意见,甚至不少法定组织、咨询组织也会乐意委任由律师会推荐的人员,包括很重要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法律援助服务局,法律上也有让律师会推荐委员的机制,如果律师会变政治化团体,这些关系必须重新审视。

针对林郑月娥的威胁,香港律师会回应表示,作为业界与政府间的桥梁,该会一直保持政治中立,时刻与政府有关部门沟通,并定期从法律角度回应不同议题的咨询。律师会表示,作为香港律师的自我监管组织及专业团体,律师会的宗旨包括维持香港律师专业水平及操守,以及考虑所有涉及业界利益的问题。

林郑月娥此次表态正值拥有1万2千多会员的香港律师会举行理事改选的前夕。相较于香港大律师公会更加“保守”的香港律师会,8月24日将举行周年大会,20名理事中5名任期最长的需要改选。目前,至少10名参选者的身份已经曝光,其中被视为“开明派”的亲民主派参选人没有了以往的宣传气势,都是低调报名。

业界关注此次改选牵涉到律师会的自我监管权。如果“开明派”全取5个席位,将掌握律师会主导权,而亲政府的所谓“专业派”则担心政府会收回律师会的权力。“开明派”全取改选理事席位的可能,令北京和港府一些官员担心。

此前,中共喉舌人民日报8月13日已发表评论,警告香港律师会应选择“搞专业不搞政治”、“搞建设不搞破坏”,与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限,否则会像教协一样失去港府认可,或步香港大律师公会后尘,以“政治化选举”方式沦为“政治化团体”,走上穷途末路。评论还称香港大律师公会目前如“过街老鼠”,“今后在香港的溃败已是确定之数”。

据路透社报道,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今年4月曾警告如果需要,特区政府将对大律师公会进行干预。在今年1月就任大律师公会主席的夏博义(Paul Harris)批评一位亲民主人士遭受判处的刑期后,一些中共高官将他贴标签为“反华”政客。

夏博义今年4月在接受一个采访时表示,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香港民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黎智英受到的裁决,是香港法院首次对和平未经批准集结判处监禁式刑罚。他说,和平示威是疏导民怨的重要渠道,如果市民和平表达权利被剥夺,最终可能会转向具破坏力,包括暴力的途径。

随后,香港中联办发言人4月25日批评夏博义借黎智英案的判决散布歪曲言论,公然为违法者张目,对司法者施压。

黎智英在2019年8月18日参与举办反修例大型集会,今年4月16日因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被判处监禁1年。

“港版国安法”从去年6月30日深夜生效至今,香港已有多个政治组织、工会及地区组织被迫成为历史。

有着48年历史的香港最大的教师工会“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8月10日被迫宣布解散。最近,中国大陆的官媒和港府对教协展开大批判,给这个教师工会施加了巨大的政治压力。教协的解散是国安法推行一年来,民主派和支持民主的团体遭到的又一重击。

教协向会员发信,并召开记者会宣布了解散决定。据港媒报道,教协会长冯伟华表示,决定突然,是基于对全盘环境及形势作出的研判。他表示,近几年香港社会、经济及政治环境出现变化,而教协近期更感受到巨大压力,曾尝试延续会务,但仍然看不到前景,近期成立“中国历史文化工作组”等的努力没有效果,无法化解危机,解散是此时此刻最好的决定。

教协成立于1973年,其成员包括大、中、小学及幼稚园各级学校的教师,现有会员96,670人,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和人数最多的民主派组织。在2019年的“反送中”民主抗争运动中,教协曾积极参与。

随后,2002年成立、组织过多场大规模游行集会,包括每年七一大游行的的民间人权阵线也面临同一命运。民阵8月13日开会后被迫决定解散。同时,另一被北京视为眼中钉的工会组织香港记者协会也危机四伏。近期同样承受巨大政治压力的还有泛民主派工会组织职工会联盟(职工盟)。据亲政府的星岛日报报道,香港警方国家安全处正在调查职工盟及其属会,包括有否违反国安法和所谓的“洗黑钱”。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