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5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日外相林芳正走马上任,他“亲中”还是“知中”?


资料照: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 (Yoshimasa Hayashi)

日本外相林芳正11月11日表示辞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一职。对于林芳正的对中国的外交立场,学者抱持不同的看法。

日外相林芳正走马上任 是“亲中”还是“知中”?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55 0:00

对中态度有所调整

日本外相林芳正在11月11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辞去自己担任的“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职务。他说:“这是为了避免作为外相执行公务时产生不必要的误解而做出了决定。”

岸田文雄11月10日召开内阁会议,宣布原岸田内阁全体辞职。下午新议员召开特别国会,选出岸田出任第101任首相,阁员几乎全员留任,仅外务大臣一职有所变动,由曾任前文部科学大臣的林芳正接任。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岛真(照片提供: 川岛真 )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岛真(照片提供: 川岛真 )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岛真(Kawashima Shin)对美国之音表示,岸田担任过前首相安倍内阁时期长达5年的外相,基本上会延续安倍时期的外交路线,只会因其派系属性在某些事项上作一点调整。

他说:“岸田属于自民党派系内的‘宏池会’,派系倾向于保持平衡外交路线,因此岸田有可能在中美对立之间较安倍与菅义伟更保持平衡。但是,岸田不太可能在所有事项上都与中国妥协,甚至表现亲中,他应该会在安保、技术议题、人权议题上对中国的态度强硬,不过还是会保持与中国之间的联系与官方会谈机会。原本岸田内阁有两位重要人物,分别是前干事长甘利明与前副首相麻生太郎,甘利明注重经济安保,因此原先岸田内阁未必因经济因素而接近中国。但是甘利明在小选区落败而辞掉干事长一职,对于岸田内阁的外交政策影响力就降低了。”

川岛真表示,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向来与中国友好,也会影响岸田内阁的对中政策,提高与中国展开经济对话的可能性。

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宣布组成新内阁(路透社2021年10月4日)
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宣布组成新内阁(路透社2021年10月4日)

曾经担任安倍智囊团,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岛田洋一(Yoichi Shimada)也认为,岸田内阁对中国的态度会转向温和,其中美国的影响因素更大,因为拜登政权认为气候变迁是最大的安全威胁,必须与中国合作共同解决。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样的观念完全错误。对美国等民主国家造成最大威胁的明显是中共政权,这才是应该第一优先考虑的重点。为了气候变迁而要与中共合作,中共一定是趁机提出各种条件,美国就必须适度妥协,接着中共就会得寸进尺。例如孟晚舟被保释回国、新冠病毒的调查因为中国抗议而中断等,都因为中共各种施压而妥协。与特朗普时代相比,美国对于中共的压力已经减弱,不会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岸田与外务省当然也会跟随美国的方向,对中国逐渐软弱。”

是伙伴还是对手?

日本时报11月6日报道,岸田启用自己派系的盟友,希望精通多面向政策问题的林芳正加强美日同盟,并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外交,处理日本在美中对立下复杂的外交问题。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岛真表示,其实国防与外交部会是很重要的关键。

他说:“岸田与林芳正对于外交的理解和策略应该很相近,加上岸田自己英语很好,对外交也十分有兴趣,应该是想与林芳正双头并行推动平衡外交。不过前干事长甘利明与国防、外交部会曾经一致表示要对中国采取强硬的立场,然而现在茂木敏充是自民党干事长,关键就要看茂木是否能控制或是支持国防、外交部会的对中立场。如果自民党的保守派与国防和外交部会连手向政府表明应该对中国态度强硬,那么岸田与林芳正希望在中美之间平衡的政策就会面临很大的挑战。党与政府之间若发生矛盾,岸田政权的基盘马上就会面对问题了”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岛田洋一(照片提供:岛田洋一)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岛田洋一(照片提供:岛田洋一)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岛田洋一认为,岸田指派林芳正为外务大臣未必是因为外交理念相符,更多是出于派系内的角力考虑。

他说:“岸田与林芳正都是属于宏池会,但是林芳正显然更加活跃有人气,其实两人在派系中是竞争对手。岸田担任首相将无暇顾及巩固自己在派系中的势力,深怕被表现更加出色的林芳正超越,所以指派林芳正入阁担任外相,如此一来,林芳正就无法与岸田对立。再加上以目前外交局势看来,外相铁定公务繁忙必须经常出国访问,根本无法经营派系内的势力,岸田就可以不必面对派系内最强的角力。”

亲中与否成焦点

南华早报引述消息人士说法称,自民党内的保守派,尤其是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都强烈反对岸田指派林芳正接任外相。林芳正在担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期间与中国交往频繁,报道指出许多人认为,林芳正是亲中派。

对此,林芳正11月8日在参加电视政论节目时强调,他认为自己是“知中派”,而非“媚中”,他并引用成语“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解释,在进行谈判时要了解对手才有利。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岛田洋一指出,“日中友好议员联盟”的副会长是日本共产党党魁志位和夫,整个组织是偏左的亲中路线。

他说:“林芳正在担任该组织会长时对于习近平以国宾身份访日非常热衷促成,对于中共任何作为从来就不曾持以应有的严厉态度。林芳正的支持者大多是与中国有密切贸易往来的企业,他的对中态度当然是尽量温和地避免纷争,未来也很难在该强硬的时候有所表现。自民党的保守派都不喜欢他,安倍也因为林芳正对中国的讨好态度与亲中的前首相福田康夫如出一辙,所以非常不能认同。”

岛田洋一认为,林芳正的亲中态度甚至比被称为自民党亲中派代表的前干事长二阶俊博更为明显,他提出,林芳正在2020年2月针对习近平访日受到新冠病毒影响可能延期的发言,认为这是林芳正对中共立场软弱最好的证明。

2020年2月6日林芳正对路透社表示,习近平访日的日程由中方决定,针对自民党内因人权或领土问题而反对习进访日的情形,他的态度是﹕“反而是在这种情形下更要好好地接待他。”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岛真认为,林芳正不能算是所谓的亲中派,应该称为“知中派”。

他说:“如果所谓的‘亲中派’指的是以前70年代所谓的 ‘中日友好派’,那么现在完全不可能。现在自民党内在意识形态上的亲中派议员几乎完全没有了。连二阶俊博这种对中国友好的代表也是因为身居日本观光团体的会长一职,日本旅游业很大程度依赖中国观光客,必须与中国建立好关系,是完全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因此用‘亲中派’这样的词汇并不适当,我认为,林芳正很可能肯定自己是‘知中派’,也就是知道中国的状况,对中国有所了解。对日本来说,中国是第一大贸易对象,‘知中派’当然是需要的。”

美日中关系留下问号

林芳正曾留学美国,拥有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硕士学位,曾任美国参议员威廉.罗斯(William Roth)的国际问题助理,英文能力极佳。

日本时报报道,岸田希望林芳正加强美日同盟,并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外交,处理日本在美中对立下复杂的外交问题。

东京大学大学院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岛真说:“关键还是美国或是日本的防卫省、国家安全保障局怎么想。如果防卫省与国家安全保障局主张用强硬或是稳健的态度面对中国,岸田还是必须听官僚系统的意见。而最近美国对于中国虽然在军事上的态度强硬,另一方面也在气候变迁、阿富汗、伊朗、朝鲜等问题上,推动与中国的对话和合作。因此安保上由于美日同盟,日本应该跟随美国的方向。在经济或是区域合作方面,日本应该有自己的路线,但是一般安保经济安保方面还是要与美国协调。”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岛田洋一认为,岸田内阁跟随美国的对中路线并不可靠。

他说:“拜登政府对中共的态度还是与欧巴马时代相去不远,从总统到国务院都是如此,对中共都太软弱了,他们对林芳正这样的日本外相当然不会有意见,美日同盟对抗中共的力量会愈来愈弱的。林芳正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前还频繁到中国访问,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表态赞成,我觉得他会努力促成习近平访日,而且不会考虑为了人权、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和台湾问题向中共展现日本应有的态度。如果林芳正因为亲中的作为被批评,正好合了岸田的意,等于是削弱派系内竞争对手的人气。其实岸田如果真的为日本的外交着想,应该指派防卫大臣岸信夫接任外相,才能让霸道横行的中共有所警惕。”

岛田洋一认为,岸田指派林芳正接任外相是一个最糟糕的选择,特别是在日本国民认为中国对日本造成最大威胁的时候。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