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澳门加剧国安层面牵制 人权受打压社运陷低潮


澳门警察在金莲花广场升起中国国旗和澳门特区旗帜。(2019年12月19日)

中共眼中的“乖孩子”、“一国两制”典范的澳门,在中央政府关注的“国家安全”方面远远走在特别行政区的香港的前头。星期三抵达澳门访问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赞扬澳门认真贯彻“一国两制”经验和特色值得总结。

澳门加剧国安层面牵制 人权受打压社运陷低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0 0:00

有分析表示,澳门当局公权力不断膨胀,是对澳门人人权的侵害,但澳门市民从个人层面还未太关注这个问题。此外,当局在国安层面不断收紧,也令原本并不热络的社运进一步陷入低潮。

香港持续半年的反修例抗争触及到北京对“国家安全”的敏感。在澳门,当局为准备这次习近平到访,采取前所未有的全方位“维稳”,减少港澳间船期,拒绝多家香港及国际媒体的至少10位记者入境,并强行检查记者的手机通讯资料,封路、设路障,暂停一些加油站服务,“关照”澳门一些媒体人少说、少报等等。有分析表示,澳门此做法与内地无异,“赤化”速度加剧。

像内地城市全面维稳

北京对澳门赞誉有加,主要是对香港提出警示。中共早在今年10月的19届4中全会上更首次提出,要建立健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分析称,这主要是针对“不听话”的香港人。

澳门早在2009年就根据基本法第23条制定了《维护国家安全法》,并于2018年9月成立以特首为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在2016年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后,澳门迅速修法,规定参选人须声明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2019年初,澳门又完成《国歌法》的本地立法,严惩歪曲和贬损国歌的行为。

此外,澳门《网络安全法》12月22日开始实施,手机用户实名登记。同时成立“网络安全委员会”等3个机构的法规也会实施。为配合《网络安全法》,澳府提出《修改司法警察局》法律草案,将涉及资讯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犯罪列入司警权限,将新增“保安厅”、“国家安全情报工作厅”、“国家安全罪案调查处”、“恐怖主义罪案预警及调查处”等附属单位,扩编司法警察。

同时,澳门几年前开始设立“全澳城市电子监察系统”的“天眼”,在出入境口岸、道路、景点、治安黑点等各处安装1,620个镜头,具有人脸识别功能,超过一半已运作,明年首季完成所有镜头的安装。

“天眼”系统被指损害人权

澳门媒体人崔子钊对美国之音表示,澳门很大程度上越来越像中国内地,越来越像奥威尔在《1984》中所描述的。

他说:“这几年来,澳门警察的管治和打压越来越严,推出了很多相对比较高压的政策。它这个‘天眼’系统基本上是跟大陆相同的。有些人还担心会不会推出跟大陆一样的社会信用制度,当然它说没有。但是,感觉我生活在澳门,这个城市越来越像乔治·奥威尔他写的《1984》那个世界一样。我们到处都有‘天眼’监视着我们我们的生活,一举一动已经被监视住。其实现在是很多无形的压力已经出现。”

新澳门学社的前理事长郑明轩表示,相对香港,澳门是个乖乖的地方,社运比较少,市民也没有大的不满,但当局采取一系列国安措施,尤其是天眼系统是损害澳门人的人权。

他说:“从澳门的角度出发,根本就不需要这样额外的装备和额外的公权力,去打击或预防什么事情。这种公权力使用不好的时候怎么监督它,确保不会损害我们的人权。这个事情澳门的老百姓可能并不是在个人的层面非常的担心,但是总得有人说出来,需要更强的监督的声音,抗衡这种趋势。”

游行集会申请被收紧

去年7月,澳门立法会通过修改《集会权及游行权》的法案,将以往集会申请只需向民政总署书面预告的方式,改为要向治安警察局递交,且授权警方可加以禁止。资深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锦新表示,警察公权力的扩大变成对公民权利的政治审查。

他说:“去年修改这个集会权示威权法律的时候,要把这个预告交给治安警察局,当时我们就忧虑它会可能政治考虑,实质上出现可能变成对示威集会的政治审查。”

澳门警方8月15日驳回一个8月19日在议事亭前地进行“抗议香港警察使用暴力”集会的申请,称此类集会是支持违法行为。当天,警方在旅游热点的议事亭一带,强力截查约30位穿黑衫和白衫的市民及旅客。区锦新议员表示,他们的担心成为现实。

他说:“澳门一些年轻人要发起集会声援香港运动的时候,警方曲解他们的主题。提出预告的时候,他们的主题是‘反对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澳门的治安警就把这个说成是‘支持香港年轻人的暴力’,主题说是违法,支持暴力是违法。就不让他们举行这个活动,变成了一个政治审查,开了一个很坏的先河。”

社会运动陷入低潮

目前从事网媒的崔子钊表示,他观察到,近几年民主派团体几乎不怎么发起争取民主的街头游行,社运似乎陷入低潮。不知背后的原因,但多少可能与当局加大国安层面的打压有关。

仍是新澳门学社主要成员的郑明轩表示,政府是有意将澳门打造成与香港不一样的地方。

他说:“政府也想把澳门打造成跟香港不一样的,没有街头运动,没有社运的,大家都只会称赞政府的地方。最近这几年,的确是街头的、上街表达诉求的动能变少了。但不代表说一直会这样下去,我不这样认为。”

区锦新议员表示,澳门的特殊社会环境决定社运活动不是很活跃。

他说:“也谈不上太低潮,因为澳门人本身也不是很多地透过社会行动来表示。澳门的经济好,就很多的社会矛盾被舒缓的时候,走上街的社会行动是比较少。”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