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焦点对话:薄熙来倒台五周年,阴影依然笼罩中国?


作为中国“政治秀场”的人大政协两会目前正在北京召开。许多观察人士注意到,今年两会的气氛颇为沉闷,尤其是受到关注的政治明星们极为低调,谨言慎行。这让人联想到,五年前的两会期间,时任总理温家宝公开批评重庆模式,拉开了薄熙来倒台的序幕。有分析人士认为,今天政治气氛的沉闷,可以追溯到五年前那个惊天动地的政治事件以及随后的一连串连锁反应。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薄熙来倒台事件,对中共而言是一个偶然还是必然?如何改变了中国政治文化?如果当年薄熙来入常甚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今天的中国可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独立评论人士王康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王康表示,2012年重庆事变突发,中共1989以来超稳定社会倒下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对中南海政局发生重大影响。某种意义上,中国五年演变都是重庆事变的继续,中共走着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薄熙来在重庆推行“唱红打黑”及社会经济“新政”,为后来习近平的“中国梦”拉开序幕,即用“红色基因”统领一切,重建“红色政治经济学”,区别於邓江胡单纯经济膨胀和社会维稳路线,在此意义上,薄熙来是习近平的历史先驱和政治哲学老师。现在重庆事变三位主角都在服刑,但政治人物的身影不等於权力消长。近期北京当局要求重庆彻底肃清薄熙来影响一事表明,重庆事变继续以特殊形式影响中共最高权争,影响十九大。

高文谦认为,这五年来最大的变化是人心不同了。薄熙来倒台,把中共的黑幕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让人们看清“伟光正”的真实面目。当时,人们曾对习近平抱有很大希望,希望他像他父亲一样开明,带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法治,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现在希望完全破灭了,可以说人心已死。中国的现状是政治独裁,经济萧条,社会矛盾激化,外交接连挫败。雾霾和雷阳案,让所有人都没有安全感,人们焦虑、无奈,哀莫大于心死,所想、所能做的就是设法逃离沉船。

习近平是薄熙来事件的最大获益者,他先是借力使力,顺势扳倒自己的最大对手,后来又为清除妨碍自己掌权的政治对手,继续拿薄熙来问题做文章。薄、习两人都有崇毛情结、红色基因,两人的区别在于,薄比习能干聪明,懂得权变,不排除他“唱红打黑”是搏取上位的敲门砖。而习的最大长处是善于韬晦,骗过江、曾一干人;习为人的弱点是心胸狭隘,用人唯忠,不能容人,敢于一意孤行。历史不能假设,如果薄熙来没有倒台的话,或许是中国之福,至少可以对习近平有所牵制。中共历史一再证明,凡是高层内斗时,社会气氛往往是相对宽松的,比如华国锋时代。薄熙来倒台,并没有改变中共权斗的基本模式,只是带有更多戏剧性。倒是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大大突破了以往中共高官的底线。中共官媒一直宣扬周恩来的“相忍为党,委曲求全”,就是给党的高级干部戴紧箍咒,宁可个人受委屈,也要顾全大局。而王立军打破了这个规矩,宁可拼个鱼死网破,个人也绝不再忍。王立军开了先例,中共官场中会有人仿效他。

程晓农认为,王立军叛逃,本属偶然事件,但通过薄熙来案引爆了高层权力斗争的公开化;而这场连续数年的高层权力斗争的爆发,有一定的必然性。这个必然性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说明,即便去除了薄熙来,十八大后也必然会有高层权力斗争,第二个层面则解释,如果薄熙来不垮台,高层权力斗争仍然会发生。层面一:由于离任或在位的许多高层人物都涉入深度腐败,为了保住身家性命,他们必然插手高层人事和权力分配,他们与薄熙来未必成“帮”,彼此之间也未必成“帮”。他们与习近平所争之事,不是政治路线,而是个人利害。官方对垮台者的指责有时使用“政治野心家、阴谋家”之类词语,这反映出此轮高层斗争的权力斗争特点;但这轮斗争所涉各案并非以政治罪处置,而是以腐败为主要罪由,同时分案处理,不以“集团”罪并案追究。层面二:薄熙来若未因王立军案垮台,或可进入政治高层,他必定会扩大个人权势,为此必然拉帮结派,特别可能利用周永康、郭伯熊、令计划的势力,最后成为高层的一个重要寡头。倘若如此,不仅毛泽东死后中共高层那种由若干寡头分头管控权力的所谓集体领导体制可能一直延续到今天,而且高层权力斗争会一直若隐若现。

程晓农表示,中共建政以来高层权力斗争不断,毛时代有彭德怀、刘少奇案、林彪案,毛死后有政变案。以往这些权力斗争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都在政治路线上纠缠;二是权斗结果都是一面倒,为期甚短。而薄案以来的这一轮权力斗争则没有清晰的政治路线之争;双方动用境内外媒体爆料,反复较量,甚至一度呈拉锯战。然而,这次权力斗争基本结束时,却形成了一个相当清晰的政治模式,其特点有二:其一,由于相关各案都以腐败为罪由,自然也要相应地清理党内的全面腐败,最后不期然地形成了一场以权斗开始、而以反腐败为最终旗帜的“清党运动”;其二,华国锋以来寡头模式的高层集体领导体制终结了,形成了一元化的个人集权领导模式。

陈破空表示,薄熙来倒台五周年,很多人都说,今天的中国,处于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时代,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习近平时代。这对习近平本人而言,大概很难接受。习近平自认为,他大权在握,这就是他的时代。问题是,只谈权力,那是表面上的习近平时代。从意识形态而言,并没有脱离薄熙来的路线,那就是“唱红打黑”。唱红,就是搞极左的一套;打黑,就是选择性反腐,以反腐为名搞权力斗争,打掉党内政敌。今天高坐在两会上的那些红色富豪,不过是权力斗争的幸存者。他们的肮脏与腐败,绝不亚于已经入狱的那些同类。

陈破空说,如果习近平继续走在这条极左道路上,就证明在习薄斗争中,习近平是输家,而薄熙来才是赢家,薄仅仅是在权斗中落败,但虽败犹荣。如果现行政治制度不变,形形色色的左派,尤其毛左派,将继续成为共产党的基本盘和权力根基,那么,就不排除将来薄熙来获得平反和复出的可能性,比如,待习近平退休或退位之后。一旦薄熙来有出头之日,习近平必然遭到报复。如果习近平能够意识到这一危险,就必须在政治路线上另辟蹊径,比如,走民主化之路,如此一来,既可以彻底埋葬薄熙来,也可以让习近平自己青史留名。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3月10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 《焦点对话》节目信箱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薄熙来倒台五周年,阴影依然笼罩中国?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