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3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焦点对话:退出TPP,川普送习近平大礼?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第一天就大刀阔斧,废除了奥巴马政府耗费巨大心血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TPP曾经被认为是美国“重返亚洲“政策的核心内容之一,其宗旨是由美国来主导21世纪的全球贸易规则,通过在人权,政府透明度和知识产权等方面设立高门槛而将不守规则的国家排除在外。美国前国防部长卡特曾经表示,TPP “与航空母舰同样重要”。与此同时,就在川普宣布退出TPP的同一天,中国宣布,已经准备好承担世界领导者的角色。美国退出TPP,是否意味着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削弱和中国地位的上升?是否会伤害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信用和战略地位?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是: 华盛顿智库“ 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政策研究员钟伟锋博士;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陈破空表示,川普下令美国退出TPP,让包括日本在内的亚太国家感到遗憾。尽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呼吁中国加入,但预料中国不会加入。因为TPP门槛太高,包括完全开放市场、保障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等条款,都是北京难以接受的。北京可能趁机力推由中国主导的RECP(区域全面经济关系伙伴协定)。川普决定用双边贸易取代自由贸易,乃是基于美国的严峻现实:产业、工作和科技成果的严重流失。要重振美国,川普必须最大程度地保护美国利益。对美国而言,这是必须的,但也是暂时的、阶段性的。如果各国都能遵守国际规则,美国随时可能回到全面自由贸易的舞台。

陈破空说,中国媒体炒作“中国领导世界”这个话题,既是说给中国民众听,也是说给川普政府听,都是北京的“忽悠”之计。中国具备相当的经济能力,即硬实力,但要担当世界领袖,这远远不够,还必须具备文明水准和道德形象,成为世界的楷模。这种软实力,恰恰是中国最欠缺的。中国尚不具备世界领导者的资格,大多数国家也不会接受中国的领导。川普退出TPP,并不意味着美国退出亚洲,相反,在南海、朝核等问题上,美国将会更强势。川普强化与俄罗斯的关系,将在地缘政治上,完成对共产中国的全包围。

钟伟锋表示,川普退出TPP一般人分析得失是从两个层面来考虑,一个是国际战略角度,比方美国前国防部长卡特的观点;另一个是经济层面。TPP在很多领域开创先例,如让电子商务贸易全面自由化等,有很重大的意义,但是现在则不会发生,所以经济上是个遗憾。TPP在电子数据跨境自由流通,对国有企业的限制、知识产权的保护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门槛,所以中国不见得加入。至于川普用一对一贸易谈判取代多边贸易谈判,我认为是一种损失。多边贸易因为跨区域性,涉及范围广,因此更有价值,而一对一贸易谈判因为涉及多个国家,规则不见得统一,对于与美国做生意的企业来说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会影响它们长期的投资和决策。其实,在多边贸易中如果出现问题,世贸框架内是有解决途径的,遗憾的是,奥巴马政府过去几年没有积极推动这样的手段。

钟伟锋说,美国对付中国的下一步,川普政府的说法是要保持 “不确定性”。首先的可能是把中国定位为货币操纵国,但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具有标签作用;然后是贸易战,增加关税,不过对全球经济都有损害,不会有赢家;最后更可行的就是通过协商双赢。美国中西部失业者把川普送进白宫,但是川普通过增加对中国的关税并不能帮助这些人。最好的办法是让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比如让中国开放农产品市场,美国中西部农民将获得就业机会。中国过担心粮食安全,所以没有开放农产品市场,但是这是过时的政治逻辑。中国放开对农产品的限制将利于中美贸易。

魏碧洲指出,不认为川普退出TPP是错误,而是战略转折,是回防布局。这些年,中国崛起带来了挑战,加上美国国内出现的一些问题,都是原因。其实,说川普废除TPP并不完全准确。奥巴马推动的这个协定目前为止一直没有送到国会批准,而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也说过不会批准,所以即使没有川普,这个协议也没有办法通过。美国退出TPP反映的民意,与英国脱欧可以说异曲同工。美国为什么没有通过TPP?是因为没有提出解决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如果往前走会制造更多的问题。在战略方面,美国退出TPP是否牺牲战略联盟?我不担心美国会放弃过去的国际发展格局,美国仅仅是暂时削弱,但是很快将回来。川普的理论是首先发展美国,只有美国站稳脚跟,才能成为全球发光的例子,成为别国眼中的楷模。他也说,并不用主观理念去影响别国,而是要用实际行动做出表率。川普没有、也不会放弃美国理念。

对于中国是否准备好担任国际领导者角色?魏碧洲认为,没有准备好。中国站上国际舞台是2008年金融大萧条之后。整个过程中,中国一直在学习,尤其在金融操作中付出了很多学费,数目可以说无法估量。这如果发生在民主国家,领导人要下台,很多人会被问责。美国少数党领袖舒默主张要将中国定性为货币操纵国,随后进行关税惩罚。但是关税惩罚并非一蹴而就。这个议题一旦提出,美中双边会协商,各自决定作出什么让步和妥协。这是个协商的过程,并非黑白分明和立即宣战。总之,中美都会互相盘点自己的利益和诉求,目前是这个过程的开始。美中双边谈判是川普手中的工具,可以用来改善中国的政治、经济、人权现状,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程晓农认为,川普决定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只不过是放弃了TPP那种贸易规则的跨国集体协商,改为国家之间一对一协商。那种认为美国退出TPP,就为中国创造了主导制定国际贸易规则的“机会”之说法,非常幼稚。中国会为了维护自由贸易的国际规则而放弃自身的利益吗?美国这样做了,中国却不会这样做。按照中国16年前加入WTO时的承诺,中国早就该开放金融产业、资本市场,并取消政府对产业的管制、补贴等等,但现在均未兑现;最近中国为了保住外汇储备而加强外汇管制,不惜造成进口商支付资金的困难,外企的利润也不能自由汇出。显然,中国当局不在乎国际贸易规则,只看重眼前的实际利益。无论从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以来的历史看,还是从中国当前的对外经济政策看,它的基本做法是,利用有利于自己的规则,尽量获得利益;等到必须兑现那些不利于自己的规则时,便千方百计地拖延扯皮。一句话,多占便宜,少守规则,不讲公平。如果让中国来主导国际规则,最终必然是出现具中国特色的经济全球化,或者是全球贸易规则的“中国化”,有几个国家想要这样的结果?

程晓农说,由于美国是净进口大国和市场提供国,今后与相关国家之间开展双边贸易谈判,美国的谈判地位强,比较容易获得有利的贸易条件。在中美贸易中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约占美国全部贸易逆差的一半,今后川普行政当局可能就中美之间美国巨大的贸易赤字展开谈判,设法缩小贸易赤字。虽然中国拒绝兑现对WTO的全面开放经济的承诺,WTO也无可奈何,但在中美贸易谈判里,中国可能必须作出让步。因为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GDP的3.8%,而美国对华出口只占美国GDP的0.6%,中国经济的对美依存度是美国经济的对华依存度的6倍多,如果发生全面贸易纠纷,美国吃亏有限,中国则会伤筋动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退出TPP,川普送习近平大礼?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