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3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美国对华政策:接触无效,对抗危险,还有什么?


陆克文,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纽约的亚洲协会本星期就川普新政府在亚洲面临的新挑战与机遇举行讨论会。美中关系名列数项议题之首。有专家认为,与中国对抗不应成为美国的策略;但也有专家指出,为调整当前紧张的双边关系,使用对抗策略也可能产生好结果。

担任讨论会主持人的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说,美中关系摆在桌面的议题很多,但如果川普总统挑战“一中政策”,那么其它所有问题就都没有机会了。

陆克文:一中政策不可讨论

陆克文认为,川普总统之前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以及之后在推特上的言论,严重挑战了美国数届政府数十年来承认的“一个中国”政策。

陆克文说,美中关系中诸如贸易、汇率、朝鲜、南中国海、台湾等问题,“我的观察是,都有空间进行讨论、谈判,并取得进展。首先是汇率,也许还有投资,一定有朝鲜核项目问题,还有如何稳定南中国海。但关键是, 如果你把一个中国政策放到谈判桌上来,也许我们发现,桌面上可以讨论的问题就都没了。”

但有与会者指出,美中关系陷于紧张并非始于川普总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实行的一系列严控限制政策,尤其是最近通过的限制外国NGO和外国企业的法规,使得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美国在华NGO和企业处境日益艰难

甘思徳,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项目副主任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甘思徳,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项目副主任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甘思德(Scott Kennedy)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和中国商业和政治经济项目主任。他刚从中国访问归来。他说,许多在华美国NGO和企业界人士都很担忧,“不光因为川普政府,也因为中国新的外国NGO管理法。”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说,在美中两国政府陷于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公民社会的互动、民间文化交流显得特别重要。但是“我要问的是我们怎么进行互动?最终我们遇到了令人琢磨不透的问题,与中国接触是美国实行了数十年的对华政策,如果我们无法进行接触,那我们的政策是什么?现在我们没有答案。这是我的问题。”

关键是中国如何解读川普

甘思德说,“现在的基本情况是,美国在华企业和NGO的日子会变得越来越难。问题是会难到什么程度?”他认为,这关键取决于中国如何解读川普美中关系的总体想法是什么。“如果他们认为川普政府施压是为了达成交易,但美国最终希望一个稳定与合作的双边关系,那我认为这会是个短期折磨。”

但甘思德说,如果中国认为,川普政府在台湾、南中国海、贸易等问题上的施压是美国的既定目标,认为崛起的中国是对美国的威胁,突破了双边关系的底线,“那我认为,美国企业和其他人员在中国将面临更加艰难的处境,而且无法预测会难到什么程度。”

麦艾文:与中国对抗不可行

麦艾文,欧亚集团亚洲事务执行董事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麦艾文,欧亚集团亚洲事务执行董事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欧亚集团负责亚洲事务的执行董事麦艾文(Evan Medeiros),曾任奥巴马总统的特别助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他反对对中国采取对抗策略。他认为,新任国务卿蒂勒森提出的以对抗方式解决南中国海的方案是不可行的。

麦艾文说,国务卿蒂勒森在参院确认听证会上提出解决南中国海方案,实际上是划了一条红线。就是美国将通过禁止中国进入七个人造岛礁来与中国进行对抗,“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方案。因为下一个问题是,你准备如何落实?你封锁这七个人造岛礁吗?显然这会冒动武的风险。”

麦艾文强调,“与中国对抗不应成为美国的策略。因为在亚洲,没有哪个国家希望中国称霸,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必须在美中之间选边,而与中国在南中国海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将使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下降。”

甘思德:对抗可以产生好结果

但甘思德不同意麦艾文的观点。他认为,为了一个健康的双边关系,对抗策略不是不能使用。

甘思德说:中国偏离了美国期待通过接触在经济和战略想要达成目标的路径,“所以我们需要(对双边关系)稍稍降温,但同时向中国显示,施压并非最终目的,美国也不是不能与一个强大的中国共存。”

他指出,“问题不是我们能否使用对抗策略,而是我们能否示意什么是我们对华政策的最终目标。为此,我们确实需要让美国在亚洲地区的盟友和其它国家了解,现在是一个调整阶段,最终会有很好的结果。”

甘思德不认为川普政府一开始对美中关系就很清楚,“内部对此一定有很多不同看法。因此,现在是人们给他们提建议的好时候。”

夏伟:川习应尽快会晤

夏伟,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夏伟,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夏伟说,他想对川普总统提的建议是,“你以善于达成交易著名,你应该打电话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告诉他希望跟他在阳光之乡会晤。谈三件事,第一,就朝鲜核问题达成交易;第二,搞清楚在一中政策上你能同意的有多少;第三,美中贸易投资的最大问题是不公平,你必须跟习主席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案。”

纽约Tupelo资产管理公司执行长、亚洲协会受托管理人王周克璐(Lulu C Wang)对麦艾文批评国务卿蒂勒森也提出了不同看法。她认为,蒂勒森有着典型的川普政府行事风格,“总是先把价码提得比自己的期望更高,他总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开始谈判的。”

王周克璐:给习近平一个当世界领袖的机会

王周克璐,Tupelo 资产管理公司执行长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王周克璐,Tupelo 资产管理公司执行长 (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另外,王周克璐认为,川普总统有时语出惊人,但变得也快。他“从来不怕从自己的红线上后退,也不会感到尴尬。隔天他会说,我原本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不要把他说过的每句话太当真。”

同时王周克璐认为,给中国一个当世界领袖的机会未必不是好事。她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看到了美国离开(环境问题)后留下的真空,他抓住这个巨大机遇,表现出政治家意识,这也许会使中国变得更负责任。“把门关起来,他会更加挑衅;开门迎接他,他可能会表现出政治家风度。我想,习近平可以体验一下没有美国牵头的世界领袖,可能会使中国更多些理性。”

亚洲协会的讨论会还讨论了TPP、朝鲜核武、恐怖主义、伊朗核协议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