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9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港民主派立法会议会关注中国边防部队涉嫌占用香港土地


香港公民党抗议中国深圳边防部队涉嫌擅闯占用香港沙头角边境土地。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香港传媒最近报道,中国广东边防部队人员,涉嫌越境占用香港沙头角边境禁区约2万尺土地,为期最少6年。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三在立法会接受民主派议员质询回应表示,根据中国国务院令,她认为相关土地属于香港特区,港府已经与深圳政府沟通,但双方对沙头角边界有不同理解。有民主派议员表示,事件是继西九一地两检之后,再次出现“移动边界”破坏一国两制。

香港《传真社》星期日(11月11日)报道,收到香港市民投诉展开调查,发现中国广东边防部队人员,涉嫌越境占用香港沙头角边境禁区约2万尺土地,为期最少6年,并围封开垦作农田,香港业主并不知情。报道又表示,中国边防人员自行建桥过沙头角河,未经出入境程序进出香港范围。

议会阵线指香港私产被共产

这宗香港深圳边界争议,引起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高度关注。议会阵线6名议员星期日发表联署声明表示,事件涉及香港私人土地被中国官方占用,香港私产“被共产”,明显违反一国两制的承诺,以及《基本法》第6条保护香港人私有财产权的条文。

声明认为,特首林郑月娥政府如果6年来都不知情,即是疏于管治;如果知情,就是出卖香港。声明促请林郑月娥及港府相关部门,从速解释事件始末以及改正这个重大错误,并向香港人公开道歉。

公民党示威要求保安局跟进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及郭家麒连同多名成员,星期二(11月13日)到政府总部公民广场外抗议,深圳边防部队涉嫌擅闯占用香港沙头角边境土地,去信要求保安局跟进事件。示威者高呼口号。

示威者高呼“维护一国两制、不容边境受损”等口号。

公民党非常关注事件,认为中国广东边防部队人员视边境如无物,随意非法僭越香港边界,进入香港境内,无视香港法律,严重损害一国两制,香港的保安及自治权。

郭家麒指中方人员涉侵香港执法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表示,中国广东边防部队人员涉嫌占用香港私人土地,已经是很严重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解放军自行建造桥梁进入香港边境范围,更声称中港边界有“缓冲区”,甚至不讳言他们可以进入”缓冲区”执法,拘捕非法入境者,以及走私罪犯等,换言之中国广东边防部队人员可能在香港边境范围内执法。

郭家麒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次事件比上次超强台风“山竹”吹袭之后一个月,驻港解放军在未得到港府要求下,自行组织部队到郊野公园清理被摧毁的树木更严重,因为驻港解放军擅离军营,是违反驻军法,而这次是深圳边境的解放军,涉嫌侵入香港边境执法,是损害一国两制。

郭家麒说:“如果它(广东边境解放军)侵犯了(香港)边境、过了这个边境去执法,或者它声称它可以执法,其实是公然藐视一国两制,其实伤害相当之大,即是告诉香港人,我们的边界已经模糊了。你说有一个‘缓冲区’我们从来未听过,甚至它将来可以声称边境好多土地都属于‘缓冲区’,这样就可以过境执法。如果大家还记得铜锣湾李波事件,就是有(中国)国内的强力部门,在香港执法。”

陈淑庄质询港府是否看报才知道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星期三(11月14日)在立法会特首质询时间,就这宗香港深圳边界争议,向特首林郑月娥提出质询。陈淑庄表示,资料显示深圳河改善工程,早于1997年2月已经有文件,亦有相关跟进。但是最近传媒报道的沙头角河道改道事件,居然经过几日港府相关部门都没有准确的答复。

陈淑庄说:“现在河道是被人改了,而还有一个私人的土地、21,000平方尺经历了6年被人占用了,(港府)都不知道,我想问问这件事特首你,或者同其他相关要管理的官员,是不是都是看报纸才知道,即是好像(运输及房屋局)陈帆局长那样,甚么都是靠看报纸才知道呢?”

林郑指港深对边界理解不同

林郑月娥回应质询表示,港府已经积极跟进,相关部门星期二(11月13日)已经就事件与深圳市政府见面及沟通,亦知道双方目前对沙头角河一带的行政区域的界线有不同的理解。

林郑月娥表示,港府参照1997年主权移交时的中国国务院令第221号,里面涉及的界线有提及深圳河及沙头角河,港府认为相关地点是属于香港特区。林郑月娥又表示,深圳方面曾经在2013年因为沙头角河河道狭窄,基于防洪考虑为沙头角河进行河道改道工程,所以该河道已经改道,深圳的看法是香港特区在有关地点的区域界线,应该以新河道为基准。

未有共识前深圳暂停使用涉事土地

林郑月娥强调,港府并不知悉2013年沙头角河改道,现在亦不会确认是有这件事,到目前为止仍认为涉事地点是在香港境内。她又表示,香港与深圳双方都有诚意沟通处理问题,有需要时会寻求法律意见,尽快处理界线的问题,未有共识前,深圳方面暂停使用涉事土地。

林郑月娥说:“但是无论如何,在双方达成共识之前,为释除公众疑虑,因为有人就着这件事上纲上线,又讲到跨境执法,又是其他的问题,深圳方面表示,(中国)内地的人员,会暂停使用涉事的土地。”

陈淑庄质疑再出现移动边界

陈淑庄在会后表示,林郑月娥的回应闪烁其词,只表示香港与深圳双方对边界的厘订有不同理解,不过,1997年7月1日公布的中国《国务院命令221号》清楚以文字表述香港的边界,并纳入《基本法》之内,香港边界的厘定绝无任何争议之处。

陈淑庄表示,深圳河在1997年2月曾经进行河道整治工程,当时香港立法局有文件,清楚界定深圳河治理后的香港区域界线,但是文件没有注明沙头角河如果进行治理工程,会以“新河中心”再作界线,她认为今次事件是继西九一地两检,在九龙市中心的地底划出10万平方米的中国口岸区,全面实施中国法律之后,再次出现”移动边界”破坏一国两制。

陈淑庄说:“我们见到深圳市居然可以自把自为,将我们(香港)特区由(中国)国务院令限定的这个特区的边界,无故以防洪为理由,改了沙头角河的河道,而将香港的边界‘食进去’,即是不但违反(中国)国务院令,亦是违反《基本法》。”

陈淑庄强调,香港市民绝不接受深圳市政府“先占地、后修令”。她表示,由于事态严重,林郑月娥必须捍卫香港边境,以及亲自领导相关政策局立即跟进及执法。

刘锐绍指林郑不敢捍卫两制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林郑月娥的回应显示她不敢理直气壮去并中国国内的问题,以致涉及中港两地的利益问题,她都不敢理直气壮去维护香港的利益。

刘锐绍说:“今天(林郑月娥)的表达其实是有些”闪缩”,现在她只会讲是同(中国)内地磋商,(中国)内地暂时暂缓使用该地方,但是并不等如林郑月娥很理直气壮地捍卫香港的土地,同样的道理亦反映她不敢去捍卫两制。”

忧事件变成常态化

刘锐绍表示,以今日林郑月娥的回应,他猜测未来的发展,事件很可能是不了了之,深圳方面继续占用有关的土地,这种做法一旦被确立,他担心会变成”常态化”。

刘锐绍说:“大家可以看到习近平提出对港澳牢牢掌握全面的管治权之后,好多过去被视为不曝光以致地下的活动,现在是不断表面化、合理化、常态化,包括大陆的党组织在香港的活动,解放军没有任何情况(港府)提出要求下,主动着军服离开军营去操作,这些过去被视为温水煮蛙,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是用温泉水来煮蛙,即是本身已经热,将来煲到香港‘滚热辣’,愈煲愈红,到最后可能是‘煲死香港’了。”

刘锐绍表示,北京认为香港主权移交超过20年,但香港人的“脑袋”尚未”回归”,所以要“创造既定事实”,让香港人“适应回归”,他认为香港的两制未来会变成”半生不死”或者“半死不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