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7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媒体记者采访香港反送中期间人身安全受到越来越大威胁


一名头戴标有“媒体”字样头盔,前胸挂记者证的摄影记者在催泪弹的烟雾中拍摄香港的反送中抗议。(2019年10月6日)

香港自今年6月爆发的反逃犯条例修订的反送中运动,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以及包括港媒在内的境外媒体的密集报道,为国际社会了解到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挑战。不过,随着反送中抗争日趋激烈和暴力化,在抗议现场采访记者的人身安全受到越来越大威胁,时常处于危险之中。

媒体记者采访香港反送中期间人身安全受到越来越大威胁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18 0:00

港人大规模的反送中抗争爆发4个月来,香港及海外媒体一直进行了密集的全方位报道,为国际社会了解香港的局势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不过,随着抗议活动及警方镇压都日趋暴力化,许多记者在前线采访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香港新闻界7大传媒工会今年7月14日曾发起黑衣静默游行,抗议警方在多次示威活动中妨碍采访,要求警方尊重新闻自由。主要发起组织之一的香港记协的主席杨健兴表示,记者近期采访时自身安全受威胁,主要来自警方,谴责对记者使用的暴力及语言暴力,都已超出社会可接受程度,影响了市民的知情权。

暴力来自警方及市民

10月7日晚,旺角警署的防暴警在无警告下,突然向紧邻的太子港铁站外的祭奠市民喷洒蓝色催泪水剂。香港01记者在内的一些人士受伤,多人眼睛疼痛难以睁开,清洗后仍有灼痛。

警察公共关系科深夜回应香港01称,周一有大批蒙面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外聚集,有人挖砖、用杂物设置路障、喷污警署外墙,甚至向警署内投掷玻璃瓶。经过多次警告无效,警员展开驱散行动,包括于警署内向外围暴力示威者喷射加有颜色水的催泪水剂。

不过,由亲中商人于品海创建的香港01发表声明说,经认真了解,认为警方的回应与事实风马牛不相及,当时警署外并无人挖砖、设路障、涂污警署外墙或向警署投掷玻璃瓶,而警方喷洒颜色催泪水剂前也没有警告。香港01对警方这种干预新闻采访的行为予以谴责。

此外,另一名香港记者在旺角弥敦道采访期间,怀疑被高处扔下的玻璃瓶击中头部受伤流血。

10月6日下午,美国记者萨塔琳(Suzanne Sataline)在湾仔采访“反极权反紧急法大游行”期间,遭到防暴警拦查、威胁及拘留。她在推特上表示,遭警方使用的武器击中(hit)、威胁(Threatened)、短暂扣押(Detained),但并没有遭到逮捕。

现场的苹果日报记者报道,港警将十多名抗议者制服在地,并用警棍及胡椒水攻击抗议者。记者尝试拍摄拘捕过程,但不断遭警方推撞,并被要求所有记者脱下防毒面罩。但当时防暴警已发射多枚催泪弹,有残留刺鼻气味,而防暴警自身却都戴着防毒面具。

同一天,防暴警在湾仔轩尼诗道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有示威者投掷汽油弹,一名香港电台记者被击中,头盔和雨衣着火,左面部烧伤。港台发言人严厉谴责暴力行为,期望各方冷静克制。

目前,记者受伤最严重的案件应是9月29日印尼籍女记者英达在湾仔脸书直播时,疑遭警方枪弹射中右眼。经医生诊断,英达的瞳孔因撞击破裂,右眼将永久失明。英达的代表律师已表明将向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及开枪警员提出刑事投诉及民事诉讼。

一些记者采访中被殃及

此前,媒体曾报道,包括美国之音记者在内的一些媒体记者在不同地点采访反送中抗争过程中,被警方发射的催泪弹、橡胶弹、海绵弹等直接击中受伤,或被胡椒喷剂喷中等等。

香港记协前主席、新闻自由小组组长麦燕庭10月8日对美国之音表示,警方在执法过程中不仅没有依照警例协助,反而是为了避免可能使用过分武力被拍下而阻碍记者采访,包括使用强灯照射、推撞和驱赶以及对媒体表现出仇视。而在禁蒙面法订立后,警方已发展到直接危害记者健康的程度。

她说:“甚至是已经到了一个地步,是有害记者的人身安全以及健康的,包括前天,大家都知道了,有一些警员在他们发射催泪弹后呢,就强行揭开记者的防毒面罩。那对记者的健康本身就有很大的影响。”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10月4日解释订立《禁止蒙面规例》曾表示,从事专业或受雇工作,为个人人身安全理由,记者可以获豁免。但规例生效后,已有不只一次警察在施放催泪弹后强行扯脱记者防毒面罩的报道。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在行政会议前,为前线警员执法问题辩解说,《禁止蒙面规例》是新生事物,新闻工作者经常在前线工作,被视为有需要可获豁免,及有合理辩解需要戴上口罩的人士。至于如何平衡符合立法目的和保障有需要戴口罩人士,会要求不仅警方,也包括新闻处在内,在政府内部继续研究如何做好平衡。

记协:政府漠视

麦燕庭表示,从6月以来,记协已经发出超过60个声明,要求港府制止警方在执法过程中针对媒体记者的不当行为,但港府基本是不闻不问,表现出对新闻自由的漠视。

她说:“我们也很遗憾,觉得要谴责的就是,香港政府我们看不到它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劝谕警员在执法的时候,要按规矩去做。你看这么多的投诉,到现在香港政府有说过一句比较公道的话,希望警方在执法的时候也要守规吗?那香港政府对新闻自由的尊重有多少,大家是应该心里有数了吧。”

在10月7日重阳节,有网友发起晚7点在九龙太子站举行悼念他们所称的831太子站被打死的示威者的祭奠活动。7点不到,在紧邻旺角警署的太子站弥敦道和太子道西的四周路口,已聚集数以百计的市民。一些人烧纸上香,抛散冥纸,用焟烛摆出“自由香港”的英文。7点半过后,大批防暴警乘车从太子方向赶到,开始清场。

8点35分,警署内防暴警向弥敦道上发射多枚催泪弹,市民四散。后又有少数市民返回。不久,尽管示威者很少,而记者人数众多,警方却再次发射多枚催泪弹。而在8点55分,记者拟在紧靠警署外墙边行人道上跟VOA卫视现场连线时,3、40防暴警突然从弥敦道上的侧门冲出来,记者立即近墙站立。有警员就在行人道上向记者身后的记者群几乎平射催泪弹,记者距离警察约15、6米左右,弹壳从记者耳边侧上约1米处飞过,有火渣溅到脸上,记者即刻蹲下躲避。事后,有几位同行向记者证实,催泪弹是射向记者群。


评论 (82)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