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俄罗斯腐败猖獗 贪腐达到新水平


克里姆林宫中的大克里姆林宫,在改建维修过程中大笔国家资金被侵吞。(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的腐败规模越来越大,就连总统普京也深受其害。最近轰动俄罗斯社会的一起大案是,在对一些国家主要建筑物的维修改建过程中,大笔的国家预算资金通过各种方式被侵吞。这些建筑包括了克里姆林宫,以及俄罗斯总统和总理的几处官邸。

俄罗斯腐败猖獗 贪腐达到新水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24 0:00

项目资金被侵吞 包括普京梅德韦杰夫官邸

多家俄罗斯媒体最近分别发表长篇调查报道,讲述最近两年来轰动俄罗斯社会的一起腐败案件。案件涉及在对俄罗斯10多处具有很高历史文化价值的重要建筑的维修和改建过程中,大笔国家预算资金被盗用和侵吞。

这些建筑包括了普京总统在莫斯科郊外的官邸,以及在索契的官邸,梅德韦杰夫总理在莫斯科郊外的官邸,克里姆林宫内的大克里姆林宫建筑和其他几处古迹,位于圣彼得堡芬兰湾的前沙皇主要宫殿康斯坦丁宫,以及位于莫斯科的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著名的现代剧院,莫斯科市议会,和圣彼得堡冬宫等等。

涉案建筑都具有历史文化价值

这些建筑在俄罗斯几乎家喻户晓。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这几处官邸中渡过。普京在莫斯科郊外的官邸“新奥加廖沃”原是一处沙皇时代的大公庄园。

大克里姆林宫更是俄罗斯总统举办就职典礼和国宴,以及其他一些大型外事和国事活动的重要地点。圣彼得堡的康斯坦丁宫几年前曾举办过8国集团峰会和20国集团峰会。

普京官邸改造巨额资金被侵吞

商务咨询网的报道说,仅在2014年到2015年期间对普京总统莫斯科郊外官邸“新奥加廖沃”的维修和改建过程中,就有高达15亿卢布,大约相当2千多万美元的国家预算资金被侵吞。

这家媒体获得了司法部门对涉案一家主要分包商负责人的询问资料的复印件。这位分包商主要负责建筑空调、通风和采暖系统的安装,其中包括8国集团峰会期间对圣彼得堡康斯坦丁宫新闻中心的空调通风系统的安装。这名负责人说,一般都是通过大大提高建筑材料和人工费,以及承包合同的价格等方式,然后再利用复杂的付款程序,就能把大笔的国家预算资金揣入私人腰包。

提高报价获巨额回扣

比如,可以同通风和空调设备的供货商合作,故意抬高这些设备的报价。为普京官邸和其他建筑维修改建所采购的这些设备的报价能比市场价格高出200%,300%,甚至1000%。

他说,从事普京官邸和其他建筑维修改建的分包商在获得合同后,要给这些项目的总承包商至少50%的回扣和佣金。他的公司支付了20%的回扣。但他没有透露,总承包商在获得这些建筑的维修改建合同时,送给建设单位主管官员的回扣和佣金数额。

建设单位是保卫局和文化部

负责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官邸,以及大克里姆林宫和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等建筑维修改建的建设单位是俄罗斯联邦保卫局和文化部。联邦保卫局负责俄罗斯总统和其他领导人,以及地方领导人的保卫工作,一些重要国家建筑,比如克里姆林宫和红场附近大片地区的保安全都由联邦保卫局负责。

联邦保安局也拥有自己的智库和分析机构,是与其他安全机构平行成为俄罗斯重要安全部门。

涉案富豪有强硬后台 同安全系统关系密切

这起腐败案件的总承包商是来自普京家乡圣彼得堡的亿万富豪米哈里前科旗下的公司。餐馆侍从出身的米哈里前科在同圣彼得堡一些有权势的安全部门的将军认识后,他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俄罗斯媒体说,米哈里前科同俄罗斯安全部门的关系非常密切。他还与曾是圣彼得堡市长,目前是上议院联邦委员会主席的马特维延科相识,并与马特维延科的富商儿子拥有私交。但米哈里前科的主要后台是前联邦保卫局局长穆罗夫。

来自圣彼得堡的穆罗夫是普京过去的同事和亲信,普京担任总统后,穆罗夫10多年来一直担任联邦保卫局局长,负责普京安全保卫直到不久前退休。

爱酗酒炫耀 引火烧身

亿万富豪米哈里前科,以及其他多名富商以侵吞国家资金的罪名目前都已被捕。涉及这起腐败案件被捕的官员仅有一名文化部副部长,以及来自联邦保卫局的几名军官。

俄罗斯媒体分析说,米哈里前科虽然后台势力强大,但这位亿万富豪的致命弱点是酗酒,特别愿意酒后炫耀他与俄罗斯许多高层官员,尤其是安全官员的私交,因此引起一些有权势的大人物的不满,决定抛弃他。

米哈里前科被捕后,他的商业帝国已经被前联邦保卫局局长穆罗夫的妻子和孙子,以及其他高级安全官员的亲属掌管。

腐败达到新水平

俄罗斯著名记者加纳波里斯基说,这起案件显示了俄罗斯的腐败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新水平。所谓的政治强人普京在许多人眼中没有权威,普京对他们来说仅是钱袋,腐败起来对普京也毫不手软。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中国来俄罗斯投资时,许多人直接提出要巨额回扣,帮助中国疏通俄罗斯官员才能使一些项目实施。他说,公众对这些腐败案件早已司空见惯。

腐败已经司空见惯

尼科里斯基:“这是俄罗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已经没人在意这些事情,除了反对派之外。因为反对派认为腐败已经太猖獗了。年轻一代人也痛恨这类腐败,因为腐败让他们没有未来。”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不久前表示,他所领导的反腐败基金会经过调查,在对国家近卫军官网所发布的商品采购清单研究后发现,这只普京安全部队为供应军队食堂所采购的胡罗卜的价格能比莫斯科商店高出好几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