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6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教师面临“猥亵”起诉威胁 台湾性平教育遭打压


2019年2月26日,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大平台等性别团体联合律师和教师团体在台北召开记者会。(美国之音海伦)

台湾性别平等教育活动人士表示,去年公投通过“国中小不实行同志教育”后,在课堂里教授性别平等课程的老师们面临的来自社会和家长的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有家长威胁要以“猥亵”罪名进行提告。

26日,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大平台等性别团体联合律师和教师团体召开记者会,表达了他们对于公投以来,教师在课堂教授和谈论性别平等、同性恋、性教育等议题时所面临压力和威胁的担忧,同时呼吁教师继续依照《性别平等教育法》授课。

公投禁止国中国小同志教育

2018年底,台湾十项公投案中,有一项为教育部和各级学校是否应在国民教育阶段(国中和国小)进行同志教育。当时,708万人的意见是不应该,341万人认为应该。

性别平等教育大平台的张明旭表示,尽管公投结果如此,进行性平教育依然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他说:“公投过后,其实教育部也再三声明,依照《性别平等教育法》,国民教育阶段就是必须要教所有的学生认识不同的性别特质、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等等,减少校园的性霸凌。”

不过,他说公投带来的影响也是极大的:“公投结束后的第二天,我们就接到有国中教师的求救,说他在学校里面被家长威胁‘如果你再提到同志,我就用公投结果告死你’,这其实让教师受到很大的威胁。”

性平教育教师面临举报和诉讼压力

翁丽淑是新北市鹭江国民小学的一名教师,同时也是性平教育协会的理事。

她表示:“校园里面现在弥漫着一种氛围,就好像倒退到好几年前的那种状态,哪一些事情可以讲,哪一些事情不能谈,台湾感觉在人权跟民主的进度上好像退后了好几年。原本校园就是保守的状态,现在就显得更加封闭。”

在公投进行前,就曾有小学教师因为在课堂上使用男性生殖器模型教学生如何正确使用保险套,而被举报是公然猥亵。相关部门查证后,认为这位名叫刘育豪的高雄市港和国小老师的教学没有触犯法律问题,不予起诉。

司法改革基金会执行长陈雨凡律师認為,现行的法律保护教师依法进行性平教育,而家长或社会团体利用司法对教师进行提告则是一种司法滥诉。

她说:“在公投之后,教育部还是有说老师们依法律还是要教授相关的课程,这是依法教学。我没有办法接受,我们也不同意,如果有任何人以司法的手段对依法教学的老师提起诉讼,用滥诉的方式想要处理这样的问题,我觉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恐公投结果造成寒蝉效应

陈律师解释说,公投结果否决的内容是母法《性别平等教育法》下的施行细则,如果立法者修法,提出的子法不能违背宪法以及母法已有的规定。因此教师进行性别平等教育依然受到法律保护。

然而,她不否认立法者会因为公投结果而心生顾忌,未来修法方向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民意压力的影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