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0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台湾经济如何摆脱中国阴影


中国和台湾旗帜

在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中,经济政策将是左右选举胜负的重要议题。美国之音采访了几位经济学者,他们就台湾经济的现状和前景,以及美中贸易战对台湾经济的影响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受访者的意见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国、民两党的财经政策之别

台湾大学经济学教授辛炳隆说:

国、民两党的财经政策基本上没有很大的差别。唯一比较大的差别就是对中国大陆的经贸的政策上面会有些差别。在人口政策问题也好,或者揽才问题也好。两个政党立场上没有很大的差别。

任何的政党,在你执政的时候,大概都会那样做;当你在野的时候,都会那样骂。这和政党没有关系,是跟在野或是在朝有关。

两党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对中国大陆的经贸关系的认识。

谁推动了台商回流

这次台商回流,坦白讲美国和台湾的政府不可能去强迫台商回流。台商回流大概也是连带着一个贸易政策的导火线。基本上,中国大陆本身对于台商已经是慢慢地不再很欢迎。

很多台商在当地早就面临一种压力,中国大陆对台商已经不是一个好的投资的标的。中国大陆本身也是扶植国内的产业。在它扶植国内产业的时候,大陆提供给台商的优惠慢慢会取消。最主要是台商在那边很多的技术,都被中国大陆的厂商,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会被它拿走嘛。

我认为基本上不是说美国的政府,或是台湾的政府各自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去让台商回来。台湾的政府只是有个措施,你要回来,我需要你回来,那我透过一些政策工具,引导那些我需要你回台湾的这些厂商回来。这里面最主要的力量还是市场的力量。

过去台湾有一阵子也在欢迎台商回流 。但是那时候台湾的政策基本上是,只要你愿意回来就很欢迎。可以这次基本上,我所了解是台湾的政府开始有些分流了。就是说,高附加价值的,有助于台湾的产业结构转型有帮助的,我们当然希望它回到台湾来。有些可能是比较低附加价值的、劳动力密集型的,政府在推“新南向”嘛,我们是希望它能够转移到东南亚去。

我所了解的是,确实美国的一些科技大厂也在担心它关键的技术和零组件被中国大陆这边给控制住,因为美中贸易,造成很大的损失。据我所了解,一些比较有高附加价值的电子零组件商,应美方大厂的要求,确实有在回到台湾来。如果是这样有着高附加价值的、有关键技术的台商回来,当然是对台湾经济有好处的。

两岸经贸关系恶化是危机也是转机

几年前,当民进党开始再次执政的时候,我们能预期到两岸经贸关系一定会开始恶化。恶化以后对台湾的影响,尤其是在内需市场这一块影响就非常大,因为陆客就不来了嘛。

以我个人来讲,我认为这是危机,但也是转机。这个转机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情况,让台湾的经贸,经济发展不要那么依赖中国大陆。过去大家都很依赖中国大陆,已经习惯了。如果说透过这次转机的危机,我们重新去发展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包含我们内需市场的发展,包含我们的观光产业,都能够开始不要去依赖中国大陆,我觉得这对台湾绝对是好的。但是这个前提是,执政的民进党,你上来后让大家不要依赖中国大陆,你应该有一个新的方向,一个可行的方向。当然你有了新的可行方向,就可以取代过去对中国大陆的依赖。 纵使有阵痛,这个阵痛期也不会很长。

如果你跟台湾的老百姓接触多了,大家也都知道,我们不能长期地依赖中国大陆。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如果不依赖中国大陆,我的出路在哪里?这也是很多台商的无奈。

产业政策难给力

蔡总统执政后,她降低两岸的经贸关系,经贸对中国大陆经济的依赖降低,我觉得是对的。可是比较遗憾的是,她到目前为止,至少让民众没办法感觉到,就是那你给我一个新的方向出来。虽然她也在push(推进)“新南向”,但是“新南向”从她开始执政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成效出来。

台湾的政策在产业政策方面能够使得上力的部分越来越少。因为过去的产业发展,因为过去没有那么大,全球化程度没有那么高,很多的台商是没有办法到外界去投资的。另一方面,过去台湾政府可以用租税优惠,用融资,引导台湾的企业配合它的产业政策。可是现在这两个政策工具都没有效。一则我们给企业的租税已经降得很低了。在已经很低的情况下你能够提供的优惠也非常有限。

不是只有民进党,过去的国民党政府,都有规划过很好的产业政策,但是没办法让台湾的企业“埋单”。你的政策框架很好,唯一政府可以做的就是,去promote那些愿意跟你的产业政策发展的企业,让它出头,让它成为国内企业界的发言人。而不是现在我所看到目前的代表企业发言的都是一些代表代工模式的低附加价值的。

在你的政策工具逐渐失效的时候,你的产业政策落实的力道就会越来越弱。还是要回归到企业本身。

美台FTA将有助台湾

如果现在美国跟台湾签FTA,我相信其他已开发国家跟台湾签FTA的几率就会很高了。但是美国会不会跟台湾签FTA,这我不晓得。但我相信阻力蛮大的。美国对台湾的帮助,有些可能会涉及到比如说它的“一中政策”,纵使是川普的鹰派,他也不见得会这样去做的。我当然期待,只要美国愿意跟台湾签FTA,那我相信东盟国家也会愿意跟台湾签FTA。因为他们说,你看美国都签了,中国也没办法,你也无可奈何,那我怎么不能签。所以关键还是要看美国愿不愿意签。

新的增长模式尚未支持台湾经济成长

台湾中央大学经济学教授邱峻荣说:

现在经济成长的推动力量主要还是传统模式 – 依赖制造业和出口。在其他方面,如果跟台湾,台湾与国际在这方面并没有表现得不好。

目前看来,新的模式还没有办法去支持经济的成长。

现在的情况比起十年前马英九的时候,其实对台湾来讲来得更麻烦一些。 十年前,在马英九开始当总统的时候,简单来讲,台湾和中国的关系还处在一个慢慢增加的阶段。民间的资金能过去的,也算是一个正常的状况。所以在那个背景之下,打出了一个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在那个时空背景下,人民相对来讲,抗拒的没有那么大。那个时候还宁愿让马英九去试一下。因为经济不好的时候,人们都想,台湾跟中国经济去做更多的连接会不会变得更好。当然他的实验是失败的,也就导致了他在执政了8年以后就政党轮替了。现在 情况,相对十年前,台湾人民更清楚地了解到,中国不像十年前那样的具有吸引力。中国有中国经济本身的问题。它现在的经济是在衰退的状态,跟10年前它上升时的状态其实是不一样的。经过这几年,台湾的企业都有个定见,就是中国或许还是有一些机会。但是,也没有人批评现在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也没有人去charge要跟美国、日本、欧洲走的更近。

现在和中国连接比10年前风险更高

反对党当然有机会在明年取得政权。其实如果按照我观察,去年的选举,很多人不支持蔡英文的改革政策,在改革政策中受了伤害,所以会把很多的怨言反映到他们的选票上,去支持反对党。这并不表明他们跟10年前一样,认为中国是具有潜力的经济体。我非常担心的事情是,反对党并没有看清楚这种情况,还要不断地去想办法跟中国连接。如果现在做这个事情,那个风险比10年前是高得非常非常多的,是很危险的事情。

但是,另外一方面,据说台湾现在也有一些共识。比如说,对于要加入CTTPP这种事情,虽然对台湾来讲不容易,是有很多的困难。但是至少加入CTTPP这种跟全世界连接的事情是有高度共识的。

我相信,即使是反对党取得政权,也不可能像10年前做得那么极端,把台湾完全地跟中国连接在一起。

是什么让台商回流

IHS Markit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说:

我认为确实有一些原因促使一些台湾公司考虑从中国大陆迁回台湾或其他的制造业国家。像我所说的,在过去30年里,台湾企业在中国大陆建立生产线势头难挡,因为他们看到中国大陆的巨大市场和可以利用的廉价劳动力,并将产品从中国出口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市场。这是(台企)多年来所想,也是它们的策略。然而一些方面有所变化,其中一个就是美中贸易战。它如今导致约2千亿美元输美中国商品被加征25%的关税。美国还计划对另外价值3千亿美元的自中国出口的输美产品征收25%的关税。因此许多在中国制造产品的台商将会受到这些高关税带来的冲击,而且还很难说会持续多久。起初一些公司还在观望,希望争端不久会解决。但现在,贸易战已经快一年了,大家开始意识到贸易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最好还是让供应链多元化。 另一个影响台商在中国大陆的制造业领域竞争力的因素是,中国大陆制造业薪资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自2010年起,大陆沿海省份的薪资水平每年大约增长10%。这也侵蚀着中国作为低成本制造业中心的竞争力。那也是台湾制造商发现在中国大陆从事低成本制造已经越来越难有竞争力。对于高附加值产品影响不大,但对于低端制造业,例如电子组件的组装等,则形成挑战。这些因素导致台商开始寻找其他地区建立制造工厂,或者回到台湾,或者迁往越南和印度等国家。

台湾难以摆脱中共经济震荡的冲击

我认为从长远看,中国大陆的经济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不光对台湾,对该地区许多对中国大陆出口占比很高的国家,例如韩国和日本等都会有影响。中国的消费市场也在持续快速增长。台湾的经济在过去20年里也日益融入中国经济。所以我认为台湾很难避免中国经济动荡的影响。目前看来,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在今后三年里将会稳步增长。当然,世界上任何一个经济体都可能面临经济放缓,或者我们所说的中国经济硬着陆。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风险,尽管可能性很低。我们看到,台湾的经济从结构上和中国的增速相关联。所以我们认为这些东亚经济体很难避免中国经济震荡带来的冲击。因为在这个地区它的经济规模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台湾的经济尤其易受影响,因为它对中国的出口占其出口总量的27%。如果中国经济出现震荡,台湾将会是最易受影响的地区。我们用自己的世界经济模型测算过哪些亚洲经济体最易受到类似中国经济硬着陆那样情形的影响。近几年我们用这种方式做过多次测算,结果台湾一直是最易受到这类震荡影响的经济体,其他易受冲击的经济体还有新加坡和韩国等。因此,要大幅降低这方面的风险是很难的。在可预见的未来,台湾的经济不可避免地与中国未来的经济展望相关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