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47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路透社揭中国飞速发展光环背后的生命代价


一名患矽肺病的老矿工在安徽省一家医院接受治疗。(资料照片)

中国本月开始正在大张旗鼓地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官方借此大力宣扬中国高速发展所取得的成就。然而,路透社最近的一篇报道也从一个角度揭示了中国令人眼花缭乱的经济光环背后一些普通人为此付出的生命的代价。

一位名叫王兆宏(音译,Wang Zhaohong)来自湖南的农民工说,他今年虽然才50岁,但尘肺病即将夺去他的生命,他可能撑不过明年春节。

他说,“农村里没有什么文化,只有干苦力。老板十天给一个口罩,(工地上)全是灰,粉尘。”

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大爱清尘” 说,中国尘肺病农民总数,保守估算至少600万人,农民占90%。该组织还说,尘肺病痛苦程度极高,许多人是被活活憋死的。

来自湖南三个县的数百名农民工,过去几年一直在抗议深圳​政府并要求赔偿。

这些农民工的一位谈判代表顾福祥(音译,Gu Fuxiang)说,当时他们几乎没有人签过合同,所以没办法追到足够的赔偿。深圳政府已经根据病情严重程度给一些工人最多支付22万元人民币的赔偿,但这点钱已于事无补。

他说:“09年我们深圳市的职业病专家就说了,这批矽肺病患者20年之内全部死完,没有一个幸运的,就跟砍树似的,那一波树要全部砍完。现在是应验了这些专家的说法,确实是这么回事。这个职业病没有幸运不幸运,最终只有死亡。”

在长达近十年的抗争中,他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今年11月初,他们再度到深圳市政府静坐,但遭到了警方的无情镇压。

中国各地偏远地区的农民工离乡背井,创造了类似深圳这样的发展奇迹,然而一旦病倒了,不得不向银行借高息贷款或向亲友借钱,支付医疗费、子女的学费和其它生活费用。

王兆宏给路透社记者看了他从一个合作社借钱的收据,他借了5万元,每季度要付11.27%的利息。他说,这还是他的孩子保证在他死后还才借到的。

香港大学社会学教授潘毅(Pun Ngai)告诉路透社,问题不是中国没钱。他说,深圳政府不认为这些工人是他们的责任,因为他们不是深圳居民,他们担心如果满足这些(湖南省)工人的赔偿要求,其它省份的人也会效仿。

上个月,声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维权运动的“佳士工人声援团”曾公开了一封300名佳士尘肺病人及一些亡属在11月8号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公开信说:“如果不是为了急需钱来救命和照料家中妻儿,如果不是昨晚遭遇深圳市政府调动警察,暴力殴打手无寸铁的尘肺病人至吐血,向老少妇孺投掷烟雾弹,我们是万万不愿意来打扰日理万机的您的啊!”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