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4 2021年2月26日 星期五

特朗普时代结束 美韩盟友关系紧张依旧


资料照:美韩同盟的支持者在一个集会上挥舞美国和韩国国旗。(2005年10月24日)

拜登上星期就任美国总统后,或许没有哪位世界领导人像韩国总统文在寅一样,公开地松了一口气。

文在寅在祝贺拜登就职的贺词中提到:“美国回归了。”贺词中没有直接提及特朗普总统,但其意图是明确的。

在特朗普任期内,美韩同盟关系一度紧张。特朗普经常通过直白的语言,或是侮辱和威胁,向首尔施压,要求其为近3万名驻韩美军支付更多费用。

让文在寅大为宽慰的是,在拜登的领导下,两国在军费分摊事宜上的摩擦可能会平息。拜登最近呼吁,停止在这个问题上“敲诈”首尔。但也有分析人士警告说,两国在朝鲜问题上可能很快会出现另一个重大分歧。

对左倾的文在寅来说,改善韩朝关系是决定他政治成就的一个问题。文在寅曾是一名人权活动家,他的父母是从朝鲜逃到韩国的战争难民。

但文在寅的五年总统任期将于明年5月到期,实现韩朝和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尽管他誓言要为重启会谈做出最后努力,但没有拜登的支持,谈判将很难取得进展。拜登正被新冠疫情所困扰,疫情不但造成超过42万美国人死亡,还严重影响了美国经济。

不同的方式

这不仅仅是一个让拜登分心的问题。拜登和文在寅有时似乎在是否以及如何接触朝鲜的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

拜登作为副总统时,曾帮助监督前总统奥巴马的“战略耐心”政策,该政策试图逐步施加经济和军事压力,直到平壤准备好谈判。

拜登在竞选总统期间多次提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暴徒”、“暴君”和“独裁者”。拜登表示,如果朝鲜无核化没有取得进展,他不会与金正恩会面。

虽然拜登政府尚未决定对朝战略,但即将成为国务卿的安东尼·布林肯 (Antony Blinken) 说,美国将考虑使用外交手段和加大压力来说服朝鲜重返谈判。

首尔的担忧

如果美国对朝鲜采取对抗性更强的立场,可能会令文在寅及其在首尔的盟友感到不安。

在上星期的记者会上,文在寅表示,拜登的出发点应该是金正恩和特朗普2018年在新加坡签署的联合声明,双方同意“努力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韩国总统特别顾问文正仁上个月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对拜登表示悲观,认为拜登可能会加大对朝鲜的军事压力和制裁。

文正仁也是韩国延世大学的名誉教授,他在文中写道:“不能保证拜登时代的开始会带来我们一直渴望的和平世界秩序。”

向前推进

这些担忧可能不会阻止韩国改善与朝鲜的关系。

韩国官员最近几周暗示,他们希望取消原定于3月举行的美韩联合军演或是缩减其规模,并借此缓和与朝鲜的军事紧张关系。

韩国统一部上星期证实,首尔方面还希望通过即将举行的东京奥运会重新与朝鲜接触。

首尔峨山政策研究所(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研究员高明铉(Go Myong-hyun)表示:“文在寅政府对他们的对朝政策一直非常乐观,他们在这里感觉到了某种机会。”

高明铉认为,一个可能的计划是文在寅推进与朝鲜的接触,基本上是让拜登不敢提出反对。

他说:“把问题强加给华盛顿,比如说,朝鲜同意与我们会面,你打算怎么阻止我们……我认为文在寅政府觉得他们可以在这方面采取主动。”

这能奏效吗?

这种推进会谈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与2018年类似,当时韩国成功地将冬奥会上的韩朝体育合作转变为一系列南北会谈,最终促成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会谈。

但有很多理由质疑,这样的举措目前是否奏效。最明显的理由就是新冠疫情,这让奥运会可能根本不会举行。如果奥运会如期举行,东道主日本可能不会同意参加会谈。

“如果他的计划再次奏效,我会感到震惊,因为现在的环境完全不同了,”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朝鲜问题专家金杜妍说。

她还说:“诱使特朗普与金正恩举行峰会很容易,因为特朗普喜欢戏剧性的场面和很好的拍照机会。拜登太聪明,太有经验,对国家安全太认真了。”

朝鲜将如何回应?

无论如何,朝鲜甚至可能不会同意恢复对话。平壤方面几个月来一直抵制与美国和韩国的会谈,原因之一是华盛顿没有放松对朝制裁。

在本月举行的一次重大政治会议上,朝鲜表示正在寻找改善与韩国关系的途径,但朝鲜也呼吁首尔取消与华盛顿举行军事演习,并停止获取新的军事能力。

过去几个月,朝鲜还展示了几种新型武器,包括一种新型洲际弹道导弹,以及一种可能从潜艇发射的潜射弹道导弹。

一些分析人士对朝鲜可能很快测试其中一种新武器或可能进行另一次核试验表示担忧。他们指出,平壤在美国政府上台前后倾向于展示新的军事能力。

保持一致

分析人士的另一重担忧是,朝鲜进行如此重大的试验可能会加剧拜登和文在寅之间的分歧。

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朝鲜问题专家金成美(Sue Mi Terry)在最近的一个在线论坛上说:“我希望美韩两国能保持一致,因为这将是一个挑战。朝鲜将继续向韩国施压,从文在寅政府的角度来看,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

金成美还说:“文在寅政府只需要意识到,他们不可能安抚朝鲜。在美国和朝鲜之间取得突破之前,韩朝关系是不会取得突破的。”

首尔的一些人则更为乐观,他们希望拜登和文在寅能找到足够多的共同点。

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尹建永(Youn Kun-young)说,“拜登政府不能忽视”朝鲜,“仅仅通过制裁来解决朝鲜核问题是不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