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9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战狼发言人”与美中关系


资料照片: 北京一家影院展示电影《战狼2》的屏幕。(2017年8月10日)

在美中两国涉及新冠疫情的言辞交锋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推特言论所引起的外交风波似乎并不是一起偶然的事件。以“战狼发言人”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鹰派外交官何以崛起?这些新鹰派对美中关系会带来多大影响?是否会导致美中之间的战略对抗进一步升级?

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无疑是一件将被载入史册的国际公共卫生危机。美中两国就疫情问题展开的争论导致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在这期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发出的“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的推文在美国政府、军队、国会和媒体引发愤怒,一度使外交争端严重升级,被一些中文媒体称为“推特门”。

无证据指控是出于“义愤”?

赵立坚在4月7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首度对“推特门”事件作出回应,他不再声称病毒可能来自美军,而是解释说,他这样说是出于“义愤”。

他说:“凡事皆有因果。我在推特个人账户上提出的疑问,是对前一段时间美国一些政客污名化中国的反应,也反映了中国很多人对这些污名化做法的义愤。”

用推特猛喷美国

这并不是赵立坚第一次因为推文而惹出风波。去年7月14日,当时还在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担任公使衔参赞的赵立坚发出了一系列推文抨击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其中的一条推文说,“如果你在华盛顿特区,你会知道白人从来不去西南区,因为这是黑人和拉美人的地区。有一个说法是‘黑人进去,白人出来’,意思是只要有一个黑人家庭搬进来,白人就会搬走,公寓的价格就会急剧下跌。”

1972年出生的赵立坚1996年进入中国外交部,2009到2013年期间是中国驻美大使馆的一秘。

担任过奥巴马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苏珊·赖斯(Susan Rice)驳斥赵的推文说:“你是一个丢人现眼的种族主义者。而且还令人吃惊的无知。在正常情况下,你会因此而被视为不受欢迎的人。”

赖斯以为赵立坚当时是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工作,因此在推文中呼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把他送回国。

对赖斯的推文,赵立坚回怼说,“你也是真丢人。而且还令人吃惊的无知。我驻在伊斯兰堡。实话会刺痛人。我只是在说出真相。我10年前在华盛顿呆过。把说真话的人贴上种族主义者的标签是可耻的,而且让人恶心。”

战狼呼声高

这些推文的用词完全不是大家习以为常的堂堂外交官的辞令。一些人把赵立坚称之为“战狼发言人”。

自从2015年以来,随着中国导演吴京执导的现代军事动作系列大片《战狼》的火爆,“战狼”就成为一个专有名词。它除了指这个片子和片子里面的“战狼特种部队”和队员以外,也用来泛指所有那些狂热的爱国“小粉红”和好斗的民族主义者。

这位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外交官因为敢于在推特上与赖斯展开交锋而赢得了不少中国民族主义网民的欢呼,外交部里的一些年轻人也为他叫好。有消息人士向外国媒体透露,赵立坚去年8月调回北京担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时,部里一些年轻的追捧者聚集在他的办公室,欢迎他的归来。

今年2月24日,赵立坚首次以外交部发言人的身份亮相。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引导新任发言人赵立坚走入例行记者会会场。(2020年2月24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引导新任发言人赵立坚走入例行记者会会场。(2020年2月24日)

赵不是唯一的“新鹰派”

赵立坚并不是唯一的所谓“战狼发言人”。他的上司华春莹不仅在新闻发布会上言辞激烈,也亲自“翻墙”,到在中国境内被封杀的推特上开设个人账户,频频用英语发推。新冠疫情期间,她和赵立坚彼此呼应,也曾在推特上示意病毒来自美国。

从2012年10月起就担任外交部发言人的华春莹去年7月由新闻司副司长升为司长。她去年10月开设了推特账号,除了宣传中国政府的立场外,还把大量的精力用在与美国官员互怼,火药味浓厚。

华春莹的推特对手包括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

3月19日,华春莹在推特上说,中国政府从1月3日起就一直在向美方及时通报疫情,美国“现在却责怪中国?当真?”

奥特加斯第二天在推特上展开反驳。她的推文说,到了1月3日,中国已经下令销毁病毒证据,将医生噤声并审查网络言论了。

华春莹随后反击说,“谎言和诬陷不会让美国伟大,也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她还宣称,中国一直根据传染病预防与治疗的有关法规来对待这一高度致病性的病毒。

奥特加斯3月22日回驳说:“胡说!你们现在称它为‘高致病性’,但上个月你们的官员阻止了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一份把新冠病毒称为‘危险的病原体’的报告。”

矛头不只是对美国

中国的好斗外交并不仅仅只针对华盛顿。

在巴西总统的儿子、国会议员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Eduardo Bolsonaro)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归咎于“中国的独裁统治”后,中国驻巴西大使杨万明发出了一条后来被删掉的推,称总统一家是“毒药”。

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在一篇文章中称病毒“源自中国”后,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对他进行了抨击,称他的评论“不负责任”,并将他的书在中国下架。

在新加坡前资深外交官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在文章中把疫情的爆发与中国的政治体制联系在一起后,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也发文批评说,考西坎的文章是“抹黑中国的政治制度和领导制度”。

新老外交官代际差别?

有迹象显示,以“战狼发言人”为代表的新一代鹰派外交官的出现导致了与更年长一辈的外交建制派之间的裂痕。中国国内也有人表示担心,这些新鹰派人士日益强硬的言辞可能会让中国走上与美国等大国发生危险冲突的道路。

前中国副外长傅莹4月2日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上撰写《在讲好中国故事中提升话语权》的文章。她提出的说法包括:“话语要有影响力,需要以高质量的内容作为支撑”;“成功的话语需要以丰富的事实和实践为依托,空泛的概念和宣示不足以打动人,也难以提升话语权”;“只有赢得受众的认同,形成正向反馈,话语影响力才会逐渐增强”,等等。这些表述被认为是含蓄地批评中国当下对外信息传播的内容质量低,招来负面的反馈,得不到积极的回应或是真心的认同。

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所亚洲事务的高级顾问、研究中国外交政策的专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推动发展话语权是习近平优先关注的领域。她说,10年前,中国对国际舆论和其他政府没有什么影响,新的宣传工具在最近几年得到相对有效的利用。但是她认为,不同代际的中国外交官对如何推动中国的话语权有不同的看法,而傅莹的这篇文章就是对赵立坚的批评。

她说:“像傅莹和崔天凯这些比较老一辈的外交官看起来不支持比较年轻一代外交官对抗性更强的战术。”

1996到97年担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兼发言人的现任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与赵立坚的言论做了明显切割。

崔天凯3月17日接受美国媒体Axios与HBO联合采访时表示,确定病毒的来源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的,因为这样的臆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而且非常有害。”

他在这次采访中表示,他之前说过,病毒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或是美军实验室都是“疯狂言论”,这个立场没有改变。

这番言论被普遍视为给赵立坚的推文所引发的外交反弹降温。

“战狼发言人” 与习近平的“斗争”外交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战狼发言人”的出现与北京不再“韬光养晦”而是强势崛起,同时又认为美国处处遏制中国崛起的民族主义情绪有关。

在中国官方宣传的口径中,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支持香港的反中抗议活动以及提升美台关系等都是美国打压中国的例证。

中国一些体制内人士还认为,中国外交官在这些引发民族主义情绪的问题上进行回击在国内受到喝彩,这也促使他们采取更好斗的对外战略,以赢得国内的舆论支持。

受到中国攻击的新加坡前外交官考西坎认为,中国年轻一代人只知道一个崛起的中国,并认为这就是自然规律。

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有时候,看起来好像这个新一代觉得有必要进行一场公开的争吵,以证明他们的爱国。”

3月27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友好”电话交谈的特朗普总统后来说,那种指控美军传播病毒的言论只是来自某个中国中层官员,不代表习近平主席。

不过分析人士说,抛开具体推文,就现象而论,“战狼发言人”占据中国外交舞台正是习近平强势外交政策的反映。

还在赵立坚成名之前,担任过副助理国务卿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谢淑丽(Susan Shirk)就曾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出,中国外交转趋强硬,这与2008年美国与西欧国家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中国出现过早的胜利主义情绪以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上台都有关。

她说:“中国领导人和民众开始要求采取更为强势的外交政策。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你尤其看到这一点。所以说那是一个转折点。在这个更强势和更有作为的外交政策上,习近平双倍的加码了。”

资料照片:一名戴口罩的女士经过有习近平像的上海街头标语牌。(2020年3月12日)
资料照片:一名戴口罩的女士经过有习近平像的上海街头标语牌。(2020年3月12日)

这位在研究美中关系领域最有影响的专家之一认为,习近平上台后抛弃了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外交指导原则,回归到中国政治中更为威权主义的特征,而且在中共19大上释放了有关中国方案、中国的体制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上最优越的模式等信息。在她看来,这是一种世界范围内的意识形态冷战宣言。

北京的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也认为,赵立坚等人展开的所谓“战狼式外交”并不是他们自己一时兴起而为之。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赵立坚是在揣摩圣意发言,竭力迎合强调‘斗争’的习近平外交思想,但显然不专业。”

他说,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和驻英大使刘晓明等人虽然强硬,但毕竟是邓小平时代培养出来的外交专业人才,懂得在国际关系规则下行事;相形之下,习近平时代的赵立坚等“鹰派”外交官的言论,“如同文明世界门外的野蛮人”。

章立凡认为,中国外长王毅对这种乱局负有责任。他还认为,这也反映出,大外宣的权力在向外交领域扩展。

“战狼发言人”代表战略转变?

尽管有人认为,这是自1949年以来这些新的鹰派人物首次拥有重塑中国外交政策的实力,不过章立凡认为,他们的影响力还不足以影响到中国的外交政策,包括对美政策。

他说:“体制内相当一部分人,显然不希望继续破坏中美关系。外交系统本身权力不大,赵立坚、耿爽、华春莹等的影响力,目前局限于外交部新闻司,尚未达到决策层面。”

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的葛来仪也认为,赵立坚等人的强硬表态不会影响到美中关系的本质。

她说:“外交部官员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声明会影响双方关系的基调,但不会影响这个关系的总体战略性质,因此,就它们本身而言,它们不会造成两国关系的‘碰撞’”。

葛来仪也不认为这些鹰派外交官的强硬表现代表中国外交战略的转变。

她说:“这些是战术,不是战略。中国人将尝试新的方式来推进他们的利益——那些有效的战术将被进一步发展,那些没有效的战术将被抛弃。”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