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9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新冠疫情对美中关系带来的变与不变


2020年1月7日中国上海工厂举行特斯拉Model 3车辆交付活动

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不仅正在深刻的影响到我们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也在改变全球的供应链和国际关系,包括美中关系。这次新冠疫情究竟对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带来了哪些改变?疫情后的美中关系又将朝什么方向发展呢?

疫情加速改变美中关系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中两国政府没有像对待以往的全球性挑战那样共同应对这个国际公共卫生危机,而是在各自对疫情的处理以及病毒的来源等问题上相互指责。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Martin Wolf)在“两个失败的超级大国的悲剧”一文中写道,这个国际大流行病本身可能不会永久性的改变这个世界,但它会加速正在发生的改变,一个一直在发生的改变就是崛起的大国中国与守成大国美国之间的关系。

戴利:中美关系的恶化加速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的负责人戴利(Robert Daly)认为,新冠疫情给美中关系带来的改变就是,它加剧了关系的恶化。

他对美国之音说:“当然,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的几年里,美中关系一直在迅速而不可逆转地恶化。这种恶化加速了。我认为,在这一点上,责任可以以一种可能无法挽回的方式分摊到两国头上。”

章立凡:北京毁坏了两国的互信

北京的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则把美中关系恶化的原因归咎于中方。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书面采访时说:“天朝领导人崇尚毛氏斗争思维,一方面过早暴露称霸意图,令中美关系掉进修昔底德陷阱。另一方面迷信孙子兵法的‘兵不厌诈’,以此对抗基督教文明为主流的西方国家。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出尔反尔,已是自取其辱;此次又在新冠疫情危机中使诈,摧毁了两国关系中的互信。”

他说,中国领导人的这种做法不仅令自身陷入内外孤立,也导致中美关系今后不可能回到从前。

麦考尔:危机让美国意识到必须改变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克尔·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也认为,美中关系回不去了。

他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国会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这段经历,就像是《阴阳魔界》的噩梦,将让美国人清醒地审视我们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与中国的供应链。”

这位众议员指出,美国80%的医疗物资供应来自于中国,这使美国处于很被动的地位。

他说:“如果我们在这样的危机时刻还必须依赖中国,当他们威胁我们,说要把我们置身于新冠病毒的地狱,拒绝提供医疗物资给我们,美国就必须重新审视,思考我们能否在美国制造这些产品。”

蓬佩奥:美中战略竞争依旧,但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在与报道亚洲的记者进行的圆桌讨论会上被问到危机后的美中关系会出现改善还是变得更为糟糕的问题时说,美中之间有重要的经济关系,美国将继续寻求与中国合作的任何机会,包括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以及在不太遥远的将来完成第二阶段的协议。

蓬佩奥承认,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上存在巨大的挑战,双边关系在很多领域存在不对等,包括在贸易领域、在新闻记者的待遇上以及信息的自由流通等等。

在他看来,这场疫情在加速美中供应链的脱钩之际并没有改变美中关系的本质。

他说:“就像我们在这届政府开始之初所确认的那样,对美国来说,中国将继续是一个真正的战略竞争者。我认为这不会改变,但我们也了解到一些事情。我们已经了解到,美国需要确保我们拥有适当的资源,以应对像这次这样的时刻。”

福克斯:加强疫情合作或许会避免战略竞争陷入更危险的局面

担任过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副助理国务卿的福克斯(Michael Fuchs)认为,美中两国如果能够改变双方在疫情问题上的相互指责,转而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合作,这或许会有助于避免双方竞争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他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够成功地抗击这一流行病,并共同努力,也许到最后,两国就能建立起有助于缓和竞争中更危险方面的桥梁。”

何瑞安:危机协调模式被打破

不过,在奥巴马政府任内担任过白宫国安会中国、台湾和蒙古事务主任的何瑞安(Ryan Hass)认为,尽管特朗普与习近平两位领导人在最近的电话交谈中都致力于加强美中两国在抗疫问题上的合作,但是美中两国高级官员在新冠病毒问题上的相互指责打破了两国先前经过艰苦努力而建立的中美共同应对全球挑战的模式。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对在可预见的将来美中恢复危机协调感到不乐观。目前有太多的反作用力阻碍事情恢复正常,尽管我非常希望那样。”

王辑思:美中不排除从全面竞争走向全面对抗

研究中美关系的著名学者、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辑思日前在一次演讲中表示,新冠疫情对中美关系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官方关系处在几乎冻结的状态,战略互信缺失日益严重,民间相互反感的情绪前所未有。

在他看来,同中美建交以后发生的历次危机相比,这一阶段的中美关系滑坡时间长、领域广、感情色彩浓、民意基础深,是中美建交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

王辑思对美中关系今后的走向做出了相当悲观的预判。

他说,未来,中美朝向矛盾不断、日益紧张的关系发展,妥协的余地和回旋的空间越来越小。中美两国从全面竞争走向全面对抗,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包道格:美国应对疫情不力给中国提供了机会

尽管美中关系因疫情而加速恶化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担任过老布什总统特别助理兼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的包道格(Douglas Paal)认为,特朗普政府在应对疫情上的表现损害了在这个问题上的国际合作,从而导致国际格局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在疫情之初犯了大错,但是它非常成功地恢复过来了。这将使别的国家逐步偏离美国转向中国的一长串理由中增加一个新的理由,即使他们讨厌这样做。”

章立凡:美国与中国全面脱钩可能危及政权稳定

北京的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中国当局力图洗刷疫情输出国的负面影响,着力打造全球抗疫领导者的形象,但是中国未必会从新冠疫情导致的全球化重新洗牌中受益。

他说:“全球不景气导致外贸订单锐减,强力复工复产劳民伤财;各国抵制的防疫设备和口罩等举动,正在抵消‘口罩外交’的攻势。如由此导致对中国供应链的全面脱钩,则‘中国制造’风光不再,破产、失业潮必将接踵而来,减少财政税收,引发社会动荡,危及政权稳定。”

受到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中国今年一季度有大约46万家中国企业关闭。今年前两个月,中国有大约500万人失业。据估测,中国目前有总计约6000万人在与出口相关的行业工作。随着疫情在欧美地区的继续蔓延,中国的出口状况会进一步恶化,导致更多的人失业。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