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2 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美国禁中共党员入境 是精准打击还是为渊驱鱼?


资料照:浙江省一个商场里展示的美国国旗、中国国旗和中共党旗。

纽约时报近期披露美国政府研议全面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的提议,虽然报导中也说特朗普总统最终否决此动议的可能性颇高,但却引发中国舆论的强烈反弹,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连日的社论除了炮轰美国对中政策“充满严重误判”外,还强调“中共”和“中国”的不可分割性。

对此,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异议人士向美国之音表示,党媒的叫嚣代表此禁令将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来,是精准打击、“真的打到中共要害”、也可以有效解体共产党,而且代表中共对其与中国的所谓不可分割性的说法其实是“心虚的”表现。

台湾中兴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特聘教授蔡东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同意,中共一党专政的正当性确实受到挑战、“逐渐薄弱中”,因此,官媒一再强调党国合一的宣传旨在巩固中共政权的稳定性。

虽然此禁令背后思维反应出美国未来将围堵中国的氛围和前景,但蔡教授还是高度质疑此政策的可行性,因为美国若全面封杀中共党员形同中美断交,影响非同小可。

另外,他也担心,特朗普政府在国际局势和对中政策上常有“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之举,而且屡屡将国际盟友变成敌人的作法仿佛自挖墙角,不仅恐失去在国际上登高一呼的影响力、也可能变相培养中国成为其接班人,换句话说,即使美中关系一落千丈、但整体国际局势若对中国有利,对中国而言,还是划算。

美国反共不反中 党媒跳脚

环球时报周一(7月20日)的社评特别点名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将他一番“一个崛起的中国并不让美国领导人担忧,但一个在中共统治下崛起的中国就让美国担忧”的论述,解读为华盛顿怕的还是“中国”,而不仅是“中共”。

该社论也特别将华盛顿要封杀中共党员、把中共与中国拆开来打的所谓“把戏”形容为“美国对华政策在严重误判的基础上搭建起危楼,反映了从画第一张草图开始,每一步都充满误判和浅薄。”

这篇题为“反共难掩华盛顿对中国人民的敌视”的社论更直指:“中共与西方执政党有着性质上的根本区别、中共早已与中国社会深度融为一体、从外部打击中共就是打击中国。”

针对环时的论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异议人士并不认同,他向美国之音表示,他认为美国本来就应该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划分开来,反共不反中的区别也是中共最怕的“七寸(要害)”, 他说,中共常将代表全中国人民的话挂在嘴边,但其实“心虚的很”,因为网络上充斥着“习主席太伟大了”的嘲讽,才是中国人民对中共执政的真实民意。

总加速师习近平狂飙中国梦

他指出,中国网民群里近期流传的一段话是:“习近平带领人民狂飙在中国梦里!他用三年的时间,让改革开放三十年累积的外汇储蓄见底;用两年的时间,破坏了1972年以来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历任党魁骗来的美国信任;用半年的时间,就用香港修例吓跑了台湾,让一国两制成为泡影;用一个月的时间,毁坏了香港用100年建立的自由贸易和金融中心地位;他用上百只挖泥船在南海填岛,引来了两个世界上最庞大的航母舰队的威慑围堵。谁还能不信—他,就是天命所归!”

旅美华裔学者谢田也对美国全面封锁近3亿中共党员和其家属的禁令思维大表赞同,他不认为,这只是对中呛声的口水,相反地,他认为,这是美国试图向中共施压的先导性警告。

谢田说,美国不反华、不反中、只反共,这样的打击非常明确,把真正造成中国人民、世界灾难的罪魁祸首分离出来。

他表示,此类禁令在美国于法可行,且情报单位也有能力辨别中共党员身份,尤其中国科局级以上的官员肯定都是党员,因此,执行上并不困难,虽然很多中国人士入境美国填表时,普遍都隐瞒此方面的资讯。

中共解体 美中矛盾有解

现于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任教的谢教授说,他在小学时就被吸收为共产党的少年先锋队,在北大就学时,也曾填入党申请,直到来到美国,了解到入党犹如向魔鬼献身,才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

他认为,美国在对中共的打击上没有回头路,因为,在美中交往多年后,美国非常失望,现在非得要等到解体中共后,才能解决美中间的所有问题,不管是经济、贸易、公卫防治、到南海和国际组织等矛盾。

据前白宫首席战略家班农在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专访时指出,特朗普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完整的解体中共之战争计划,包括先与中共“对抗”、然后“击垮”中共之两步骤。

也是法轮功学员的谢田,尤其高度肯定国务卿蓬佩奥日前于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21周年时所发表的对抗声明,蓬佩奥除谴责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践踏和虐待”外,更呼吁中国当局停止镇压。

谢田说,特朗普政府在人权和宗教自由上展现出新高度,把历任总统对中共妥协、让步和收买的作法,完全纠正过来,充分彰显美国民主、人权和信仰自由的立国之本。

“廉价的民粹促发剂”

台湾中兴大学的蔡东杰也同意,未来美国围堵中国的大方向已定,不过,对于美国要全面封杀中共党员,他认为只是“廉价的民粹促发剂”,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到来,此类的“口水战”只会越来越多,会影响到双方短期的情绪和氛围,但不一定影响到美中的实质关系。

他说,以党领政的中国,几乎政界和学界的精英都是党员,就连二轨外交的学者也都是党员,一旦禁止他们访美,美中的官方交流就会全面中断,“跟断交没两样。”而且执行上也有困难,因为只要中共封锁党员个资,美国无法从合法管道取得此类资料,也就无法核实。

他说:“口水战的蒸发度很高,美中关系比较担心的是实质上的经济制裁、或禁运等…这才能拳拳到位。”

至于党媒的叫嚣,蔡教授认为,除了是对美的口水战外,也相当程度反应中共以党领政的正当性受到挑战,所以需要加强宣传、以巩固其执政的稳定性,至于宣传内容是否真实,则是另一回事。

他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结构有所变迁,党和社会出现脱节,使得人民对党领政之政治体制的认同越来越薄弱。

他补充说,习近平上台后,一边打贪腐巩固政权,一边却也凸显党内贪腐文化根深蒂固,反而削弱其政权,因此,官媒不断强调党的领导、贡献和习核心等都是为了巩固继续执政的正当性在宣传。

美国围堵中国方向不变

至于美中关系的前景,蔡教授认为,近两年美国通过的法案都具有跨政党性,因此,代表美国未来持续围堵中国的大方向不会有变,不过,美国在特朗普政府主政下、一再创造不利于美国的国际格局,宏观来看,对中国并非不利。

蔡教授说,“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经常有惊喜,但他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对北京而言,未必是坏事。尤其特朗普不断把美国朋友变成敌人,等于自拆美国的墙脚,有这么好的敌人,中国为什么不要?”

也蔡教授表示,特朗普若连任,美中关系可能继续走低,但若特朗普持续营造对美国不利的国际环境,中国其实是受惠的。

至于,若美国变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挑战大位成功,蔡教授认为,同样对中态度转趋强硬的拜登上任后,美中关系变坏的幅度可能会小一点,但在国际格局上,民主党建制派有一定处理国际关系的惯性和经验,可能就不再采取激进、且损人不利己的方式来执行,这对中国来说,反而棘手、不好搞。

美拱手让出国际盟主地位?

上海学者沈丁立也向美国之音表示,特朗普总统若放弃搞孤立和单边主义,跟各国合作、保护盟国、北约组织等,就会重回各个大群,否则就是拱手相让,因为美国“退的每一个群(国际组织),中国都在里边,中国作为核心成员,将来自然而然就变成新的群主,这不是美国(民主党)建制派希望看到的,但特朗普的作法,客观上,就是把中国推成接替美国、成为国际体系接班人。”

沈教授说,特朗普要让美国更加伟大,就不是孤立,而是继续引领世界,说服世界、共同合作。

也是共产党员的沈丁立进一步批评美国封锁中共党员的禁令思维“错误、不理性”,而且打击到像他一样知美、友美、且毕生为促进中美友好关系为职志的无辜党员或中国各界的先进分子。

他说,他希望美国精准打击,如果觉得那一位中共党员违法违规,制裁那些干部,而不是锁定所有党员,全面打击,当然,中国也会点对点地回击,不过,沈丁立认为,就算美国制裁个别党员也不尽公允,因为,他们都是执行领导人的政策,在此前提下,难道美中要落入点对点、对两国领导人的互相打击吗?

至于美中关系触底了吗?沈丁立不表乐观,他说,美国对中国崛起是有戒心、对中国在短期间、局部超越美国有焦虑,而在超越过程中、对中国不合情、不合规的作法,例如,知识产权的窃取,是有气愤,但急于将几十年的问题,要在一任总统中解决,“太急了。”

他说,他同意拜登阵营的看法,中美双方“比高、不比low(低)”,不互相指责,各自做好,回到健康的竞争和合作,才是合乎两国的利益。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