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8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美国国安顾问连访越南菲律宾 锁定特朗普对华强硬政策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与越南国防部部长吴春历会谈。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 Robert O’Brien) 在结束越南访问后星期一(11月23日)抵达菲律宾访问。分析人士认为,奥布莱恩此行意在扩大国际社会对中国海事扩张的抵抗,抵抗中国扩张的政策将持续到特朗普总统任期之后。

奥布莱恩( Robert O’Brien) 星期一代表特朗普总统出席美国对菲律宾的国防物资移交仪式。菲律宾外交部星期一发推说,美国捐赠的国防物资包括精确制导导弹(PGMs),价值约1千8百万美元。

奥布莱恩在这个仪式中说,美国向菲律宾移交导弹和炸弹,“这个移交凸显我们对重要盟友的坚定与持久的承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 星期一在推文中说,奥布莱恩移交军事装备明确展现美国支持菲律宾打击伊斯兰国东亚恐怖主义的承诺。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表示,奥布莱恩访菲是为了重申美国与菲律宾之间的友谊,伙伴关系和同盟关系。

特朗普今年4月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通电话时表示,将向菲律宾提供导弹。

美国正在贸易和技术共享方面与中国竞争,这是特朗普时代的一大标志。特朗普将于明年一月卸任。中国的海事扩张也是超级大国之间的敏感话题。

奥布莱恩星期一在菲律宾说,美国支持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保护自己主权的努力。他并重复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今年3月对菲律宾的立场。蓬佩奥3月1日访问菲律宾期间说“在南中国海任何针对菲律宾军队、飞机或政府船只的攻击都会启动共同防御条约下(美国) 的义务。”这是美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罕见的明确表态。

奥布赖恩11月20日至22日访问越南时与越南总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会晤。美国驻越南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位国家安全顾问“重申了美国对一个强大、繁荣和独立的越南的支持,这有助于国际安全并尊重法治”。

美国官员经常以法治和安全合作来谈论东南亚国家。华盛顿认为中国是一个我行我素的国家。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越南就在南中国海与中国发生冲突,今年4月,一艘中国侦察船撞翻了一艘越南渔船。尽管美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与越南发生过战争,但两国在2016年开始在国防领域展开更多合作。

上个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越南进行的访问被分析人士视为是为了进一步巩固美国目前的立场,也就是加强建立从日本到澳大利亚的联盟,以多国壁垒来抗衡中国的海洋扩张。

位于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学海事安全研究员高瑞连说:“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立场以往被暗中提及,但是美国政府目前正在更加明确地表示支持这一主张。”

多年来,越南和菲律宾两国一直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面对中国的捕鱼、能源勘探和军事活动。两国均表示中国在其专属经济区范围内作业,专属经济区从海岸线向外延伸370公里。

纽约政治咨询机构帕克策略公司副总裁肖恩·金(Sean King)说:“越南和菲律宾是仅有的两个敢于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抗中国的南中国海海洋权声索国,因此,奥布莱恩选择访问这两个国家是有道理的。”

蓬佩奥7月份为奥布赖恩之行定下了基调,当时他声称中国的海洋权声索是非法的,并誓言支持与中国有主权冲突的国家。文莱、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都因为渔业资源和海底能源储备而声称自己全部或部分拥有南中国海。

越南共产党新闻网站“人民报”(Nan Dan Online)22日报道,越南总理和他的美国访客都同意继续合作 “以应对共同挑战,从而为亚洲和平做出重大贡献”。

位于胡志明市的玛泽(Mazars)商业顾问公司合伙人杰克·阮(Jack Nguyen)说,越南人希望奥布莱恩的访问有助于锁定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乔·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这样的外交政策也能继续下去。

位于胡志明市的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国际研究中心主任阮清仲(Nguyen Thanh Trung)说,这次访问可能已经计划了很长一段时间,其对美国国会的影响将持续到明年,并不会影响到拜登。他预测,拜登上任伊始将专注于美国国内问题,而不是亚洲事务。在当前总统任期内,国会与特朗普在亚洲政策上的立场达成了一致。

阮清仲说:“我认为奥布莱恩之行的动力来自美国国会对中国以及南中国海的两党政策。 我认为这种对动力主要来自于国会,而不是来自(特朗普)政府。”

中国在350万平方公里的南中国海里填海造岛供自己使用,包括用于军事目的,这些举动刺激了东南亚的声索国。

特朗普政府定期派海军舰船在南中国海航行,向与中国有争端的国家出售武器,并就中国问题与澳大利亚和日本等亲西方盟国磋商。中国援引历史文献来支持其海洋权声索,并指责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扩张。

菲律宾上个月宣布将恢复在西海岸的南中国海礼乐滩(Reed Bank) 附近勘探石油与天然气。中国和菲律宾都声称对礼乐滩拥有主权。

奥布莱恩星期一在马尼拉说:“那里属于菲律宾人民,不属于那些只是因为他们比菲律宾大就可以前来夺走并把菲律宾人民的资源收归己有的国家。那是错误的。”

2012年,菲律宾和中国两国在有争议的黄岩岛对峙,中国船只将菲律宾船只从一个资源丰富的渔场中赶出。四年后,菲律宾赢得了国际法院的仲裁,但中国对仲裁结果不予理会,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如今向中国寻求发展援助。

帕克策略公司副总裁肖恩·金认为,尽管民众和军方仍然“亲美”,但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发出了相互矛盾的信息”。杜特尔特今年二月还正式通知美国,表示将取消美国与菲律宾的《访问部队协议》(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但杜特尔特本月宣布第二次延长该协议,为期六个月。在这之前,杜特尔特一再威胁要把两国的军事同盟降级。

奥布莱恩星期一在马尼拉谈到“访问部队协议”时表示,希望菲律宾继续延长这项双边协议。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星期一发推说,美国对杜特尔特总统延长“访问部队协议”的决定表示欢迎,美国期待这项协议的延续有利于双方更紧密合作,对抗恐怖主义。

肖恩· 金说:“菲美关系需要保持和维护。毕竟,菲律宾是美国的条约盟友。”

1998年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被认为是美菲同盟重要的军事协定之一,在法律上准许美国以轮调方式在菲律宾驻扎数千美军,并准许美军在菲律宾参加每年几十次的军事和人道救援演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