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4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焦点对话:政治维稳转向经济维稳,中国经济能否再现繁荣?


随着习近平完成个人集权,外界对于中国政坛权斗的关注相对减少,而中国经济能否浴火重生,再度繁荣,则被看成中国今后几年局势的关键因素,也成为吸引全球目光的焦点。最近,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稳中求进”的方针,显示施政重点已从政治维稳转向经济维稳,经济稳定首次成为当局最为担忧的头号大事。在2017年,中国经济面临哪些可能影响 “国家安全”的重大因素?政府在外汇储备和房地产泡沫等方面采取的维稳措施,是否会伤害经济的健康和民众的利益?

参加今天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是: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杨建利认为,政治维稳向经济维稳转化,并不意味着政治上不需要维稳,实际上中国政府在过去一两年里,政治上采取的维稳手段也越加严厉,之所以需要经济维稳,只因为之前的政治维稳主要是在中国的异议、维权领域进行,并通过加强集权的方式,消除了薄、周、令、徐、郭、李源潮这种力量直接挑战最高权力的可能,但经济衰退长期持续的结果,对政权的威胁比民间觉醒人士的维权挑战来的更直接,也不同于统治者之间的权力争斗,一旦出现严重经济问题,对政权的威胁的规模将远大于此前。可能激起一种更广泛的维权动员。经济维稳本质就是政治维稳。随着经济维稳加紧,政治维稳必然加紧。

何清涟表示,2016年12月中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并未推出新政策,而是强化2016年的各种政策措施,重在经济维稳,主要内容包括货币维稳、稳定房地产市场、化减债务、去产能,调整经济结构等等。其中,货币维稳是第一要务,外汇市场失守,一切后事免谈。中国经济进入维稳阶段之后,就不是什么短期行为伤及长期健康发展的二选一问题,而是必须熬过今天才有明天的问题。去年全球有蒙古、委内瑞拉与印度三个国家先后陷入经济危机,货币失守是关键,其中委内瑞拉的通胀率达百分之1900,人民陷入饥饿状态,有报道形容为从几年前跑全世界买买买,到如今成了吃饭难难难。有这些前车之鉴,中国政府目前最大的任务就是不要让本国步委内瑞拉之后尘,中国人民也只能祈求政府不要学习印度总理莫迪,先推出废钞令剥夺人民财产,继之以没收黄金与不以本人名义购买的住房。过了这道难关之后,中国才可能谈明天。

夏业良说,党国体系的统治基础是掠夺和控制国民财富,大踏步的计划回归而不是继续向市场化方向推进,不仅仅是意识形态范畴的偏好抉择,也是维持高成本统治所必须拥有的经济保障能力。剥夺个人经济权利与经济自由的反市场化行为之所以能够畅通无阻,主要是由于中国私有财产保护在现实中无法有效落实,由于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以及党直接控制公检法系统,实质上消除了公检法三方相互制衡的制度安排功能内涵。因此,要想保证“政治维稳”,在一定程度上要有“经济维稳”作资源保障的基础。用行政手段来替代依法行政是目前最为常见的公然干预,无论是对证券市场、房地产市场还是外汇管理制度的粗暴干预,都可以看到明显的“文革化权宜政策”(即政府主动破坏自己设立的既有秩序,用临时政策措施替代长期制度安排)的痕迹。

夏业良说,从目前来看,中国政府未来可能会采用的非常手段包括:包括国有企业的外汇收入和外汇储备池中所持有的美国国债,随时准备采用临时性強制结汇及拋售美国国债,以避免人民币大幅贬值。对外汇进行更加严格的管制,甚至可能会实际限制个人与企业的外汇兑换与汇出,严格禁止对外投资项目(包括对海外房地产、证券、各类保险产品等方面的投资)。这样将实际倒退到改革开放之前的经济封闭状态,经济增长无望,效益锐减,甚至可能通过系统性金融风险引发一定程度和范围的经济危机,使国民失去对经济的乐观预期与长期投资、消费的信心。

程晓农表示,中国政府之所以施政思维强调经济维稳,是因为经济稳定首次成为最令当局担忧之事。眼下及今后有三个随时会直接影响中国经济的“国家安全”的重大因素,一是外汇储备,二是房产泡沫,三是金融风险。中国的外汇储备虽然高居世界第一,貌似政府很有钱,其实,因为引进外资数量太大,经不起外企撤资或汇走全部利润,也经不起企业和中产阶层大规模换汇。控制外汇兑换,能一定程度上减缓资本外流,不过,当局同时还希望能吸引境外投资再度掀起对华投资热潮,从而摆脱外汇储备危机,所以控制外汇兑换的措施不敢太硬太狠。这种既不愿让外企汇钱出去、又想要外资继续涌入的期待,恐怕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外企和政府现在都怕自己陷入“鸡飞蛋打”的困境。

程晓农说,过去二十多年中国的经济繁荣主要靠两个因素,出口景气和房地产泡沫,这两个因素都淡出了,而且不可复制。前者是上世纪90年经济全球化带给中国的好处,大批外企为中国提供了一次性出口景气,其效果早就开始萎缩,去年出口已变成负增长。出口景气逐渐消失的过程中,中国用营造房地产泡沫来拉动经济,房产投机支撑了房产泡沫。现在当局不敢让房产泡沫进一步扩大,所以加强限购措施;同时它又不敢让房地产泡沫破灭,怕引起中产阶层恐慌和金融危机。这种畸形的经济结构当然无法支撑经济稳定,当局对此一清二楚;但它因害怕房产泡沫破灭的阵痛而捧着泡沫左右为难。维持房产泡沫这种短期行为可能造成未来更大的经济崩塌。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月6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附: 为了加强与您的互动,焦点对话有专门的电子邮箱来和您对话。这个信箱地址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您写信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每次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政治维稳转向经济维稳,中国经济能否再现繁荣?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