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9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焦点对话:川普给亚裔送礼,调查大学招生歧视


在美国的亚裔社区,亚裔在申请大学时是否遭遇不公平待遇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今年,亚裔团体连续第三年指控哈佛大学歧视亚裔,其它多所顶尖大学也面临类似指控。与此同时,川普领导下的司法部表示,准备调查美国大学是否在招生过程中,有意歧视白人和亚裔学生。美国大学以倡导多元和提携弱势为理由提高白人和亚裔入学的门槛,算不算是种族歧视?美国大学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招生制度,才能既符合公平原则,又履行扶持弱势的社会责任?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分别是: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Robert Daly戴博先生;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认为,美国的大学录取学生时,往往事先设定族裔比例这样的“潜规则”,其结果是,某些族裔的学生虽然学力条件低于平均的录取标准,但因校方要达到族裔比例的规定而被破格录取,这相当于给特定族裔的申请人变相“加分”,而另一些族裔(比如亚裔)的申请人则被变相“减分”。这种结果违背了最基本的民权原則,即一个人的族裔不应该成为伤害他或协助他的工具。实现校园族裔多元化有两种,一种是校方录取时不考虑族裔背景,在申请人公平竞争的基础上录取,最后不同族裔学生自然形成的多元结构,那是真正的多元化;另一种是以多元化为借口,为特定族裔变相“加分”,同时对另一些族裔的学生变相“减分”,这样人为制造出事先确定的多元化比例目标,这是校方在申请过程中重此轻彼的歧视性行为。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的埃斯潘舍德(Espenshade)教授对全美各大学抽样选取了12万4千份申请,用逻辑回归(logistic regression)模型分析的结果是,被录取的亚裔学生平均的SAT成绩比白人高140分,比拉美裔学生高270分,比非洲裔学生高450分。这说明,许多大学事实上对亚裔学生实行了变相“减分”。大学有招收不同族裔学生的自由,但它们没有对特定族裔申请人变相“减分”的自由。

程晓农说,到现在为止,关于美国大学招生过程中的族裔歧视问题的讨论,始终没有明确点出录取政策当中存在的要害问题,即族裔“加分”和族裔“减分”现象。许多大学不肯让录取档案透明化,也因为实际上存在着这个现象。抓住了这个要害,校方便很难为族裔歧视问题辩护。真正的社会公正重视机会均等,同时强调,在任何社会都客观上存在着能力和品行差异,奖能励才、奖勤罚懒,这既是社会竞争机制的必要保障,也是低阶层向上流动的正常途径;否则,如果个人努力不如族裔背景重要,或者青年人领福利过得和努力工作的人一样好,这个社会将象欧洲一些国家一样,惰性十足,逐渐沉沦。80年代以前中国的人民公社和国有企业实行的就是“大锅饭”式结果均等,干好干坏一个样,这样的制度已经被社会主义国家抛弃。美国的一些左翼政治家却还想推行这套失败了的马克思主义制度,那是一种历史的倒退和政治不正确。

魏碧洲说,同意美国名校存在歧视的说法。2006年到现在,亚裔被顶尖名校录取的比例仍然是持平于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出头,但是申请人数已经比以前高出五到六倍,所以名校的确存在人为阻止优秀亚裔入学的现实。但是,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存在,我们亚裔要仔细思考。事实上,不能仅仅站在顶尖名校亚裔入学的角度来看平权法。我们作为亚裔也因为平权法而受到很多的优惠,主要体现在就业方面。大学是社会的缩影,如果名校同族太强太多,这些人进入社会后的竞争力反而会降低。从现实社会看,亚裔比例其实较小,所以应该学会和适应与其他族裔之间的人际来往和互动,而不仅仅族裔内的交往,总之与各族相处很重要。反过来,对于更广大的亚裔,而不仅仅是上名校的亚裔二院,如果没有平权法案,华人的工作机会会减少。

魏碧洲说,除了种族之外,现在美国顶尖名校把申请者的社会经济地位也作为标准来考量,照顾低收入者和教育程度低的家庭,这在亚裔看来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歧视。但是,我们要记住,美国是一个争取公平的环社会,希望为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机会,这包括在教育、就业、升迁、甚至妇女权益等方面,都需要用法律的方式来矫正。谈到入学平权法,其实去年美国联邦最高法已经裁定,平权法有必要存在;判决中哪怕最自由的法官都认为必要存在,认为需要用法律手段来矫正社会不公,包括用平权措施扶持弱势团体,直至最后社会相对公平之后才可以取消换句话说,平权法存在的目标是最后消除它。

戴博说, 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大学的使命不仅仅是传递知识,更重要的是要培养符合美国发展的下一代领导人,以此来反映美国的多元化;现在的平权政策中所谓的歧视远远不及黑人历史上遭受的歧视政策;况且,种族问题和多元化一直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问题,一直不完美;现在美国是希望用大学平等机会政策来赎罪,也是为了保证未来的社会稳定。弱势群体在教育机会上机会还不均等,这个问题体现在大学,更体现在小学和中学,因为他们上的都是质量差一些的中小学。

戴博说,其实在美国,上大学并不是一个大问题,只要想上大学的学生都会被录取。为何都要上常春藤呢?很多人不是为了教育本身,而是为了名声和机会,最重要的是身份。另外,美国这些顶尖名校由于是私立性质也有自己的经济考量,比方校友的儿女因为父母捐钱校方就可能受到优待。比方习近平的女儿,还有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则因为爸爸捐钱而进入常春藤。这是私立大学自己的权利。既然他们的某些政策倾向于有钱人和校友,那么是否也应该有条款来提携弱势群体呢?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8月11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附: 为了加强与您的互动,焦点对话有专门的电子邮箱来和您对话。这个信箱地址是jiaodianduihua@gmail.com。欢迎您提前就讨论话题提出建议或者发表评论,我们会挑选一些精彩的问题和评论用在节目中。

另外,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中文网二维码,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您就可翻墙浏览美国之音中文网,欢迎使用。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川普给亚裔送礼,调查大学招生歧视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