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0 2019年9月21日 星期六

香港抗议者谈坚持和平示威


成千上万的香港抗议者2019年8月18日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反送中抗议集会。

香港数一百多万抗议者星期天冒着大雨走上街头,连续第十一个周末举行抗议游行。抗议者撑着的雨伞使香港的街道形成数条“雨伞之河”。

发起8月18日星期天大游行的香港民主派团体“民间人权阵线(民阵)”表示,这一天香港有多达170万人响应了民阵“一齐和理非一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游行号召。

星期天的游行基本上经和平落幕。民阵称:“没有警察,就没有伤害!”。这次抗议的组织者之一、民阵的梁颖敏对美联社说,他们希望星期天的集会是和平的。她说:“我们希望,我们能向世界展示,香港人民可以完全和平”。

此前,梁颖敏所在的“民间人权阵线” 6月以来组织了三次的大规模的游行。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据称达到200万人。

一位姓马的28岁的会计师对美联社说,“和平是今天的头等大事。我们想展示,我们跟政府不一样 ”。

香港警方仅批准申请方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集会,但是反对抗议者游行。不过,抗议者仍冒着雨,打着伞,挤满了维园附近的主要干道。

一名20岁、姓何的抗议者说,抗议者不会因为下雨而受阻,当局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决不罢休。她说:“我们将站在这里,我们将采取行动,直到他们答复我们。在雨中,我们的意志更坚强”。

港府发言人星期天晚10多时也发出新闻稿说:“集会期间大致和平”,但表示,由于参与者占用了港岛多条主要干道,路面交通大受影响,对市民造成不便。

路透社报道,星期天参加游行和集会的人数之多表明,香港这场“反送中”抗议活动仍然赢得香港人广泛的支持,尽管抗议者上星期的抗议导致香港机场瘫痪,进港和出港航班停飞两天。

克里斯今年23岁,从事营销工作。他穿着一身黑,头戴棒球帽和口罩。他说,“他们(政府)说我们是暴徒。今天的游行就是要给每个人看,我们不是。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会继续抗争。我们会采取一切必要手段赢得胜利,但是今天我们歇息一下,然后我们再重新评估。”

乔纳森是一名大学生,今年24岁。他说,“今天天热得要命,而且下着雨。老实说,出来参加游行就是折磨。但是我们必须来这儿,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要继续下去,直到政府最后展示出对我们应得的尊重。”

一位姓潘的历史老师说,“我们年轻时,我们都没有想过。但是我儿子告诉我,2047年以后,我们会怎样呢?”她说:“我们会一次一次地来,我们不知道这种抗议如何结束。但我们仍将抗争。”

2047年是香港归还给中国50年。当年邓小平承诺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

一位60岁的退休记者参加了星期天的抗议示威。她说,“我们是香港人,我们为我们的未来而来。我们同情这些孩子们。”她说,使用暴力的抗议者是极少数,即使那样也是当局和警察高压所致,“实际上,我们希望和平和自由。如果政府能倾听我们的五项诉求,事态会平静下来。”

一名叫凯丽的抗议者说,她不赞成最近笼罩香港的暴力抗议和冲突,但是她拒绝反对抗议活动中的更激进的因素。

这位带着防毒面罩的26岁的抗议者说:“即使我希望抗议保持和平,我们仍然会相互支持。我们不会分裂”。

香港民众“反送中”的抗议,在警方的镇压下,由和平抗议演变成暴力冲突。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石块等,警察释放催泪瓦斯,发射橡皮子弹,动用高压水炮驱散抗议者。

一位54岁的退休教师说,“我不喜欢暴力,我反对暴力。但是我理解他们,他们愤怒。”

星期天的大规模示威被认为是支持民主的抗议者重新赢得信任的机会。此前,一些抗议者同警方的暴力冲突,招致了一些市民的批评。

24岁的弗朗西斯说,星期天的游行示威保持和平,“会给我们道德制高点”。

抗议者也警告不要分裂成不同的阵营-支持和反对暴力行动-因为他们担心,不团结将对北京有利(中北京的计)。

一位叫肯尼的抗议者说,“中国企图让抗议者之间发生内讧,让更暴力的抗议者同和平的抗议者对立,让警察同民众对立。他们希望民众选边站,(这种策略)在某种程度上有效。”

很多人说,星期天数十万人参加的游行示威,是对这场“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尽管此前暴力冲突曾蔓延到整个香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抗议者说,“我并不认为,我们只用一种策略就能实现我们的目标。如果(政府)不回应(我们的诉求),我们就开始用其他方式,那时他们就不能说,我们在全力以赴,摧毁我们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一名学生抗议者说,“在如何实现我们要求上,我们可能不都有相同的理念,但是我们仍然都团结在一起。”

评论 (10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