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0 2021年3月4日 星期四

卸任后的特朗普会面临怎样的未来?


特朗普发表告别演说 (2020年1月19日)

特朗普总统星期二(1月19日)完成他总统任期的最后一个完整工作日,他发表告别演说感谢美国人民,祝愿美国一个更美好的未来。那么卸任后的特朗普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美国总统特朗普19日发表告别演说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1:57 0:00

自1月6日的国会大厦骚乱以来,美国各界纷纷对特朗普总统做出强烈反应。政治方面,美国众议院1月13日正式通过弹劾决议,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两次的美国总统;此外,多家社媒平台封禁特朗普的账号,许多企业和机构也先后与特朗普和特朗普集团解除关系。毋庸置疑,特朗普总统卸任后将面临很多挑战与未知。

政治挑战:弹劾案充满未知

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弹劾案的走向将决定他未来是否能再次竞选总统或其他公职,甚至可能影响卸任后作为前总统该得的福利。

随着众议院正式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决议,弹劾案的焦点落到了参议院身上。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周已明确表示,1月19日之前不会结束休会期以重新召集会议,这就意味着,如果参议院决定审议来自众议院的弹劾条款,最早也得等到就职日1月20日的下午。到那时,当选总统拜登已正式就职,特朗普不再是美国总统。

参议院可否对离任总统弹劾审议的问题,法律专家们仍然意见分歧。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宪法学教授乔纳森·特利(Jonathan Turley)告诉美国之音,这是法学界长期存在的争议问题,但他认为总统离任后继续对其进行弹劾审判不合宪法。他说,已有不少法律专家表示,出于取消未来竞选资格的目的,这种“追溯性”审判行为是可行的,他们也都对此给出了论点。但是,“在我看来,宪法的文本及设立该条法律的目的都不利于他们这些论点的成立,” 特利说。

根据美国宪法,参议院在对总统定罪和罢免之后,可以进一步决定是否取消被罢免总统未来竞选公职的资格。特利在其发表于《今日美国》的专栏中指出,依据宪法文本,弹劾的主要目的是罢免职务,取消资格可被作为主要目的之外的添加项目;但是,出于取消资格的目的而对特朗普进行弹劾审判,则是把这种补充性惩罚转变为弹劾审判的主要目的。

得克萨斯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史蒂芬·弗拉德克(Stephen Vladeck)持不同意见。他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中指出,宪法中“取消资格”这一补充条款的存在,恰恰是宪法允许弹劾前总统的证据,也是宪法允许弹劾前总统的原因。“否则,面临弹劾的政府官员,或已被弹劾但面临被定罪和罢免的政府官员,只要辞职便可避免被取消未来的竞选资格。”

他举例说,1876年,格兰特总统任内的美国战争部长威廉·贝尔纳普(William Belknap)因涉嫌腐败而面临众议院弹劾,但他在众议院对弹劾决议投票开始前几分钟辞职。这一招并没能阻挡弹劾进程,众议院仍旧通过弹劾,参议院也随之举行了弹劾审判。尽管最后以几票之差他没有被定罪,投反对票的参议员的理由也正是贝尔纳普已不再任职,但弗拉德克表示,“这是参议院有史以来第一次做出结论,它有权审判前政府官员。”

不过,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的宪政专家约翰·马尔科姆在之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参议院做过这事,不一定代表这么做就是符合宪法的。”

由于特朗普1月20日卸任后就将成为普通公民,特利教授还在文章中提到,对普通公民进行弹劾审判会引出一系列宪法问题和现实问题。比如,作为总统,可有公众资助的白宫法律顾问团队为自己辩护,而且也享有宪法规定的一些总统特权。而一旦卸任,前总统不得不为自己的辩护律师团队买单,同时也失去了相关的总统特权。不过特利也指出,特朗普或许可以考虑向拜登政府报销,鉴于该审判是基于他任公职时的行为。但这能否成功,还得看拜登政府如何决定。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特朗普总统在找辩护律师方面正面临困难,上一次弹劾中为其辩护的律师们这次都已拒绝。

作为前总统的福利能否有保障?

1958年通过的《前总统法案》(Former Presidents Act)规定,前总统获得的福利包括每年20万美元的退休金、至多100万美元的公务旅行费用、办公空间和职员的配备、特勤局的终生保护、总统图书馆和国葬等待遇。但是,如果总统被弹劾并罢免,所有福利将被剥夺。

乔治·华盛顿大学宪法学教授特利告诉美国之音,只要特朗普完成完整的任期,并在任期内没有触犯能剥夺其福利的联邦法律,他就该得到所有福利。

换言之,只要特朗普总统在完整任期内没有遭到罢免,就可以得到《前总统法案》中所规定的一切福利。由于麦康奈尔明确宣布1月19日之前不会召集参议院会议,无论他在卸任后是否被参议院罢免,特朗普完成其完整总统任期已成事实。

商业挑战:家族生意遭抵制,创建新媒体前景几何?

卸任后的特朗普或许会考虑重返政治舞台,但作为特朗普集团的业主,他的当务之急恐怕是指挥并稳住他面临种种挑战的商业帝国。国会骚乱事件以来,各界纷纷指责特朗普煽动其部分支持者的暴力行为,特朗普的家族生意前景因此遭受一连串打击。不少企业、机构和媒体平台都纷纷与特朗普和特朗普集团解除关系。

长期以来,德意志银行一直是特朗普集团的最大贷款来源。1月11日,德意志银行宣布将不再和特朗普及特朗普集团有任何生意往来。特朗普集团目前仍欠该银行3亿多美元,偿还期为2023年和2024年。与此同时,纽约的Signature银行也宣布取消特朗普两个共计存款约500万美金的银行账户,并呼吁特朗普总统辞职。紧接着,佛罗里达州的Professional银行宣布关闭特朗普的账户,不再和特朗普及特朗普集团有任何生意往来。

除银行外,房地产咨询服务公司高纬环球(Cushman & Wakefield)也于上周一和特朗普集团斩断关系,不再为特朗普几处房产寻找租户。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员协会(P.G.A.)宣布2022年的PGA巡回赛将不在特朗普集团位于新泽西州贝德敏斯特镇的高尔夫俱乐部举行。主办英国高尔夫公开赛的皇家古典高尔夫俱乐部(R.&A.)表示,“在可见的未来”将不再与特朗普集团位于苏格兰特恩博瑞(Turnberry)的高尔夫度假村有赛事合作。

纽约市政府也与特朗普集团中止合同关系。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于上周三宣布,煽动国会暴力事件属犯罪行为,纽约市将因此取消与特朗普集团的三项商业合作。他表示,中央公园的两个溜冰场,一个旋转木马,以及位于布朗克斯区(Bronx)的高尔夫球场每年为特朗普集团带来大概1700万美元的进账。特朗普集团称此举为“政治歧视”,并构成违约;集团高管、特朗普之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已表示要将纽约市政府告上法庭。

此外,推特、脸书、Instagram、YouTube等社交媒体平台封禁特朗普的账号,谷歌、苹果、亚马逊下架特朗普支持者聚集的社交应用,电子商务平台Shopify下线了特朗普集团和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网店。

不少媒体分析认为,以房地产和休闲娱乐业务为主的特朗普集团在新冠疫情冲击下本就已遭重创,它是否还能承受广泛甚至是长期的抵制潮成为疑问。《纽约客》分析认为,特朗普的大部分业务依赖于企业和富裕的消费者,“特朗普”的品牌价值和名声也是特朗普集团许多业务竞争力的关键因素。而国会冲击事件后,对于许多企业和有权有势的个人来说,“特朗普”这一品牌已经成了公关负担。缺乏这些人的支持,特朗普集团的运营前景恐怕前景堪忧。

但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金融学教授杰拉德·汉威克(Gerald Hanweck)并不认为这会是个长期问题。

汉威克向美国之音表示,各大企业现在做出与特朗普划清界限的决定与特朗普集团的商业实质无关,这纯属公关行为和以及出于政治考量。他举例说,像摩根大通银行、花旗银行这些大型金融单位其实都受政府的高度管控,政府如何决策会对其运营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他们这波举动不免有讨好拜登政府的考量。国会冲击事件后,摩根大通、花旗、AT&T等多家美国大企业都宣布将停止向质疑大选结果的国会议员提供政治捐款。

”政治风向一变,企业也跟着变,” 汉威克说。

但他也指出,随着新政府接管白宫,大家的关注焦点会逐渐转移至拜登政府的行政举措,舆论不会一直紧密关注企业与特朗普集团之间的业务往来。谈到高纬环球与特朗普集团的解约,汉威克分析说,目前商业房地产服务商的市场行情十分低迷,甚至在新冠之前就陷入严重困境。

“生意就是生意,你需要生意的时候,自然回去接近能给你提供生意的一方,” 汉威克说。他认为,一些需要特朗普集团生意的企业有可能会在之后慢慢重启合作。

据《纽约时报》去年9月对特朗普集团税务问题的报道显示,特朗普是德意志银行这笔贷款的担保人,这意味着一旦贷款未能如期偿还,德意志银行可以拿特朗普的私人财产做抵押,除非特朗普集团能找到其他贷款渠道进行二次融资。而在目前的情境下,恐怕也难有大型银行愿意为特朗普集团提供大笔贷款。

汉威克在接受“市场观察”(Market Watch)网站采访时也表示,他暂不看好会有商业银行愿意为特朗普集团提供巨额贷款。但他表示,特朗普集团可能会避开向银行这样的传统贷款机构贷款,转而从公开市场获得企业级融资。另外,特朗普集团也可能与一家大型投行合作,发型大量企业债券。

“全球金融市场资金充溢,” 汉威克对美国之音说,“各国中央银行都刚刚向金融市场注入巨大流动性。” 汉威克也指出,各央行现在都把利率降到最低,很多金融机构能赚到多于0%的利息就很开心了,资金供应肯定充足。

汉威克表示,长期来看,与特朗普集团解约的各商业机构会在风头过后逐渐回归合作,尤其是随着新冠疫苗的普及,特朗普集团旗下大部分业务的复苏和好转指日可待。

关于企业对特朗普集团的抵制风潮,美国新闻网站Vox分析表示,这些精英们从特朗普那里得到减税等经济利好之后,现在纷纷远离特朗普。Vox批评当中很多企业其实曾经支持特朗普和其各种政策,并从中捞到不少好处,现在才做这些谴责和抵制的行动为时已晚。Vox认为,这些企业在国会冲击事件后纷纷这么做一是因为特朗普和共和党手握大权已时日不多,二是因为可以借此给企业名声带来好处。文章也对这种抵制风潮的持久度表示怀疑,称这些企业和个人很容易会一切照旧,需要民众继续关注它们的捐款动向。

特朗普将进军媒体行业?

任总统之前,特朗普就是家喻户晓的媒体名人,其“学徒”真人秀也曾大获成功。随着推特等大批社交媒体封禁其账号,拥有7400多万支持者的特朗普会不会在离开白宫后自立门户,成立自己的媒体公司甚至是社媒平台,不少新闻报道都称,特朗普曾表达过这种意向。

《纽约客》分析认为,特朗普的媒体大亨梦能否实现还很难说,因为现下特朗普可能很难找到合作伙伴。汉威克对此表示,一方面,确实会有人会因为特朗普这个名字而选择避开;但另一方面,推特、脸书等平台直接封杀账号的行为或许反而给他带来成功的机会。汉威克也表示,美国几大电视网都因各自持有太鲜明的意识形态指向而流失观众群,独立媒体的市场空间应该不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