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6 2020年9月29日 星期二

任志强的生死与习近平任意权力的展示


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受到打压的中国公民(从左至右顺时针:任志强、李泽华、陈秋实、方斌、李翘楚、高飞、许志永)

自今年3月网络间传出一篇据称是任志强执笔的文章强烈批评中共最高领导人在疫情应对问题上的无能和无耻之后,这位北京地产业界名人旋即失踪。随后中国共产党当局宣布对他进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调查。中共当局近日再度宣布将他开除中共党籍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观察家们表示,中共当局对任志强的处理方式再度凸显中共党魁习近平的任意权力,而这种任意独裁的做法在国际间也造成影响。

任志强的生死与习近平任意权力的展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52 0:00

任志强的人名与生死之谜

观察家们说,在当今中国,任志强显然是中共当局眼中的超级敏感的人物。因此,任志强的名字除了可以在中共官方发布的消息或文稿中出现之外,中国网民议论任志强案件,提到任志强的名字,他们的言论甚至他们的网络账号便会被中共网络舆论管制当局封杀。

于是,在中共当局宣布将他开除出中共党籍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之后不久,中国的网络上出现了谜语一般的帖子:“亻壬 大 P死了”。

对不熟悉中国的语言、新闻和政治的人来说,这帖子是难以索解的谜语。它的谜底是,“亻壬(读音是rénrén)”就是“任”。将敏感人物的名字拆开来写,如把有“天安门屠夫”之称的中国前总理李鹏写作“李月月鸟”,是中国网民规避中共网络言论审查(关键词机器自动审查)的一个常用方式。“大P”的“P”则是“炮”的汉语拼音首字母。任志强在过去的一些年里常常就一些公众关心的话题发表直言不讳的意见,因此获得了“任大炮”的绰号。

“亻壬 大 P死了”这个看似谜语一样的帖子的所指是,在中共当局宣布将任志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之后有谣传说,任志强已经死于狱中。在中共的监狱中,在押者莫名其妙地突然死去的事情经常发生。

在任志强已经死于狱中的谣传流传之际,中国网络上也出现了这样的贴子:“亻壬 大 P平安”。这个帖子的所指是另一种谣传,这就是任志强还活得好好的,而且已经返回家中。

截至目前,外界无法证实上述的谣传哪一个反映的是实情。

在中国问题观察家们看来,“任志强”这个人名成为中共当局控制下的中国网络的敏感词之一显示了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言论控制的严密和任意。在当今中国,任何被中共当局认为可能不利于中共或其党魁习近平的言辞都会被当局任意封杀。有些词被封杀容易理解,有些词被封杀则不容易理解。

例如,批评者指出习近平上台以来无视中国依然是一个穷国和拥有庞大贫困人口生活困难的现实动辄在出访期间向外国洒出几十亿上百亿元的援助,因此获得了“大撒币”的绰号。于是,“大撒币”便成为中国的网络禁忌词。

但是,“景山歪脖子树”、“小学生”、“初中生”这样的词也时常受到封杀则让外界感到奇怪和好奇。许多网民的猜测是,这些词被封杀是因为习近平的宣传班子不愿意让中国公众想到明朝末代皇帝在叛军攻破皇城之后在皇宫后面的景山一棵树上上吊的历史,以及许多人认为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很多胡作非为的文化水平很低,只是小学生和初中生水平。例如,他推动通过的将香港的“一国两制”正式打入死牢的所谓港版国安法被认为是“法盲、流氓加文盲”的表现。

任志强的言论和罪名

“任大炮”任志强最新遇到的麻烦起始于今年3月初网络上流传的据说是他写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那篇文章不点名地强烈批评了中共党魁习近平专断独裁,中共当局压制舆论,封锁致命性的传染病新闻,外加误导性宣传,导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中国大爆发,给全中国和全世界造成至今难以修复的大祸害,但习近平非但拒绝承担责任,反而召开17万人大会发表讲话自吹自擂,并调遣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媒体为他唱赞歌。

那篇文章说:“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这次的大会,也许同样面临的是党内执政的危机,但人们没有看到大会上有批评的意见,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生1月1日中央电视台追究8名谣言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1月3日的训诫?为什么会有1月3日对美国通报的疫情信息?为什么不提1月7日之前已发生的各种危机?为什么1月7日的批示未向社会公布?至今也未公布!为什么1月7日之后还会召开了各种聚集性的全国大会?为什么还出境访问?为什么在云南敲鼓庆春节?……”

在上述这篇以任志强之名发表的文章出现之后,任志强很快失联。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没有对这篇文章所陈述的事实以及所提出的问题做出任何直接的或间接的反驳,也没有向中国社会或国际社会公布习近平所说的他1月7日就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出的重要批示。

但在任志强失联多日之后,中共当局发布了一则只有一句话的简短的含糊其辞的公告:“北京市华远集团原(中共)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区(中共)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到了7月下旬,中共当局再度发布公告,“北京市华远集团原(中共)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公告说:“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对北京市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经查,任志强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文章,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歪曲党史、军史,对党不忠诚、不老实,…...”

维权律师浦志强认为,这些罪名从法律上讲含混不清,暧昧不明。他说,“法律没有要求,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说,中国人需要对党忠诚和老实。这些事情,什么违背初心啊使命啊,我们也不太好评价他们的初心和使命到底是什么,任志强到底有过什么样的初心和使命,现在他违背了,他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因为他自己变了,还是因为这个党变得和他当初有初心和使命的时候不一样了,以至于他现在跟现实格格不入,不再符合新时代的中央对党员和干部的要求。这些事情我们无从而知,也无从评价。”

浦志强接着说,任志强的麻烦不是今天才有的,2016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打出标语欢迎习近平视察的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任提出了批评,那时候他就遇到了一次大麻烦。浦志强说,他和他的朋友们都不觉得任志强说的那些话有什么不得体,因为媒体就应当是社会公器,应当追求客观真实,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公众,如果说媒体姓党,正好符合海外某些国家把中国某些主流媒体当作国家代理机构的论断。

任志强2016年对所谓的“媒体姓党”的说法提出的批评意见是:“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由任志强案件看毛时代回归

香港资深媒体人金钟说,任志强案件向世人展示了一个严酷的现实,这就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们的基本人权被剥夺,言论自由表达被剥夺,人们被要求必须充当中共当局的应声虫,在行动和思想上跟中共党中央高度保持一致,而党中央就是习近平;任志强的错误或罪过无非是把自己的思想公开表达出来,表达了他对习近平的意见。

金钟说:“简单说就是他反对习近平,对习近平有意见。本来这种事情,我们在美国,在香港,在台湾都是很自由,很自然的事。你看美国总统,现在反对他的人有这么多。媒体也是,不仅是美国媒体,世界其他国家的媒体都可以表示反对。...现在全世界就一个地方,这就是中国大陆,人们不能批评政府,不能批评共产党。”

在金钟看来,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令人想到了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想到了毛泽东时代的黑暗,想到了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个人崇拜和严酷的言论管制。

金钟说:“文革时的时候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对毛泽东的话,对毛泽东的书, 毛泽东的政策,你不能说一个No,不能说一个不字。你说了你就犯法,就是反党。…...任志强的事情就表明了中国的法治从毛泽东死了之后几十年完全没有改变,没有进步。所以现在说他(习近平)又退回到毛泽东时代。”

金钟说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又退回到毛泽东时代,许多批评者也说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正在重新祭出毛泽东时代和文革时代的许多典型的做法,其中包括公开声言中共必须掌控中国社会一切的一切,即习近平现在公开宣扬的“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法律必须是党的刀把子,鼓励中国公众相互检举揭发,包括未成年人向当局举报家长,学生举报教师,社交媒体用户举报其他用户。

不过中国维权律师浦志强又说,当今中国有大问题,但比文革的时候还是要好一些。他说,“如果简单比较现在和文革时期,那么简单讲就是现在我们是在一个所谓有法可依、有法律但没有法治、有宪法但没有宪政的情况下的依法治国。而文革的时候一切都没有法,没有章法。所以说,现在还是比文革的时候好很多。”

浦志强表示,尽管现在的情况比文革的时候要好,因为文革时期可以随便打死人,完全不讲法,不需要去侦察,指控,起诉,判刑,但现在所谓的相对好问题也非常大。

浦志强说:“经过改革开放和法制建设,中国已经有非常多的法律和行政法规在具体使用。但实际上,有不受限制的党和政府乃至社会的势力去影响(法律的实施)。文革那时候不讲法,现在要遵循表面上的法治。只不过在这些年来又强调不管是公安还是检察还是法院,公安政法队伍又变成了刀把子了,维护政权主要靠公检法。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也表示要向三权分立亮剑,所有的执法部门都要效忠党的领导,并且要接受党的绝对领导。”

任志强案件的国际回响

自2012年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以来,习近平一度以打击贪污腐败为他的执政主题。但中国国内外的批评者和观察家普遍指出,习近平的反贪并不是真正打击贪污腐败,而只是以反贪为幌子清除政治异己以夺取和巩固他的独裁权力。

许多中国公众和网民抱怨说,习近平声言要对贪污腐败实行零容忍,但在国际媒体拿出确凿的证据显示中国前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在国外银行有数以百万美元计算的存款、习近平的姐夫跟中国的许多权贵一样开设离岸公司在国外隐藏财产时,习近平当局不但不追查,反而大力封杀中国网民的议论,甚至一度长时间将李小琳的名字及其外号“电力一姐”以及“姐夫”列为不能搜索或传送的禁忌词。

香港资深媒体人金钟表示,中共当局近年来的表现,尤其是自习近平上台以来的表现使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认识到,它们先前寄希望于通过接纳中国加入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促使中国发展法治和政治开放并融入自由世界的想法不符合现实,习近平整治任志强这样的批评者的做法让国际社会和西方国家再度看到,中共政权还是一个不肯改悔的斯大林式独裁暴政政权,中共成员通过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获得了财富,不但没有发展法治和政治开放,反而对内加强独裁,对外咄咄逼人威胁他国,威胁世界秩序,这种对中国的新的认识显然是美国近来大幅度改变对中国的政策的主要原因。

金钟说:“它(美国)现在知道自己错了,跟(中国)共产党是不能合作的,因为共产党实行的是暴政所。谓的暴政就是秦始皇加希特勒。像任志强这样,(中共当局)把他抓起来,要给他法律惩治,这就是一种暴行。所以美国现在改变了(对中国的)政策,这是很好的事情。”

在金钟做出上述表示时,外界仍不知道任志强是死是活,不知道他依然在监狱中还是获得了释放或假释。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