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3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张展生命垂危 家人:望当局核准保外就医


一位香港活动人士在中联办前抗议要求释放张展等人(资料照:2020年12月28日)

自去年5月入狱以来,中国公民记者张展持续绝食抗议长达一年半,虽然狱方强迫鼻喂灌食,但她近期的体重仍掉到40公斤以下,“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害”,家人担忧她有生命危险,希望中国当局能核准她保外就医。对此,无国界记者组织11月4日也发出紧急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张展,并呼吁全世界的民主国家政府以实际行动,向中国政府施压。

张展生命垂危 家人:望当局核准保外就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39 0:00

张展的哥哥张举在以书面方式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张展八月份因为健康恶化就曾被紧急送医检查过,177公分高的她当时体重已不足40公斤,几乎削瘦达半个人,因此,医生警告,张展情况若持续恶化,“有可能死去”。而近日张展的妈妈去探视回来后则说,张展“现在的情况更糟糕。”

张举说:“张展间断性绝食和抗议,加上监狱里面不允许放风,完全没有可以活动、锻炼的空间,囚禁在全封闭的监室内,张展的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害。因此8月份时医生便告诉我,她有生命危险。”

张展命悬一线

张举深怕惹恼当局,不愿多谈。他说: “我不想刺激当局,因为张展命悬一线,死亡就在一念间。我希望当局能体谅我们,体谅张展。我希望(外界)都不要把张展作为某种工具或者筹码。她是我父母的亲生骨肉,是我唯一的亲妹妹。”

言词间,张举展现了对妹妹的怜爱和自己面对张展病况、无能为力的痛苦。他说:“唉,很痛苦。”

张举说,所有人都通过各种方式劝慰张展保重自己,但她认为绝食是她表达抗议的手段。他作为家人,“唯一希望是她健康的活着出来。”

张举表示,已委托律师正在帮张展申请保外就医,也有警察释出善意、协助张家人向领导请示中,“但希望渺茫”,因为“之前和警察、监狱方和国保都(口头)提出来过,他们没有同意。”

现年38岁的张展,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硕士专业。她曾是一名律师,但因参加维权活动被注销律师执照。去年2月,她只身进入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湖北省武汉市后,便以公民记者的身份,透过“油管”(Youtbue)等平台发布第一手采访的现场报道,并揭露当局隐瞒疫情和抗疫失当的做法。2020年5月,张展被捕入狱,2020年12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她四年徒刑,成为中国因报道武汉肺炎疫情而被判刑的首例。

无国界记者组织:张展是英雄

对于张展传出生命垂危的消息,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周四(11月4日)发布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张展。该组织说,张展曾于八月就医,当时住院11天。近期张展在没有辅助的情况下无法正常行走,甚至不能自主抬头。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如果不立即释放张展,她恐面临生命威胁。他呼吁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政府一起发声并采取实际行动向中国迫害人权、打压新闻自由的行径施压。

艾玮昂说:“一定要向中国政权施压,而且不能只有口头施压,(各国)必须要祭出某种经济压力、政治压力。尤其(北京)冬奥会即将登场,这是一个好时机,民主国家应该提出严正关切,针对中国的人权问题,特别是中国的新闻自由问题。”

艾玮昂说,张展只是报道真相,不是罪犯。事实上,因为她的实况报导,让很多人因此受惠而提高防疫的警觉性,也因此,有不少中国境内的人士是视张展为英雄的。

艾玮昂说:“不少中国人其实很感谢张展的所作所为。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他的执政团队设计出了这些独裁和高压的资讯政策。如果张展遭逢任何不幸,这个政权要负最大的责任。张展身为记者,只是善尽职责,报道采访新冠疫情,她应该被表扬为英雄人物。”

无国界记者组织也透过新闻稿表示,“张展不该因此受到拘禁,更别说还要承受四年的牢狱之灾。”

无国界记者组织与44个人权团体曾在9月17日共同致函习近平,要求释放并免除张展的罪责,但中国当局至今未有回应。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

无国界记者组织年度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目前中国的新闻自由指数在全球180个国家与地区中,排名第177,也就是倒数第三名。中国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目前至少有122名记者遭到监禁。

基于中国的新闻审查制度,境内的官媒和党媒皆对张展案只字不提。但在网络上,支持张展的声浪持续涌现不断。

位于伦敦的张展关注组发起人王剑虹(照片提供王剑虹)
位于伦敦的张展关注组发起人王剑虹(照片提供王剑虹)

位于伦敦的王剑虹于去年9月在网络发起了张展关注组并声援张展。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张展在揭露真相上所展现出的勇气,让很多人折服,因此,在网络社群中以“侠女”尊称她。

王剑虹说:“为什么很多人都是念念不忘张展,因为她很勇敢地为所有她看到的不公平而呼吁、发声。”

王剑虹说,网上声援张展的人有增无减,尤其对于张展坚持以绝食抗争明志,声援声浪一度如海啸多到连中国政府都无法屏蔽。她说,这是一种力量的集结,也支撑着王剑虹自己坚持持续发布和散播张展的状况,以让更多人了解张展的理念和精神。

张展理念:集体发声、打破恐惧

王剑虹说:“因为张展她传出来的理念就是抗拒那种恐惧,打破恐惧,你发出一点声音来,因为人多了,力量自然就出现了。”

在王剑虹转推的中国公共问题学者艾晓明的推文中,艾晓明写道:张展是“为武汉牺牲的人…牺牲者,不是没有意义,是意义太大了,超过了家庭、亲人朋友的承受力。”

艾晓明也在推文中转述她自己10月中旬与张展妈妈谈话的内容。艾晓明写道:“母亲见了张展一次,视频4分9秒。(张展)很瘦,不戴眼镜;在医院捆绑鼻饲灌食11天;吃得很少,妈妈眼睛哭坏了。”

另一位中国网友透过推特表达对张展案的看法,他写道:“让张展入狱是这个国家的耻辱,她的勇气让这个国度所有的男人感到羞愧。”

中国自由作家黎学文也透过推特书写《我所认识的张展》,黎学文写道:“在我看来,她的抗争已经升华到了神性的高度,她是属于神的。我们都不希望她做(因反革命罪遭杀害的)林昭,可她有她自己的道路和生命。”

律师:张展符合保外就医条件

对于张展能否获准保外就医,一位因议题敏感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可能性很低,监狱一般不会答应,因为这种先例太少。”

就法论法,这位律师说,保外就医一般适用于重症者、生活不能自理或有生命危险的人。照理说,张展绝食到生命垂危,应该也符合这样“严苛”的法律要件,但狱方也的确有借口说,张展是自己绝食,不是自然生病,而且只要恢复进食,就能恢复到生活可以自理,而不准保外就医。该律师分析,中国本身就是一个甩锅推诿责任的政体,目前狱方等基层单位很可能没人敢做出释放张展的决定。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WTA对中共说不!彭帅风暴冲击北京冬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