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0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文化人的乐土:台北宝藏严村落


台湾台北宝藏严村落内房舍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宝藏严村落是喧闹大台北的一处僻静社区,那里没有满街巷都跑的电动摩托车。海外的一些中国文化人,视这里为一片净土。最近,记者有机会应邀来到这里参加一场文化活动。

历史沿革

宝藏严位于台北市南部,新店溪东岸,小观音山东麓。这里是台北市政府指定的第一处“历史聚落”,因为有宝藏严寺在此,社区因此得名。资料记载,17世纪末,这里逐渐有闽南人移民。上世纪国共内战结束后,随国民党到台湾的部分老兵和他们的眷属,也在这里依山搭建,年复一年,构筑起属于他们这个群体的错落山城。

台湾台北宝藏严村落街巷(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台湾台北宝藏严村落街巷(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活动的邀请者是流亡海外的中国诗人贝岭,他对我说,台湾都市化进程中,宝藏严村落得以幸免,要感谢前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在她的大力推动下,宝藏严早期村落被保留了一半。如今这里除供游人领略当年地景外,还是一个“国际艺术村”和“阁楼宝藏严青年会所”。

闹中取静

贝岭,本名黃贝岭,生于上海,很小移居北京。他是1980年代北京地下文学活动主要组织者。1989年因六四事件滞留美国,后返回中国。2000年被以非法出版境外文学刊物罪判刑入狱,获释后遣返美国。他是独立中文笔会创始人之一。2013年起,贝岭任该会会长。后来,独立中文笔会分裂。

贝岭(右)、孟浪(站立者)在朗诵会上(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贝岭(右)、孟浪(站立者)在朗诵会上(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贝岭说,宝藏严村落住处简约,租金廉价,但是并非适合所有人,而是要有特殊感觉的人:“政府养着这个地方,一年请15个,或者20个艺术家。但是大部分不是喜欢租这个地方,需要有特别,特别感觉的人。必须艺术家、作家才能住进来,要有文化身份的人才能住,而且必须要有推荐,尽管推荐很松。不是随便就可以住进来,这里只给那些不是有钱的艺术家,或者广义上文化人住进来。”

贝岭说,宝藏严村落的独特在于这里闹中取静:“这个地方相对安静,因为台湾最可怕的是摩托车。摩托车像蟑螂一样,多小的巷子都有,汽车进不去,摩托车可以进。但是像这样的阶梯地带,摩托车就没有。”

记者在这里见到的艺术家,显然不是娱乐圈的那类耀眼明星,他们中有人常逛跳蚤市场,素衣素食,多年来坚持不懈,为的是追求信仰支撑下的文化艺术活动。

艺术盛事

这一天,宝藏严国际艺术村内,名为十字画廊的音乐厅(正名叫“聆听零工作室”)内,贝岭、孟浪等人,朗诵女诗人阿慕慕诗集《采一束沉默》(现场音效)。

为诗集朗诵钢琴配乐的是音乐人丁丽萍,音乐人李英豪小提琴演奏。音乐厅内座无虚席。说是音乐厅,其实就是宝藏严山城内的一处陋室,这里除一台精美钢琴外,最多再能容纳十几个人,那天到场的还有几位欧美人。

宝藏严内十字画廊“聆听零工作室”音乐诗朗诵现场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宝藏严内十字画廊“聆听零工作室”音乐诗朗诵现场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边缘化?

朗诵者孟浪,中国现代诗人,原名孟俊良,祖籍浙江绍兴。1978年至1982年在上海读书期间,开始文学创作,并投身非官方地下文学运动。1995年至1998年任美国布朗大学驻校作家。1995年至2000年任《倾向》文学人文杂志执行主编;2001年成为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现名独立中文笔会)创始人之一。

中国现代诗人孟浪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中国现代诗人孟浪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 拍摄)

流亡诗人和文化工作者在台湾是否被边缘化?孟浪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带有流亡色彩的这些独立作家和诗人,他们本身在台湾有很多场合和公共活动,尤其是文学活动,他们都会出席,都会参与,不存在边缘问题,因为他们也和台湾的文学界有广泛的接触和互动。在互联网时代,人住在哪里不重要。”

离开宝藏严山城村落,眼前很快就是摩托车疾驶的公路,店铺林立的商区骑楼。稍早前的宁静、诗歌、清脆钢琴声,早已远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