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3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大到不能倒 VS《小须入狱》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有个关键词叫“大到不能倒” (Too Big to Fail),指的是因滥发房屋次级贷款导致危机的美国大金融机构太大而不能倒闭。实际上危机过后没有一家大金融机构或个人对那次危机承担法律责任。

一部最近公映的由独立制片人制作的纪录片,记录了金融危机后联邦政府起诉的唯一一家银行——由华人移民创办的在纽约唐人街的社区银行——国宝银行,以及它的创办人孙启诚和他家人赢得官司的过程。相对于“大到不能倒”,记录片取名“小须入狱” (Small Enough to Jail)。

起诉182项罪名

2012年5月31日,总部在纽约唐人街的国宝银行连同两名贷款主管,被纽约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起诉,罪名从伪造商业记录、民用贷款欺诈、严重盗窃、窜谋等共182项。

纽约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说:“我认为这是长时期系统性欺诈,把风险转移到不知情的第三者身上。”

开庭那天,检察官办公室的官员宣布:“被告国宝银行涉入一起正在进行的贷款欺诈阴谋,他们不断篡改和伪造贷款文件,然后欺骗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即众所周知的房利美。”

国宝银行创办人孙启诚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种指控如果是对大银行是有道理的,因为大银行坏账太多,但是 “这个话对我们来讲就荒唐了。为什么?第一我们根本没有次级贷款。而且我们没有倒账(坏账)。全美银行的坏账比率是12%,后来降到6-7%,而我们是0.5%以下啊!”

国宝银行的律师普瓦洛斯基在影片中说,“在被指控的5年时间里,国宝总共卖了3000个贷款给房利美,3000个里只有9个是有问题的。”

被解雇员工当污点证人

余启斌,一名国宝银行前员工,因贷款文件造假和从银行偷钱而被银行解雇。国宝银行按程序向监管机构和地区检察官报告了案子。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把他当作起诉国宝银行的主要污点证人,试图证明造假和受贿是国宝银行贷款部的普遍做法。但他的证词受到法官的质疑,最终也没有被陪审团采信。

该片导演史蒂夫·詹姆斯是著名的纪录片导演。他在案件还在审理、结果尚不明朗时就对案子感兴趣,并开始了拍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相信国宝银行是清白的。詹姆斯说:

“看了对他们的指控以及由此导致的对他们的起诉后,实际上是他们自己发现了员工欺诈,解雇了他,而且还向监管机构报告了案子,甚至报告了地区检察官,解雇了更多员工。如果他们串谋作案,他们不会做其中的任何一件事。”

导演:我相信他们清白

他表示:“认识了这个家庭,了解了他们的为人,我不相信他们有罪。不过我告诉他们,如果我们真的要讲这个故事,我们也要看另一方,如果有过硬的证据,证明你们有罪,那会包括在影片中,我们会直接面对你们。但我从未感到检察官的起诉具有说服力。”

2015年6月5日,经过一个月的审理,陪审团最终发现,对两名被告和国宝银行的182项罪名全部不成立,法官宣布他们无罪。

不过对孙启诚、他们全家——他的妻子和4位女儿来说,经历了长达5年的煎熬,银行贷款业务完全停摆;官司花费总共超过1000万美元。

孙启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当问他打完这场官司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说:“民主国家的法律有很多地方并不是完全周到,对小的、弱的、穷的,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公平的,这是事实。但是话讲回来,在这个不完整的社区,美国的法律还是给你一条路子,可以走,对不对?”

孙启诚:公理的获得看你能付多大代价

但要走完这条路还有一个重要条件——钱。他说:“我在官司打完时,有一句话我说,公理是看你能付出多大代价,到底你能够承担多少?这个道理我说我懂了。”

国宝银行的官司虽然赢了,但已认罪的10名员工罪名依然成立;而不愿认罪的9名女员工加两名男主管,在5月31日起诉那天,被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用链子连起来迁出去,并供媒体照相,受到了侮辱性对待,并最终并未有得到道歉和补偿。

现年82岁的孙启诚,1952年从香港移民美国,年轻时就立志要当律师、办银行,为华人服务。1984年他创办了国宝银行。

孙启诚说,“我们开始做银行不是为了要赚钱,是服务,服务侨社,帮助侨社得到这个贷款机构的帮助。”

实际上,在2006到2008年大银行大量发放次级贷款时,孙启诚敏感地意识到了巨大风险的存在,他说,”2006年,金融界,大银行就开始要我们投资买他们的产品,那我们必定要研究基本的安全问题。他们说,‘不用担心啦,地产7年之内没有倒过,没有损失过。’我说,我们开这个银行不止7年,20多年了。两次讲话,第三次他不要我了。所以我们没有投资次级贷款,干干净净,没什么事情。”

也因此,在危机爆发、许多银行陷于困境时,国宝银行的贷款部门却取得了最好成绩,” 2009年,我们给我们社区的贷款是5亿美元“。

孙启诚说,这次官司给他最大的教训是华人要参政,要运用投票权,要显示力量,不能自顾自。他说这个话是有原因的,因为从始至终,甚至在他赢了官司后,都没有得到社区民选官员对他,或至少对国宝银行受侮辱员工的一点支持。他认为,如果这部纪录片能唤起华人参政的热情,那么他和他的家庭所付出的代价也就值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