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9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反堕胎人士华盛顿大游行 支持川普带来改变


2017年1月27日,数万名反堕胎活动人士涌入在华盛顿,参加一年一度的“为生命游行”活动

数万名反堕胎活动人士星期五涌入华盛顿,参加一年一度的“为生命游行”活动。今年参加活动的人士因为唐纳德·川普政府和共和党领导的国会在反堕胎问题上可能带来的变化而感到欢欣鼓舞。副总统迈克·彭斯在美国国会附近举行的这场集会上发表了讲话。

“生命正在美国再次取胜。”彭斯星期五在演讲中对抗议者说。

在彭斯发表讲话之前,川普总统在推特上表示对这场游行的支持。他的推特写道:“我们全面支持你们。”

几天前,50多万人为生育权举行大游行。第43届“为生命游行”的示威者们也沿着相同的路线游行,只不过他们抗议的是美国最高法院在1973年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中做出的将堕胎合法化的裁决。

这两场游行相距仅仅几天,显示出在美国最具争议性议题之一的堕胎问题上,双方都态度坚决。国会和白宫的行动为反堕胎活动人士燃起了新的希望。

总统唐纳德·川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的第一批行政令就包括恢复所谓的“墨西哥城政策”,阻止美国向任何鼓励堕胎的外国机构提供资助。

全球限制法规

这项被反对者称为全球限制法规的政策总是会因控制白宫的党派的不同而出现反复。自1984年以来,共和党总统总是落实这项政策,民主党总统则是将其撤销。但是,这项政策的反对者认为,川普的行政令必以往的共和党总统做得都要更进一步。

美国进步中心研究女性健康和生育权利的高级研究员贾米拉·泰勒(Jamila Taylor)对美国之音说:“川普总统是扩大了全球限制法规的覆盖范围。它现在适用于所有涉及全球健保的资助了。”

川普在堕胎问题上的立场并不是一以贯之。他在1999年自称非常支持选择权,但是在2016年总统竞选时则表示,寻求堕胎的妇女应当面临“某种惩罚”。

白宫星期一重申了总统反对堕胎的承诺。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在记者会上说:“本届政府和总统会尽其所能为生命权抗争,这不是秘密。”

反堕胎的活动人士欢迎总统给予的支持。

美国天主教大学神学教授查德·派克诺德(Chad Pecknold)对美国之音说:“在反对堕胎问题上,川普总统是个投机者,但我们仍对他的投机主义感到高兴。我认为,即便你反对他当总统,但是这场运动得到他的支持是感到高兴的,我觉得,我们对他给予这个事业的任何支持都感激不尽。”

国会行动

在上周末女性大游行的几天之后,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开始行动,争取通过法案,永久限制联邦政府为堕胎提供资助。

来自纽约的民主党籍众议员伊薇特·克拉克(Yvette Clark)反对议案的通过。她说:“全国数百万的女性和男性,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游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世界知道我们的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和保护。女性是否堕胎应当是她的个人选择,而不是政府为她做出的决定。”

来自田纳西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戴安娜·布莱克(Diane Black)是牵头议员,争取让《纳税人不为堕胎和堕胎保险买单全面披露法案》(No Taxpayer Funding for Abortion and Abortion Insurance Full Disclosure Act)获得通过。她星期二对其他众议员们说:“所有的生命都是来自上帝的珍贵礼物,我祈祷,这个真理终将反映在我们国家的法律之中。”

在这项议案以238票赞成、18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获得通过后,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在推特上宣布:“我们是一个支持生命权的国会”。但是支持女性自由选择权的活动人士予以强烈反驳。

贾米拉·泰勒说:“在女性堕胎和医保问题上,国会和美国公众非常脱节。”

皮尤中心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57%的美国人认为堕胎应当合法,这个比例在过去20多年来都没有变化。但是,派克诺德指出,如果公众还将不同类型的堕胎以及联邦对堕胎的资助这些问题纳入考虑,那么他们支持堕胎的比例就会出现变化。

派克诺德认为,对这些区别进行公开讨论能够推进反堕胎运动,还能改变全国有关堕胎的讨论方向。

本周在众议院提出的那项议案或许是第一步。议案将极大影响罗诉韦德案的裁决。根据议案,在超声波检测出胎儿心跳之后,就不允许进行任何堕胎。

派克诺德说:“这正是一项能够推进支持生命权运动的合适法案,让我们能够与那些通常和我们有分歧、但思想开放、希望考虑所有事实的人士共同推进这项运动。”

支持这项法案的来自爱荷华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史蒂夫·金(Steve King)对记者说:“我们认为,这项法案如果恰当落实,确实能消除美国的大量堕胎,比例在90%以上。”

这项法案在国会很可能面临一场恶战,但是这是一项更大战略的一部分,也就是最终让堕胎议题回到最高法院。

共和党控制的政府对堕胎问题讨论的最大影响或许就将来自最高法院——确保反对堕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占多数,以便最终推翻罗诉韦德案的裁决。

在示威者们在华盛顿的街道上游行抗议那项裁决44周年的六天后,预计川普总统将宣布提名一名反对堕胎的大法官填补最高法院的空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