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2 2024年7月17日 星期三

因疫情和美中关系紧张,美国贸易转向但尚未“脱钩”


2023年1月25日,美国缅因州波特兰的国际海运码头上正在卸下的货运集装箱。(美联社照片)
2023年1月25日,美国缅因州波特兰的国际海运码头上正在卸下的货运集装箱。(美联社照片)

在新冠疫情冲击和与中国紧张关系的背景下,美国的贸易流动正在重新调整;不过,减少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相互依存的努力并没有带来迅速的脱钩。

虽然在华盛顿和北京征收针锋相对的关税后美国从中国的进口曾有所减少,而安全问题升级了,但两国的贸易额此后再次攀升。

到下个月公布2022年贸易数据时,贸易数字可能会进一步上升,这表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相互交织的程度。

但专家表示,紧张关系在其他方面却留下了印记。

“美国从中国的进口远低于贸易战开始前的趋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说。

“美国的进口肯定存在从中国离开的现象,特别那些美国提高关税的主要商品,”她告诉法新社(AFP)。

贸易战开始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价值从2017年的5060亿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大约4500亿美元。

双边关系并不是影响贸易的唯一因素。大流行病也给贸易造成了沉重的损失。

去年11月,中国出现了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的最大出口下降,商业活动受到严格的清零政策的猛烈冲击。

同样对进口造成压力的是“美国正在从把钱花在货物上转移开来,”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瑞安·斯威特(Ryan Sweet)表示。

他说,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美国人在进口产品上花费了大量的钱,但随着对病毒担心的缓解,“人们将重新把钱在服务上”。

这减少了对货物的需求,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数字并没有激增更多。

多样化而非脱钩

目前,截至11月份的美国政府数据显示,美中贸易总额可能在2022年接近或达到一个高点。

“展望未来,你会看到更多的多样化,”而不是完全切断来自中国的进口货物,斯威特说。

例如,汽车制造商在大流行病期间遇到了供应链问题。
.
日益加剧的与气候相关的干扰也“增加了供应链过度集中在一家公司或一个地理区域的风险,” 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讲师、前世界贸易组织(WTO)首席经济师罗伯特·库普曼(Robert Koopman)说。

与此同时,美国正试图在半导体等特定领域更加自力更生。

库普曼说:“美国最近的《降低通货膨胀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和《芯片法》(Chips Act)以及相关的制裁,清楚地表明拜登行政当局在这些领域中在努力地与中国脱钩”。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艾米丽·本森(Emily Benson)补充说:“随着公司重新评估风险并审查其供应链的当前状态,一个不变的结果是转移......离开中国,转到其他国家。”

这些国家可能是东南亚国家或更靠近美国的国家。

“虽然这种趋势正在增长,但它更像是从袋子里漏出来的沙子,而不是海啸,”她告诉法新社。

本森说,现在对各行业做出明确评论可能“还为时过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出口管制将迫使技术领域或者半导体是关键的领域出现“某种脱钩”。

替代供应商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洛夫利说指出,一些业务已经从中国转移到了越南或墨西哥等国家。

“肯定会有一些替代供应商,”她表示。她还补充说,部分原因是中国投资者在本国以外开设了工厂。

“在墨西哥,情况则完全不一样,” 洛夫利补充道。“有一些中国的投资,但其中很多是跨国公司在向靠近美国。”

但库普曼警告说,像墨西哥这样的国家要想获取更大利益,需要国内改革来提高竞争力,降低隐性贸易成本。

美国从欧盟进口的商品也在迎头赶上,2022年初至11份的数字达到5044亿美元。这高于同期来自中国的价值4995亿美元商品的数额。

但经济学家指出,新冠疫情后全球商业活动的上升可以解释这一趋势。

本森说,“这些数字只是管中窥豹,更可能反映的是全球经济恢复到大流行病前水平,而不是任何具体的脱钩运动。”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本月在瑞士达沃斯发表讲话时表示,随着中国从放宽疫情防控后出现的感染激增中恢复过来,中国也预期进口将会显著增加。

(本文依据了法新社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