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美中“一中政策”拉锯,拜登将面临北京压力?


2013年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面

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久前做出“台湾一直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公开表态后,中国政府近来也大力强化其“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一中原则”叙事。

在美国新旧政府交替之际,有观察人士说,北京将会要求新总统拜登再次确认美国的“一中政策”及美中三个联合公报仍然是美中关系的基础。不过也有专家认为,美国必须在此同时加大对台湾的支持,对中国的政治宣传战做出反击。

1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广播节目专访中说出“台湾一直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引来北京当局的挞伐,中国外交部随即“就蓬佩奥的‘谬论’阐明严正立场”,重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北京宣传“台美勾连”

12月9日开始,中国国台办一连3天在其官方微博帐号上推出5篇名为“台美勾连 注定失败”的系列图卡,以问答方式宣传其“一中原则”叙事,强调“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并以民进党向美国购买武器等“台美勾连”作为,指责美国“借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这5个问答的题目是:“为什么说美国在三个中美联合公报中就台湾问题作了严肃承诺”、“为什么说美国借台湾问题干涉内政损人不利己”、“为什么美国不能向台湾出售武器”、“为什么说民进党当局倚美谋‘独’只能充当反华势力的‘棋子’和‘弃子’”,以及“为什么台湾没有资格参加联合国及其他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

5个问题的答案也都是人们耳熟能详、长久以来中国官方不断向台湾和国际社会宣传的说辞,包括台湾是中国一部分,没有资格加入以国家为主权的国际组织、1971年第26届联合国通过的2758号决议“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以及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是干涉中国内政、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等。

这些说辞和美国官方立场并不一致,因为美国历届政府在美中领导人或高层官员会面时正式发表的公开讲话,都会表示美国“遵守以《台湾关系法》及三公报为基础的‘一中政策’”,只是中国认为《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单方面制定,是“非法、错误和无效”的。

蓬佩奥说法,专家解读不同

为何蓬佩奥会说出自1979年美中建交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不曾说过的话?前美国国防部主管军力发展的副助理部长科尔比(Elbridge Colby)和戴维森学院政治学教授任雪丽(Shelley Rigger)在答复美国之音的提问时有不同看法。

2016年11月9日,新美国安全中心资深研究员柯伯吉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2016年11月9日,新美国安全中心资深研究员柯伯吉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科尔比说,他不清楚蓬佩奥的真正用意,因为美国的立场是对台湾主权不持立场,但他认为,蓬佩奥意在顶回中国关于“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叙事。

他说,“我不知道蓬佩奥的特别用意是什么。我的猜测是他想要顶回那种叙事。很明显的,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影响力日益增加,人们理所当然的也认为我们接受中国的立场。”

科尔比说,他不认为蓬佩奥的说法代表美国政策有根本转变,而是要顶回中国的叙事,因为台湾全球和美中之间的热点,蓬佩奥认为有必要向美国人民解释,为什么美国要防卫台湾。

“重要的是要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立场来向美国人民解释,我认为蓬佩奥在休·修伊特节目上向广大受众讲话,是要让人们理解为什么我们可能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防卫台湾,如果事情达到那个地步。”

科尔比说,他认为特朗普在台湾议题上处理得很好,美国对台湾的自主--并非宣布独立而是持续维持现状--有非常广泛的支持,也协助台湾抵御中国的军事和经济胁迫。

不过任雪丽认为,无论蓬佩奥是有意或无意,他的说法都将为美国新政府带来困难。“毫无疑问,这会使得无论谁上台事情都变得非常困难,因为北京会把它拿它当作对付美国的武器,如果他们想要的话会说‘你在没有事先警告下改变了你的政策’。如果他们不想就不会使用它。但如果他们想的话就会利用它。他们会用来对付拜登,正如他们这么对付特朗普一样。”

一中政策与一中原则不同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在执行美国的“一中”政策上与中国的一中原则有更为明显的区别。美国亚太助卿史达伟8月底在一个公开演讲中即说过,美国长期以来维持的“一个中国政策”不同于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中国共产党在一中原则下宣示对台湾的主权。美国对台湾的主权不持立场。”

日本神奈川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所长佐桥亮(Ryo Sahashi)不久前在一场日本台湾学会的讨论中,即以“只保留一个骨架”来形容特朗普政府的一中政策。

“虽然我们留着一些柱子和屋顶,但我们没有任何墙壁。我认为这就是今天一个中国政策的真实情况。是的,美国说他们维持一个中国政策,所以他们还没有承认台湾,但现实上,他们做所有的事情,因为他们只保留了一个骨架,所以风、雪,什么东西都可以进到屋里。”

在民主党的拜登击败特朗普后,许多分析人士的普遍预期是,美中之间的互动以及拜登对台湾的做法将和特朗普有所不同。

北京要一中政策保证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实践教授沙特2019年10月29日参加台海两岸关系座谈会(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实践教授沙特2019年10月29日参加台海两岸关系座谈会(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乔治华盛顿大学外交实践教授萨特(Robert Sutter)说,北京将会在拜登上台后,要求新总统再次确认美国的一中政策没有改变,只要拜登想要将已经跌至谷底的美中关系稳定下来,他就可能别无选择。“这是中国政府一直都想要的,就是新总统能向他们保证,三个公报是与中国关系的基础,也就是一个中国政策。”

萨特最近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一场关于美国选举结果与台湾的视讯讨论中做出上述表示。他说,虽然特朗普逐步改善与台湾的关系,不过那些做法都还算是与一中政策一致,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拜登是否延续那些政策继续推进美台关系,而台湾对此有所担忧。

对于这个担忧,萨特的看法是,美国两党对台湾的支持非常强劲,也认定是北京在改变现状,因此拜登上台后也会希望维持现状,一方面是因为台湾在印太地区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另一方面美国对台湾的民主、自由市场发展也比以往更有兴趣。

不过萨特说,拜登的做法会与特朗普不同,他不要打断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因此会寻求使这个关系稳定下来,即使他可能必须重申一中政策,“尽管那将会让台湾人民不高兴,但我不确定你能避免它。我认为拜登必须这么做,不管是用什么方式。”

萨特认为,北京目前最需要从拜登得到的保证,就是美国的一中政策没有改变。

他说,虽然特朗普曾经在2017年以间接方式表明对他对一中政策的立场,“但他从来没有真的这么做过。我不确定他是否公开说过,‘我遵守一个中国政策和三个公报”,不过那却是北京想要的。我认为他们只要得到那个保证应该就会满意了。虽然他们或许还想要更多,但他们此刻真的需要那个保证。在特朗普政府之下,我不认为他们有过这个保证。这对北京将是往前迈进一步。”

解除中国政治战武装

前美国国会研究处东亚安全事务研究员简淑贤(图片来源:美国之音记者钟辰芳)
前美国国会研究处东亚安全事务研究员简淑贤(图片来源:美国之音记者钟辰芳)

对于华盛顿的“一中政策”与北京的“一中原则”两者间的拉锯,曾任美国国会研究处亚洲安全研究员简淑贤(Shirley Kan)有过深入分析,她曾发表过多份关于“一中政策”的报告供国会议员作为制定政策的参考,对《台湾关系法》条文及立法精神做过长期研究。

12月10日,简淑贤在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的听证会上告诉议员们,美国加大对台湾的支持非常重要,其中的一个重要理由是美国“必须解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战武装,因为它已遍布在所有美国面临的挑战中”,包括防御及威慑、国际空间,以及台湾是否能承受胁迫的经济韧性。

她说,“我们能在解除这个政治战武装所采取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对中国在联合国及其他地方推动的,关于台湾理论上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的假信息活动做出反击。我认为要这么做,最好的方式就是非常清楚的表明,并将它列入记录,就是联合国2758号决议案并没有指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它甚至没有提到台湾。”

特朗普对台政策清晰

特朗普从候任总统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打破40年来美国外交传统开始,他的政府团队4年来不断升级美台关系,对台军售已达11次之多,在国会不分党派对台湾支持下,特朗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及《台北法》,在这些立法的支撑下,美台之间的官方往来级别更高、更频繁,美国政府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声音和动作也比以往更大。

观察人士说,特朗普政府将1982年里根总统对台“六项保证”及对美国台军售等机密电报的解密,已经让美国对台政策越加清晰,亚太助卿史达伟对于美国为何解密机密电报的说法是,这么做是因为北京“有习惯扭曲历史事实”,而美国在与台湾的交往上只是做了一些“更新”,并没有逾越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界线。

在蓬佩奥说出“台湾一直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之后,美国国务院在一个声明中重申,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仍然受到《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及对台“六项保证”指引。

声明说,近40年来,美国的政策指引包括1979年台湾关系法、华盛顿与北京的3个联合公报,以及里根总统1982年给台北的“六项保证”。

“美国长期维持一个中国政策,这与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有明显区分,中国共产党在此一中原则下对台湾宣示主权。美国对台湾主权不持立场。美国的根本利益是台湾问题(Taiwan question)必须和平解决,未经胁迫,而且是台海两岸人民都可接受的方式,如同北京所承诺的,”声明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