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6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TikTok案陷股权罗生门,观察人士:特朗普总统仍坚守“卖断”立场


特朗普总统(右)与tiktok标识

抖音国际版TikTok的最新并购案出现了买卖双方对最终持股安排的各说各话:美方买家甲骨文(Oracle)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未来将不会持有新公司TikTok Global的股权,但字节跳动却坚称,该公司仍将掌握TikTok Global这个子公司高达八成的持股。

对此一罗生门,观察人士说,这是商业并购中、你来我往的谈判策略,应属正常,也可能是针对股权收购在不同时间点上的不同算法或解读。

但不管如何,他们说,此交易案的主导者—特朗普政府看来并没有让步,仍坚守“不卖断、就退出”的立场,这才是观察重点,因为,只有卖断才能确保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和美国的国家安全。只不过,现在这桩交易案因牵涉到美中两国复杂的政治角力,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林宗男说,最终可能要以“台面上没有卖断的实质卖断”安排才能收场。

股权罗生门

综合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导以及各方透露出来的信息,目前美国政府审查中的TikTok并购案大致细节为:TikTok将在美国德州组建新公司TikTok Global,预计雇员2.5万人,以管理美国业务和美国用户的个人数据,并开拓国际市场,届时,美商公司甲骨文和沃尔玛(Walmart)将注资,分别占股12.5%和7.5%,剩余的80%股权则由字节跳动持有,由于包括大西洋大众公司(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在内的美资原本就持有约四成字节跳动公司的股权,因此,交叉持股盘点下来,美国股东最终对TikTok Global的总实质持股应达53%,高于字节跳动约47%的持股。TikTok Global还计划于成立一年后在美股上市,届时原始股东的持股将进一步稀释。

至于这是否代表美方股东未来会透过公开市场的收购来让字节跳动的持股进一步降至三成?甚至如甲骨文执行副总裁肯·格鲁克(Ken Glueck)所言—字节跳动最终“零持股”?则仍未可知。

字节跳动周四(9月24日)指出,该公司已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和《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规定,向北京市商务局提交了许可申请,正在等待北京市商务局的受理决定。

此前,中国官媒如<<环球时报>>和<<人民日报>>都已相继透过社论放话,暗示中国政府不会同意这桩“不平等”、“围猎TikTok”及“ 损害中方国家安全和尊严”的交易案。

没有卖断的实质卖断?

美国之音以电邮致函字节跳动北京总部,征询其向中国政府提出申请之交易案的细节,但未获回应。

对此并购案之最新发展,林宗男教授和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评析,此案的最终主导权仍在特朗普总统的手上,而他周一的最新表态才是观察重点,代表美国政府仍坚持要TikTok“完全切割、卖断”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周一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视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如果我们发现他们(美方股东)没有完全控制权,那么我们就不会批准这笔交易。”

林宗男教授说,目前针对并购案所透露出的混乱讯息,代表抬面下的谈判还在进行,但此案因牵涉到美中政府的角力,最终可能要顾及双方政府的国家尊严或面子,才能达到特朗普总统要求的TikTok实质卖断之最终底线,也就是,“台面上没有卖断的实质卖断”,亦即,表面上看起来,TikTok股权没卖断,但实质上,美国股东是全权掌控的。

他说:“面子上,也许是没有卖断的实质卖断。从美国的角度的话,他希望全部都是美资,可是这样子的时候,中国政府的面子放在哪里?所以,目前的话,必须要设计出一个双方政府都有下台阶(的方案),可能是,台面上是没有卖断的卖断。”

先美中合资、再卖断?

若以此原则来推断现在的并购安排,合理的解释或许是:字节跳动暂不须要卖断TikTok的美国业务,也就是,新成立的TikTok Global会先以美中合资公司的形式运作,但未来上市后,或许透过交易时程的安排和约定,会慢慢地让中方股东逐渐出脱持股、直到卖断,届时TikTok Global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纯美资的公司,或许这样的方案,略有缓兵之计的味道,但却是能让中美政府眼下都能同意的妥协方案。

只是,对美国来说,TikTok若没有一步到位卖断,就非一劳永逸,也须考虑日后会不会有杀出程咬金、坏了这一盘棋的风险。

另外,林教授说,若此交易真的定案,在美中合资阶段的TikTok Global,如何处理美国用户的数据,也是一大观察重点,他说,若股权易手后,TikTok Global还是沿袭旧有的数据存取方式和管理人员,那便是换汤不换药,代表特朗普政府在解决美国用户数据安全和国安疑虑上,打假球。

他说:“中美合资的公司operate(经手)的所有data center(数据中心)的data(数据)都是在美国,那这样的话,可能就可以确保当初(特郎普)政府提出的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国安顾虑),如果没有,它(TikTok)还是按照原来operation(营运)的方式,只是在股权上,美资的股权占majority(多数),如果,(特郎普)这样还答应,你就知道,(特郎普)是个纸老虎,他不是玩真的。”

谢田教授则认为,只要字节跳动仍持有TikTok Global的股权,不管是三成、还是四成,就还是大股东,代表中国政府仍有管道可以轻易存取美国用户的个人资料,尤其上市后,股权若高度分散,再加上,部分美国私募资金投资人根本只在乎利润、不管营运,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只要持股5%就是最大股东、就可以把持公司的实质经营权。

尤有甚有,他说,TikTok Global内部只要还有亲中派的中高阶管理阶层,即便没有持股,但他们若仍有权存取用户数据、就有可能配合中国政府秘密提供机密资料,因此,TikTok对美国的国安威胁绝对不会因为股权易手而获得确保,对这一点,谢田认为,特朗普政府看得很清楚,应该不会轻易让步。

“中共是在意的、并且它是刻意地、一定要去操控的,所以,有这30%也好、40%也好,它绝对是可以操控的,它要有心去做的人,就不一样,所以,这个(特朗普)也认识得很清楚,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的切割。”

谢田:中共忧窃取数据 事迹败露

谢田说,TikTok广受美国年轻人喜爱,商业模式成功,但其实是个“愚蠢的”娱乐平台,也无益于年轻人的健康,而且,TikTok的技术含金量并不高,他质疑,中国政府祭出限制字节跳动出售“演算法等关键技术”的禁令,除了旨在跟美国政府对抗外,根本不是怕技术被抄袭,而是怕过去透过TikTok窃取美国用户数据的管道、历史数据等事迹败露。

他说:“这个(演)算法恰恰是有问题的,这个(演)算法内,中共现在不敢让他公开,我认为,就是因为这个算法里,包含了怎么样采集数据,怎么样输送给中国,这方面,中共不愿意、不敢让人公布、看到。”

谢田说,美国大部分的网路公司都收集用户的个人数据,也需要广泛的立法来更严格地限制他们流出或转买所收集到的数据,但不同于依法可以拒绝提供数据给政府的美国公司,像TikTok这类中资公司必须完全配合中国政府、来提供数据,且大多作为迫害人权或自由之用,是“迫在眉捷、且正在发生中的威胁”,特朗普必须优先处理。

莫天安:国安因素封杀TikTok荒谬

不过,对于特朗普封杀TikTok一事,中国环球电视网特约时事评论员莫天安(Andy Mok)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美国正浮现出一种“带有特朗普特色的新型态资本主义”,尤其从此并购案最后出线的竞标者竟是高度支持特朗普的矽谷人,也就是,甲骨文的创办人拉里·艾立森(Larry Ellison)来看,其实一再违背美国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法治”体系。

他认为,网路公司对个人数据之滥用并不一定构成国安威胁,因此,美国从国安角度切入对一个中国短视频平台TikTok的整治颇为荒谬,虽然,特朗普的确已成功设定议题,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的政治利多。

相对地,莫天安说,他认为,外国势力利用数据分析、来影响某国的选情或内政则是已有前例、而且是比较合理的顾虑,因此,若美国从这个角度来封杀TikTok是比较站得住脚的,只是,持股所有权也不是根本解决之道。

莫天安说:“细节藏在魔鬼里。如果(美国对TikTok)的顾虑在于其对美国内政的非法影响力,那么,谁持有(TikTok)所有权并不重要,你(美国政府)只需要增加(公司运作的)透明度、以便快速觉察到(可能产生的非法影响力),就可以因应这(所谓的)国安威胁。”

莫天安说,依现有的交易条件来看,TikTok并购案若最后是以中美合资的形式来拍板定案,那么,对解决两国的争议到不失是一个最佳结果,这代表两国都必须有所让步、有所妥协,才能最终达成协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