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5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美国总统川普继续在欧洲访问。在那里,他一直奉行的“美国优先”战略遭到欧洲领导人的反对。在华盛顿,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位学者发表新书分析说,川普的“美国优先”战略,背离了美国二战以来一直推行的自由和国际主义的理念,这样做不但将有损美国和全世界, 而且可能会助长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重新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的做法。

“美国优先”将助长俄、中重新划分势力范围

在刚刚过去的一系列国际会议上,包括北约峰会,世界工业7国集团峰会,世界20国集团峰会等会议,美国在气候和自由贸易方面以及欧洲防卫合作等议题上都坚持“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立场。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托马斯·怀特(Thomas Wright)在自己的新书《除却战争,无所不用其极--21世纪的世界竞争和美国未来的力量》(All Measures Short of War, The Contest for The 21st Century & The Future of American Power)中说,美国从国际事务中退出,在某种意义上会成就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2012年以来都一直试图“修正”二战以来美国主导的国际自由秩序。

他说:“一种战略是克制,也就是某种程度的退出,试图以一种普通的方式,把美国当成一个普通国家,来界定美国的国家利益,以一种狭隘的方式,以领土防御、周围的海洋、贸易路线、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明确利益等方式来看待美国的国家利益。我想,奥巴马和川普这两位总统都属于这一类,虽然方式不同。他们试图找到一种方式,限制美国对国际秩序的参与。我想,长期以来,这样的战略实际上是对势力范围模式的迎合。”

怀特是最近在布鲁金斯学会为其新书主办的新书发布会上说这番话的。参与发布会的美国历史学者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也强调说,其实美国从国际事务上退出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开始了。奥巴马曾经表示,美国军队将减少对世界事务的干预。川普只是更直接, 姿态更“难看”一点罢了。卡根曾经发表一篇文章《超级大国休想退休》(Superpowers Don’t Get to Retire)在美国国内引发辩论。

卡根还说,更少参与全球事务甚至是美国民众的选择。他说:“你只要看看国会的行为就知道了。 国会议员们认为他们知道美国人民希望什么。他们认为,美国人不希望更多的军费开支,更多的全球参与。这是一个趋势。”

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将威胁全球秩序

怀特的这本新书试图对冷战结束20多年后世界将会进入的模式进行分析。他说,由于2008年和2009年的金融危机,也因为2012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当选和俄罗斯领导人普京的重新上台,世界重新进入大国争雄状态。

他说,未来的世界只可能以两个模式出现。一种是继承二战以来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秩序(全球开放的经济体系,地缘政治相对稳定,各国边界基本保持不变,国际制度和国际组织继续存在并发挥作用);另外一种就是注重民族主义和重商主义的势力范围模式。(俄罗斯主导东欧地区,中国在东亚地区与美国分权,实际控制着西太平洋地区。)

他认为,俄罗斯和中国分别在东欧和东亚地区积极打造自己的势力范围。他说,俄罗斯在东欧试图利用自己的硬实力改变乌克兰和其他地方的边界,最终削弱欧盟和北约力量。中国虽然有所不同, 中国倾向看到强有力的国际经济秩序,甚至政治秩序,但是中国对自己所在的区域“有相当的野心”,中国试图将美国的盟友体系边缘化,用中国过去的“朝贡体系”来取而代之。

怀特认为美国从国际事务中的退出实际上迎合了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他解释说,如果区域秩序坍塌,全球秩序也会坍塌。

他说:“我们应该对这样的状态(俄罗斯和中国的区域竞争)感到担忧,因为最终全球体系更依赖的是健康的区域秩序,而不是联合国或是国际货币组织和世界银行。虽然这些国际机构很重要,但是区域秩序更重要, 一个国家如何对待自己的边界,如何尊重自己邻国的主权,要比在国际货币组织或是其他机构里争取加权更重要。 从过去来看,一个体系坍塌,总是先从区域开始的,然后才是全球。”

退出国际事务并不能更好地捍卫美国的国家利益

怀特说,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美国总统川普的选择是退出国际事务。川普总统不止一次地批评欧洲和亚洲盟友搭便车。上任之初,他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6月,川普又宣布美国退出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

怀特认为,这样的退出并不能更好的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

他说:“自由国际秩序一直以来成功地捍卫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同时促进了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怀特还说,一个以中国和俄罗斯势力范围为主导的世界秩序会让世界更加动荡,同时,中国和俄罗斯也会进一步来考验美国的决心。在这样的一个世界秩序中,贸易会减少,民主会退步。“而美国也将很快发现自己卷入冲突中,并且美国的力量要比现在弱得多。”

大国陷入竞争,但是不愿彼此交战

怀特说,虽然21世纪大国之间的竞争会加剧,但是这些大国却不愿意主动交战。

他说:“随着国家进入这种竞争,包括美国,但是,我认为他们不愿意彼此交战,他们不愿意陷入一般意义上的战争。俄罗斯不想直接与美国交战,中国也不愿意。 我想,美国也没兴趣与这其中的任何一国交战。但是,他们会竞争。因此,我为我的书取了这样的名字。”

但是,他强调,这些国家会以其他非战争手段来竞争,包括网络战、经济战、威慑外交和其他各种方式和工具来推进自己的利益。有些手段可能会接近大的冲突的边缘。

“无所不用其极,除却战争”是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美国加入二战前的承诺。他说,美国会用尽除却战争外的各种手段打击法西斯。

怀特在书中建议各国采取“负责任的竞争”(responsible competition)来避免战争。但是,有学者提出,历史显示,国家行动不会总是理性的。在新书发布会的答问上,怀特也表示,有时候战争的爆发会因为偶发事件或是一方误判对方的意图而发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