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1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莫忧孤立主义 21世纪仍是美利坚“天下”?


川普就任美国总统时表示,美国的外交要以“美国优先”。

中国近三十年来的飞速崛起以及在国际舞台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正不断冲击着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这种趋势在2017年唐纳德·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似乎有进一步强化的势头。

美中角色互换?

川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以“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作为他的口号,2017年正式就职后又以此作为他外交政策的主题。他先后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定,被纽约时报惊呼为“美国大步退出世界舞台”。实际上,从川普一举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就不难看出,孤立主义正在回潮,而且在民间有强大的民意基础。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2017年1月17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2017年1月17日)

相比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是在2017年1月高调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并发表演讲,显示中国有意在川普时代从美国手中接过经济全球化的大旗,随后在川普6月份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中国表示将会继续遵守《巴黎协定》,履行义务,使得美中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一重大全球议题上的角色实现互换。

在其它方面,中国设立并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带一路”倡议也在挑战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中国取代美国的地位似乎已指日可待。以目前美中两国的经济增长率估算,中国的经济总量将在十年内超过美国,而如果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美国天下”与“中央之国”

但美国社会学者、悉尼大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尼斯(Salvatore Babones)并不这么认为。巴博尼斯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美国的天下——中国资金、美国权力和历史的终结》中表示,当今世界仍然是美国的天下(American Tianxia)。作者认为,虽然美国的地位有所衰落,很多人也认为世界已经进入一个多极化时代,虽然美国在全球经济、政治和安全等领域遭到挑战,虽然很多国家已经不再尊重美国的领导地位,但世界依然以美国为中心,依然按照美国的价值观和美国建立的一个复杂而庞大的体系中运转。

美国社会学者、悉尼大学教授巴博尼斯在美国之音演播室接受记者林枫的专访。(美国之音林枫拍摄)
美国社会学者、悉尼大学教授巴博尼斯在美国之音演播室接受记者林枫的专访。(美国之音林枫拍摄)

​巴博尼斯最近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他说,西方语系中并没有一个词能够很好地形容“天下”的概念,无论是强权(power),还是霸权(hegemon)。“美国天下”是借用了中国儒家文化“天下”的概念。

他说:“汉语中‘天下’这个词非常适用于今天的世界。天下顾名思义就是普天之下的意思,指的是一个儒家的世界秩序,指的是在鸦片战争前、百年屈辱之前、西方崛起之前的中国在世界,或者说是在东亚 ‘中央之国’的中心地位。”

巴博尼斯以中国的明朝为例,认为明朝时中国不仅是东亚地区的领导者和霸主,也是经济、政治和文化的中心。中国的邻国比如日本、韩国、越南使用汉字和历法,精英阶层普遍学习中国的经典思想、派学者到中国学习。中国对外使用武力往往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恢复体系的秩序,这与其它帝国明显不同。

巴博尼斯认为,今天的世界是美国的天下,美国是当今国际体系的“中央之国”。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美国的天下,美国是世界的中心,美国总统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导,人们都关注美国的大选,关注美国的媒体报道,希望能就读美国的大学,也敬重美国的企业。”

依旧是美利坚的天下

他表示,今天的“美国天下”与15世纪时的“明朝天下”最大共同之处在于二者维持这个体系并不是靠武力征服,而是靠它们在各自体系中的“中心地位”(centrality)。他以今天的美国天下为例说,人们很难找到国际体系中哪个领域的规则不是美国制定的,无论是经济、商业、学术、还是媒体。全球几乎所有关键行业协会的总部都设在美国。每个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都希望能够融入到这个体系中,即使他/她所在的国家或政府排斥或抵制这个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体系,当然,抵制美国天下必然意味要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巴博尼斯说,今天,中国人要求融入到“美国天下”的例子已经比比皆是。“我常常到中国各大学校园做讲座,每场讲座结束后都会有学生过来问我如何能够被美国的研究生院录取,甚至问我如果移民美国的话,哪个城市会比较不错。即使是那些不来美国的人他们的穿着、他们的思维方式也趋于美国化。而且不仅是普通民众,即使是官方的政府机构也如此。比如中国的电影评审部门批准以好莱坞50年代经典影片《十二怒汉》(12 Angry Men)为原型,拍摄了一部中国法律题材的电影《十二公民》。《十二怒汉》是一部反映美国司法如何运作的电影。中国的司法是没有陪审团制度的,也没有公平的法院体系,但官方仍然借中国的电影行业教育中国人公平竞争、非歧视、陪审团审判的价值。”

巴博尼斯还以加州的月子中心为例。他说,虽然一直试图保持低调,但加州的生育旅游业(birth tourism)近年来还是在蓬勃发展。据估算,每年有1-10万中国女性赴美产子。在美国诞下的宝宝可以自动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也就是说,到了本世纪中叶,可能有200-300万的华人精英在中国长大,但实际上他们却是美国公民。

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县的一个月子中心(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县的一个月子中心(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川普今年1月就任美国总统后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签署行政命令,让美国退出TPP协定。在那之后,更多美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也都岌岌可危,比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美韩自贸协定等。当川普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时,他的本意其实是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制定美国的内政和外交政策。这对一个普通国家来说本无可厚非,但当美国总统表达这样的意思,说美国想当一个“普通国家”的时候,这一言论引起全世界的强烈反响,因为美国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家、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而是全球秩序、经济制度和文化以及意识形态的象征。

但巴博尼斯认为,人们大可不必过分担心川普的反贸易、反全球化的言论和政策,因为无论是谁当总统,天下仍然是美国的天下。他说:“目前在美国和欧洲都存在一定的反贸易情绪。事实上,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三位主要候选人——川普、希拉里和桑德斯都承诺要退出TPP。因此退出TPP并不仅限于川普一人。但就算是美国退出了TPP,全球的贸易水平并没有下降,投资水平也没有减少。更为重要的是跨国界的人员流动也没有减少。人们照旧去光顾美国的主题公园,照样使用美国的互联网、照旧和美国人的行为举止看齐,照样与美国人的思维方式看齐,尽管他们可能不喜欢川普,不喜欢美国这个国家,但他们依然要融入到美国的天下。”

也有人担心,在川普任内,美国开始重新奉行孤立主义,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留下一个真空,给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带来一个难得战略机遇。

巴博尼斯反驳这种观点,认为所谓的“真空”并不真正存在。美国并没有离开,国际社会依然按照美国设立的体制运转。“即使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美国的科学家依然在全球气候变暖领域的研究中处于领先位置。难道美国的报纸杂志就不再报道全球变暖了吗?难道美国所有的州和城市就不再分别采取行动了吗?当然不是,”他说,“即使美国政府不再领导,美国依然走在前列。这就是美国天下的核心所在。”

川普总统在白宫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2017年6月1日)
川普总统在白宫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2017年6月1日)

“中国梦”挑战“美国天下”?

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后提出了“中国梦”,指出“中国梦”的最大特点就是把国家、民族和个人作为一个命运的共同体,要求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必须凝聚中国力量。

一些观察人士把习近平的“中国梦”解读为是中国抗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价值观所采取的一项具体行动。

2013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这份后来被称为“七不讲”的文件要求官员同“危险的”西方价值观作斗争,要确保新闻媒体的领导权。所谓“七不讲”是指: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中共的历史错误不要讲;中共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和司法独立不要讲。

2015年,时任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在一次与中国几所知名高校领导开会时提出禁止使用“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袁贵仁当时说:“决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

2016年2月,习近平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视察了三家中国官媒,要求中国的外宣工作把握国际话语权,塑造中国大国形象,讲好中国故事,用中国理论解释中国实践,阐释中国梦想。

巴博尼斯认为,习近平的这些努力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中国并不会因此脱离“美国的天下”,也并不真的打算这么做,或者另起炉灶。

他说:“所有这些都是说辞。我们很容易忘掉的是,即使在中国这个一党专制国家里,这里也有政治。习近平是国家领导人,也是一位政治家。作为一位政治家,提出这些口号有助于让他获得支持,让民众团结在他周围,这些说辞与美国政治人物提出的什么美国优先、美国第一、让美国强大等等如出一辙。但实际上,我并不认为中国政府是反美的。中国政府会在某些议题上反对美国,但在更多的议题上,中国是在与美国合作的。中国要让自己的银联卡在美国的全球金融体系中被广泛接受,而不是自绝于这个体系之外。即使是现在,中国也在提倡美国的消费主义,只不过在中国人们不这么叫。”

个人自由主义终结历史

巴博尼斯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中国资金、美国权力和历史的终结”。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早在1980年代末冷战结束前就提出了他著名的“历史终结”的理论。他当时曾断言,自由民主制度将成为全世界最终的政府形式。

巴博尼斯同样提出了“历史的终结”的观点。但与福山不同的是,他认为世界秩序将超越传统上国家的界限,人类将以个体为单位,为追求个人的幸福为目标。

他说:“我所说的历史的终结并不是福山所理解的以自由民主制度作为最终的政府形式,而是我们作为个体去实现我们个人的目标,超越民族、国家目标之上。我们的时代,没有人再想为皇帝卖命,我们希望我们个人的辉煌,我们希望我们的子女能够辉煌。”

巴博尼斯由此认为,由于世界仍然处在一个美国的天下之中,21世纪或许不属于哪个国家,而是属于个体、属于人。

中国学生在北京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前排队申请签证。
中国学生在北京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前排队申请签证。

他说。“人们常说21世纪是中国世纪,我本人当然是十分敬重中国,我也常常去中国旅行。我会说,21世纪是中国人(华人)的世纪,但它是在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台湾生活的华人的世纪。这是一个中国人(华人)取得伟大成就的世纪。但更有可能的是他们将不会在中国取得这些成就,而是在世界其它地方。他们之所以能够比在中国的中国人取得更大成就是因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国家能够给他们更多的自由去选择自己的命运,去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专长。因此,21世纪将很可能是中国人的世纪,却不会是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世纪。”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