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17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20年讨论无果 合作开发南中国海项目失败


中国在有争议的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建造的人工环境。(资料照)

虽然讨论了20年之久,但是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国与实力最强大的声索方中国未能开始联合开发资源。各方担心合作结果不平等或者丧失主权。

处在谈判一线的东南亚国家担心,跟中国相比,他们在联合开发项目中的地位会过低,甚至把海洋资源拱手让给更强大、更先进的中国。

台湾智库高等政策研究协会秘书长、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杨念祖说:“其它国家仍然预期北京在南海的表现能够更像是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

专家们说,中国方面则怀疑菲律宾等民主国家的国内政治会破坏协议。

讨论了二十年

1990年代,各声索方政府就海事合作举行了研讨会。从那以后,各方断断续续地讨论过在南中海展开油气开采、捕鱼、科研或环保合作的前景。这片面积达35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有着丰富的渔场和油气资源。

中国和台湾对几乎整片海域提出权利要求。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以本国海岸线为基础,对部分海域提出了声索。过去十年来,中国修建人工岛并用于军事,还派海警船在有争议的海域巡弋。

菲律宾带头

上星期,菲律宾举办了一个合作论坛。来自中国和东盟10国的外交官和学者出席了会议。

2月,中国和菲律宾的海警人员签署了一项协议,同意在环境保护、搜救和毒品走私巡逻问题上进行合作。5月,中菲双方还同意建立信任措施、增进合作。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研究所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韵说:“也许这次与菲律宾的合作奏效,这取决于各方愿意放弃多少。”

她说:“但是,鉴于中国在力量上具有优势,东南亚国家有理由担心,中国可能会动用胁迫和经济手段迫使他们就范。”

中国强硬

分析人士指出,在南中国海,没有中外合作的模式持续长久。2008年,中国与日本因在哪块海域存有争议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导致两国共同开发东中国海的协议破裂。

孙韵说,自1970年代末以来,北京提倡根据“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共同利用海洋资源,但是条件是,“主权属于中国”。

分析人士说,东南亚国家如今担心,他们的国民会认为与中国合作是在主权上让步。他们预测,拥有更先进技术的中国也会在科研上处于领先,那么对于任何的海上发现,技术不那么发达的声索方也许只能得到很小的份额。

过去一年,中国完善了用于深海科学考察的深海潜水器。中国的科学家说,中国正在研发水下观测网络。中国已在其控制的岛礁安装了雷达系统。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在南中国海做得如此深入。

台湾战略研究学会研究亚洲政治的专家法布里兹奥·博扎托(Fabrizio Bozzato)说:“问题是,中国不会屈尊。他们有手段,有资源,有技术。这是一种中国占优势的合作。”

信心建设

中国在今年年中单方面宣布在南中国海北部水域禁渔已经让其他国家感到了中国的不合作。

越南和菲利宾的民众对北京有着深深的不信任。越南近年来时有反华骚乱发生,而在菲律宾,民调显示,虽然马尼拉从2016年年中以来试图与北京改善关系,但是大多数菲律宾人一直都对中国持有疑虑。分析人士说,中国也许也担心,民主国家的议员可能会阻止任何的合作。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海上安全问题研究员高瑞连(Collin Koh)说:“仍然存在这种不信任。我认为,无论做什么,中国都会发现,要战胜这些国家的内部情绪是非常困难的。”

孙韵说,与越南开展共同开发尤其“有问题”,因为越南人认为,那些资源全部是他们的,他们不倾向于共享资源。2010年,中国和越南同意在北部湾划设渔业共同开发区域,但是双方的石油勘探合作搁浅。

专家们说,东南亚国家在与中国达成任何协议时,可能更倾向于有一个第三方执行者,比如美国。中国则通常不愿在双边协议中这样做,认为第三方是外部势力。

杨念祖说,中国可以通过遵守今年8月与东南亚10国最终达成的海上行为准则框架协议来赢得他国的信任。他表示,中国不应当再阻止外国渔船在有争议水域捕鱼,同时应致力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以此来进赢得更多信任。

他说,任何试图控制污染的努力都需要多方的合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