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17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北京允许在菲律宾注册的渔船进入南中国海一处有争议的浅滩,这处浅滩曾是两国严重纠纷的核心。中国此举显然是表示善意,改善同菲律宾和东南亚国家的紧张关系。

官方和学界消息人士说,自从4月以来,中国允许渔船进入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这处150平方公里的地貌有一处泻湖,位于菲律宾吕宋岛以西,被认为是重要渔场。

悉尼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国际安全主任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说:“发生在斯卡伯勒浅滩周围的事情没有被广泛报道,但是菲律宾渔船可以进入这处浅滩了。中国的许可暗示,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实际上开始做出通融。”

中国海警实际上控制了斯卡伯勒浅滩的出入途径,不过中菲两国都声称拥有主权。中国的控制激怒了菲律宾人数众多、度日艰难的渔民群体。菲律宾离浅滩只有220公里,比中国最近的地方更为靠近渔场。

斯卡伯勒浅滩位于菲律宾370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内,但中国的军力要比菲律宾的强大,菲律宾不敢轻易顶撞。

两国在2012年曾有一次历时两个月的对峙,菲律宾船只后来撤走,中国随后加强了巡逻。从那以后,中国海警船一直禁止菲律宾船靠近斯卡伯勒浅滩。

此后,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受此影响。2013年,马尼拉要求海牙国际仲裁庭做出裁决。2016年7月,仲裁庭认为,北京对35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南中国海海域所提出的主权声索基本上没有什么法律依据。

北京一名官员4月间的一番话显示,中国放松了不许菲律宾渔船前来打渔的管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4月10日的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说:“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去年,基于中菲友好情谊,中方对菲渔民赴黄岩岛附近海域相关区域捕鱼作出妥善安排。”

在中国采取这一举措之前,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去年末把马尼拉同中国的海事纠纷搁置一边。中国承诺向菲律宾提供240亿美元的援助和投资。菲律宾希望外部为一个耗资1670亿美元、历时五年的基础设施发展规划提供帮助。

中国在南中国海六个声索方中实力最强。学者们说,中国希望通过改善与菲律宾的关系而向其它国家显示,中国能够管控海上分歧,不需要第三方介入。第三方包括国际仲裁庭。美国之前也呼吁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合作。

台北南海智库主任锡东岳(Jonathan Spangler)说:“哪怕是对其它国家做出最小的善意,比如允许菲律宾渔民进入斯卡伯勒浅滩,都足以讨好批评者或者至少暂时堵住批评。”

格雷厄姆认为,中国现在许可菲律宾渔船进入斯卡伯勒浅滩显示“默默落实(仲裁)判决。”

中国声称对南中国海大约90%的海域拥有权利,从中国海岸线一直向南延伸到菲律宾的海域,并与文莱、马来西亚、越南以及台湾的权利声索重叠。中国称有历史文献显示中国自古就在使用这些水域。

中国派海警船在有争议水域巡逻,并修建人工岛屿,有些还部署了雷达系统和作战飞机。这些做法引起其它国家的警觉。

不过,自从国际仲裁庭做出裁决后,中国试图在不接受裁决本身的条件下改善与菲律宾等其它声索国的关系,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和10个东南亚国家就防止在有纠纷海域发生意外的行为准则框架达成一致。此外,中国还引导游客前往越南,通过帮助越南经济的方式来缓解中越海上纠纷。

上星期,菲律宾一名议员和一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指责中国占领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中的桑迪沙洲(中国称敦谦沙洲),北京对此作出了低调回应。4月间,杜特尔特誓言要加强斯普拉特利群岛菲控岛礁的防御,北京也保持了沉默。

来自离斯卡伯勒浅滩最近的菲律宾沿海城镇马辛洛克的渔船经营者举行过示威,并向大众媒体抱怨中国拦阻他们。无法使用斯卡伯勒浅滩迫使一些渔船为了打渔而进一步远航,加大了成本。

菲律宾的分析人士说,如果中国对斯卡伯勒浅滩的控制导致对渔民骚扰的加剧,这有可能激怒大批菲律宾渔民,让选民们转而反对杜特尔特总统的亲华政策。

菲律宾大学蒂利曼分校的政治学教授玛丽亚·埃拉·阿蒂恩扎(Maria Ela Atienza)说,一些人已经认为,中国按照自己的判断来放行菲律宾渔船还不够,还应该做的更多。

她说:“他们已经说了,中国当局允许他们去了,但是有人说:‘为什么要他们说允许他们去?’ 照理说,这些地方即使不是菲律宾领土,也应当开放共享。”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