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5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美司法部长为处理穆勒调查报告方式辩护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2019年5月1日)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星期三到国会作证,他为自己处理特别检察官穆勒涉俄调查报告的方式,以及做出特朗普总统没有妨碍调查这个有争议的决定辩护。

这是穆勒3月22日结束长达两年的调查后,巴尔首次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他面临来自民主党人的尖锐问题,尤其是他被再三问到为何在调查结束后不久决定公布一份四页的报告摘要,但却等了几个星期之后才将完整的报告公之于众。

“不管是否公之于众,它是我的宝贝。”巴尔说,“我认为,司法部宣布调查的根本结论,符合公众利益,就是决定是否有证据证明犯罪行为发生了。我不认为,一点一点公布另外的信息,由此引发公众对不完整信息的辩论,是符合公众利益的。”

听证会主要关注穆勒于3月27日,也就是在巴尔致信国会陈述报告摘要的几天后,写给巴尔的一封信。

穆勒在信中说,摘要“没有充分体现本办公室工作和结论的背景、性质和实质”,并敦促司法部长公布报告的概要。

巴尔回应说,他拒绝了特别检察官的请求,因为他希望尽快公布完整的报告。巴尔说,穆勒在接下来的电话通讯中表达了对媒体报道的担忧,但是并没有认为摘要误导或不准确。

《华盛顿邮报》星期二晚间最早报道了穆勒信函一事。众议院民主党人星期三公开了信函副本。

特别检察官在最终的调查报道中写道,他没有发现有证据证明存在勾结,但是他无法得出总统是否妨碍司法的结论。

巴尔在3月24日给国会的信中总结了报告的两个主要结论。他写道,虽然穆勒在妨碍司法问题上没有得出结论,但是他和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审查了证据,决定证据不足以支持针对特朗普妨碍司法的指控。

巴尔在星期三的听证上为他的这个决定辩护。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格林厄姆问他是否对这个决定“感觉良好”,巴尔回答说:“是的。”

但是委员会资深成员、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范斯坦说,穆勒报告”包含显著证据表明”特朗普行为不当。

穆勒报告调查了11起特朗普可能妨碍司法的情形,包括2017年6月在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不久后试图将其解职的事件。这些细节在长达448页的经过编辑后的版本4月中旬公布后,人们才知晓。

还有很多人批评巴尔在国会议员或媒体没有机会阅览报告时就召开记者会讨论穆勒报告的结论。

巴尔当时说,报告认为特朗普没有与莫斯科串通,而且在特朗普就任总统后“没有徇私意图”(no corrupt intent)想要妨碍调查。

特朗普总统任命的巴尔说,总统事实上没有采取行动剥夺穆勒获得完成调查所需的文件和证人。

参议院司法委员的共和党人说,完整的报告公布以后,问题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了。但是民主党人誓言要传唤穆勒到国会作证,回答他们的问题。巴尔说,他不反对穆勒作证。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