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8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补缺争斗升温


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2020年2月10日在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参加宪法第19修正案批准100周年的讨论会。

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让特朗普总统有罕见的机会为最高法院任命第三名大法官,可能对美国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美国保守势力如果在最高法院拥有一个新的超级多数地位,就可能在堕胎权益、移民以及扩大行政权力等议题上占据上风。特朗普之前已经任命戈萨奇(Neil Gorsuch) 和科瓦诺(Brett Kavanaugh)来填补其他共和党任命的大法官,基本维持了最高法院的现状。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后,特朗普总统能够做其他总统都未做成的事情:用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取代一名自由派大法官,让联邦最高法院的立场更加偏右。

金斯伯格1993年被任命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她星期五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87岁。她也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年级最大、任职时间最长的自由派大法官。

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近几个月持续恶化。进步派人士担心,金斯伯格如果去世,会让特朗普总统在11月大选前提名候补人选,而且不受选举结果的左右。

对于很多自由派人士来说,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出现了。Fix the Court网站执行董事罗斯(Gabe Roth)说,“下一个提名人保证会极为偏右。”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教授韦勒(Kimberly Wehle)说,“我有四个女儿。我刚刚对她们说,这名女性独自建立了女性的平等权利”,“当然还有很多人对此做出了贡献。可就法律如何确立而言,是她作为律师以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对此做出了贡献。”

以直言著称的金斯伯格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称特朗普是个“骗子”,迫使特朗普让她辞职。特朗普在星期五晚发表的声明中称赞金斯伯格是名“战士”,说她的法律意见“激励了所有美国人。”

金斯伯格去世后,最高法院就剩下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了。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有时投下摇摆裁决票。保守派大法官如果增加到6人,将会帮助巩固保守派对最高法院被长期视为是微弱的控制。

传统基金会宪政学会副主席马尔科姆(John Malcolm)说,“最高法院有6名保守派倾向的大法官还是5名保守派倾向的大法官存在巨大的不同”,但从1950年代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华伦(Earl Warren)和布伦南(William Brennan)开始,很多共和党任命的大法官都采纳了自由派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任命的大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 和科瓦诺(Brett Kavanaugh)有时对关键议题的裁决也偏离了保守派的立场,让部分右翼人士感到愤怒。

特朗普四年前竞选时就打出任命保守派大法官的议题,并对他的司法任命记录感到自豪。他最近公布了20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潜在提名的人选清单,排名靠前的有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撒帕尔(Amul Thapar)和哈迪曼(Thomas Hardiman),三人目前都是上诉法庭的法官。

马尔科姆说,如果特朗普决定用一名女性取代金斯伯格大法官,巴雷特女士会是最可能的人选。巴雷特今年48岁,2017年被任命为联邦上诉法庭第七巡回法庭的法官。

马尔科姆认为,巴雷特是一位致力于维护文本主义和原旨主义的法学家,从宪法的文字角度解释保守派倡导的理论。他说,“我要说总统名单上几乎每个人都是如此。”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教授韦勒说,最高法院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可能对堕胎、移民、健保和政教分离等争议议题产生影响。他说,“国会参众两院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并需要四分之三州的批准,才能贯彻民众的意愿进行修宪”,“但美国最高法院只需5名终身大法官就能在一项裁决中修订宪法”。

即使特朗普在11月3日的选举中输给拜登,特朗普也能够成功任命一名保守派法官来填补金斯伯格大法官留下的空缺。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帮助下,特朗普可能试图在大选前推动参议院批准他的提名。更可能的是,特朗普将在选举后国会跛脚鸭会期期间推动这项大法官的提名批准程序。

金斯伯格大法官在去世前举报向孙女口述说,“我最热切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前不会被取代。”

马尔科姆预计,如果在总统就职前批准大法官的提名可能证明是令人极不愉快的事情,会让科瓦诺大法官2018年有争议的提名听证“看似是一次激昂的枕头大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