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6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北京再驱“低端”外来人口 村民农民工反弹


北京再驱“低端”外来人口 村民农民工反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36 0:00

北京再驱“低端”外来人口 村民农民工反弹

震惊中外的去年冬季大举驱逐外来人口的北京清理整顿运动表面上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卷土重来。大批警察日前到大兴区寺上村、大张本、三间房等地,查封廉租房、服装业小作坊,抓捕业主,收缴生产设备。被网友讥讽为“大扫荡”的清理行动也在顺义区等其他一些地方强制推行。对于地方当局不顾百姓生存权和工作权的“刺刀见红”(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语)铁腕做法,向外来人口出租房屋的当地村民、受波及的农民工和服装业者纷纷表示不满。

美国之音记者近日走访了大兴、顺义多个村庄,要求房东整改、租客限期搬离的通告随处可见。大兴区城乡结合部大片工厂已被清拆,裸露的土地覆盖着绿色防尘网。去年新建村火灾后,北京服装业遭受重创,大批从业者已经离开北京,不过还有一些作坊业主及务工人员仍在勉强维持生存,等待机会。

磨刀客:这个村不热闹,但是也限期搬离。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人家打工来的,甭管说三千、四千、五千,没有房可住使什么挣钱去?

王先生(外来务工人员):我租的房不贵,才三百来块钱,贵的租不起,挣四千多块钱超五百块钱房租住不起。远点就远点,住便宜点的房呗。住哪儿安全必须是第一的,防火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得合格,不合格的不让住。

记者:你们家那边已经封了?人都清走了吗?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清走了。

记者:清走了你们房子怎么办呢?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房子现在就搁着没人住了。清走不让住那能怎么办?

磨刀客:就这一片,(以前)可热闹,到村前面全是。(服装厂)非常集中,门口大狮子、五星红旗什么都有,我都拍过。你看狮子往里挪了好几百米。

外来务工人员:老板也不敢做。

外来务工人员:不敢拿料子做,路口都有卡子,不让拉布料。

外来务工人员:拉布料,逮到了就把布料收了。

外来务工人员:这不要人活命。

外来务工人员:现在都不让干活了,工人还有饭吃?没活给你找。连出来招工都没有,路上都没人。哪有活给你找啊?共产党一闹,没饭吃,外地人反正要走,现在天天都有人往南方跑。

外来务工人员:你看没活了,大桶小桶提着,你看!一两个月没干活了!

记者:现在往哪搬呢?

董先生(外来务工人员):石家庄。

记者:你为什么要搬呢?

董先生(外来务工人员):这儿生意不好。

记者: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还在这儿呆吗?

王先生(作坊工人):不呆了。

记者:要离开北京吗?还是在附近?

王先生(作坊工人):在附近。

记者:再找地方?

王先生(作坊工人):对,找地方。

记者:这个地方呆多久了?

王先生(作坊工人):这里呆半年了。

记者:你们原来从哪儿搬过来的?

王先生(作坊工人):三间房。

记者:那边现在不让干了?

王先生(作坊工人):那边都已经拆完了。

记者:你们就这样搬来搬去的?

王先生(作坊工人):对啊。

记者:这样能行吗?

王先生(作坊工人):没办法。

记者:这地方还能呆多久?

王先生(作坊工人):不知道。

记者:那就是能干到什么时候就干到什么时候?

王先生(作坊工人):对。

记者:轰了再说?

王先生(作坊工人):对。

外来务工人员:下午三四点钟你过来看,多少人呐,没活干。还有好多人走了。

外来务工人员:说的好听,奔小康,这样能奔得了吗?想奔也奔不了。

外来务工人员: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外来务工人员:派出所的、城管的、药监的全来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有便衣有官衣,什么人都有吧。

外来务工人员:你要是不服,话硬一点,全给你封上。

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家封了。

记者:你打算招多少人过去?

杨先生(河北服装厂招工人员):我打算先带十几个人过去。

记者:现在招到没有呢?

杨先生(河北服装厂招工人员):有四五个了。我第一天到这儿来,第一次到这儿来。

记者:解决吃住吗?

杨先生(河北服装厂招工人员):包吃包住。

记者:大家找工作热情怎么样?

杨先生(河北服装厂招工人员):我感觉热情度很高,原来没这么高,现在热情度确实挺高。

外来务工人员:下面的乌纱帽怕丢,他就直接(轰)。他没有本事就整顿嘛,直接就轰。上次网上发的,三间房的老太太骂政府,你这么搞的话我们也没饭吃了。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你说在你正常的红本范围之内他也管,你说是非法建筑也管,老百姓祖祖辈辈都是这片地,您说是不是?

记者:政府有没有政策给你们补偿?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什么政策什么补偿都没有,说句不好听的,七十八十的连一分钱也没有。

记者:把人轰走就轰走了?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对。

记者:房子空着怎么办呢?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空着就空着,封了,给你贴封条。

陶先生(外来务工人员):白天他查,老百姓都回避都躲,不敢住。刚开始说办暂住证,一人一千。比如我两口子就是两千。现在变本加厉,他说你不办,就加到一千三、一千五。

外来务工人员:天天都有保安,比如人家加工厂过来拉布的,逮到布就给收了。说白了就是不让加工厂在这边弄。

王先生(作坊老板):我们工厂确实好多证也没有,说实在真的没有,但是说实在我也不影响北京的什么东西。但是我们给北京创造了不少的东西。这个村刚开始哪有这么繁华?我们也挺不愿意离开的,但是没办法。基本上只要是个小院就有服装厂,每一家有十来个工人,自然就能养起来。

顺义区李桥镇后桥村房东:其实这是互相方便,他们来打工也方便,我们有点收入,都是互相的。那是,那都好几十岁,指着(房租),工作也没有。挣七八千纯租金也行,是不是?盖楼的钱全是借的。

记者:对清理“低端人口”,“低端”说法你们接受吗?

外来务工人员:接受,我们外地人有什么接受不接受。行就呆在这里干,没活干我们还得回老家,或者到别的地方去。反正我们是自由的嘛。

王先生(作坊老板):人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高端人才,不需要你就低端,只能这么解释。我感觉北京真是太不人性化了。我们辛辛苦苦在北京创业,刚刚挣一点,能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说我们低端产业,你们回家吧。太不公平。其实我们这产业吧,污染没有,就全部使电,也不影响别人。听人一说我们属于低端产业,就要被清理出去。

磨刀客:北京吧,就想建成皇家园林似的,就只有他们有钱人有地位的人在这活动可以,其他人就不考虑了。

北京当局驱赶”低端“外地人口宣传画
北京当局驱赶”低端“外地人口宣传画

外来务工人员:现在北京不欢迎你了呀!北京发展成功了,到七环外都发展起来了,还欢迎啥?没地方发展了,不用你来发展。不用你来干活,人太多了。以前北京到四环的时候当然欢迎你,天天唱歌北京欢迎你。它欢迎过来了,把你们过路拆桥了。你们把我们市场搞好了,整个地方豪华了,你们可以走了,我们地方容不下你们了。

外来务工人员:我们现在的日子真没法过了,你看现在都没钱了,我们现在早没钱了,都向银行办信用卡,如果没有信用卡,全部在讨饭了。而且这么搞的话以后全暴乱了,没钱怎么办,饭都没得吃了肯定在外面抢劫,到时候犯罪的是越来越多了。

外来务工人员:国家主席是外地人,你先让国家主席回去种地,咱们就回去种地了。主席也是外地人,不是北京本地人,当官的中央的都是外地人。

外来务工人员:人家来北京租你房,又不吃你的喝你的,该交水费交水费。

外来务工人员:对啊,人家还不是打工靠力气挣钱,是不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