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4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北京神父谈中梵关系及对地下教会看法


北京神父谈中梵关系及对地下教会看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27 0:00

北京神父谈中梵关系及对地下教会看法

有报道说,梵蒂冈同北京有望达成协议,在长期僵持不下的关于中国大陆主教的争议方面妥协,彼此承认对方任命的一些主教,据传甚至同意让两名教廷任命的中国教区主教让位于北京认可的主教人选。有评论认为,上述传闻一旦成为现实,将对中梵关系和中港台的宗教、社会及政治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尤其在宗教信仰空间仍受管控、传教活动在许多地区尚未能公开化的中国大陆,正在受到各方高度关注和香港宗教届人士的公开批评。美国之音记者周日采访了北京宣武门天主堂一位神父,他表达了对中梵关系改善的热切祝愿,同时强调祈祷的功效,谨慎含蓄地述说对报道所指宗教传播在中国一些地方遭遇困扰和阻力的情况感到无奈,希望地下教会与公开教会成为团结的一家人。

记者:咱们这儿跟罗马教廷关系现在如何?

赵庆龙神父:现在我们一直在做祈祷,希望中梵关系早日正常化。

记者:有两位罗马教廷认可的主教要让位给中方认可的主教,有没有听说这件事?

赵庆龙神父:我注意到了网上的信息,但是教会这一块还没有证实。只是从网上、从微信圈子里看到的消息。教廷作为我们教会的最高领导作出的决定,我们教会都会服从,但是教会高层并没有给出明确的信息,或者让我们怎么做,只是别人在猜测。猜测的东西不能作为教会的定论,或者教会的声音。作为神职人员,我们唯一能够见效果的,就是我们的祈祷方式是最好的。别的猜测都是别人的理解,不能作为教会的观点。

记者:中国教会在主教任命问题上是否有发言权?

赵庆龙神父:中国教会本身是普世教会的一个地方,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整个天主教会怎么决定,那是要互相协商的。不能说我们表达个人的意愿就是我们的决定。作为中国人来说,表述我们的声音是应该的,至于怎么表述,表述的角度,每个人的观点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不能代表中国教会的声音。

记者:如果让位传闻属实,是否感到中国教众被出卖?

赵庆龙神父:不存在出卖利益的问题。就我个人来说,我看到这个信息后,从我的感觉来说,第一是妄加猜测教廷的决定。另外是误断,或者是用自己的理解方式说中国主教任命应该是什么样的。

记者:目前地下教会与官方认可的教会并存,若中梵建交,能否解决地下教会问题?

赵庆龙神父:从教会当局,中国天主教作为普世教会的一员,他不会说不管,更不会说落下哪一个,因为他是一个整体。因为我不是当局,也不是哪一个领导层的,我只是作为神父,愿意视教会为一个团体,而不是公开的或者不公开的,那是以前的说法。现在逐渐距离已经缩小了,也是在教会合一的号召下,大家都是一家人、一个信仰、一个系列。只是个人的人为。但是从教会来说,教会的神职队伍,包括教徒,都是愿意教会是一个整体。个人是个人的意愿,不是我们不让人家表述。但是教会的神职人员和真正的教徒愿意圣教会的家是一个团结的家。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多地拆教堂、拆十字架现象?这种情况是不是对宗教自由的一种干预?

赵庆龙神父:不能用直接的定论说是干预。所谓的干预,我的理解就是主要在福传的时候、讲道的时候、行教会圣事的时候,受到了干扰和障碍,这叫做干涉。至于建筑,那是另外一种介入的办法或手段,不能说这种行为就是干涉宗教自由、信仰自由。从我个人来说,建筑归建筑,信仰的传承是不同的方式,比如说,干涉我们在教堂举行圣祭,或者说不让我们祈祷,这是真正的干涉宗教信仰自由。因为教堂不可能无缘无故盖起来,对吧?它是有地方准许的,是吧?人家没有干涉到信仰自由不自由,那是规划的问题。建筑的东西是属于规划的,属于地方的,不能用简单的东西给人家定论,我觉得不太准确。

记者:有没有听到被强拆教堂的教众反应和抱怨?

赵庆龙神父:从网上能够看到,现在是信息化时代,这个免不了的。所以我们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祈祷,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根据采访录音整理,被采访者意见不代表美国之音)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