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5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揭酷刑维权律师受“关照”被“休息”


北京维权律师陈建刚

向外界披露中国709大抓捕案中的律师谢阳被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酷刑的北京维权律师陈建刚表示,由于司法当局要求查阅他所代理案件的所有具体情况,他需要整理案卷,不得不停止办案,要“休息”一段时间,而代理谢阳的案件也要暂停。

因代理湖南维权律师谢阳“煽颠”案而不断受到当局“关照”的北京律师陈建刚星期天向美国之音证实,他不是要“停业半年”,但确实要迫不得已应付一下有关部门“搞事”,需要整理案卷一段时间,包括所代理过案件的协议、委托书,以至委托人身份证等文件,都要必须备案。

陈建刚:“现在正查我,司法局要查我一些档案的事情。我可能这段时间我要停下来,觉得我不能再办案子了。我也要休息一下。”

记者:“基本这半年你不接案子了,是吧?”

陈建刚:“对,我也想,因为那些事件司法局老是找我,他们正在搞我其他的案件,要我整理,就是在什么地方的案件,然后把材料交给他们。他们在这样搞,我也确实打算是想休息一段时间。”

记者:“最近压力比较大?官方给你的压力?”

陈建刚:“是呀,是呀。”

记者:“那谢阳的案子你也没法儿办了,是吧?”

陈建刚:“现在属于停留状态。”

记者:“我看你17号还发东西了呢,说会见都不行,是吧?”

陈建刚:“是呀,是呀,是呀。这没有任何理由,他们想随时这么搞,可以随时搞。我们拿什么跟他们讲都不通。法律在他们眼里就是什么都不如。”

经常代理敏感案件的陈建刚,今年1月19日在网上公布长达1万7千字的两次看守所会见谢阳的谈话记录,详细披露谢阳自2015年7月11日起被拘捕后头半年所受到的非人待遇和酷刑,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多个国际人权组织表示关注,而欧盟对外事务部1月28日在布鲁塞尔发布声明,对酷刑表示关切,要求立即释放谢阳等仍在押的维权律师和人士。一些国家的驻华使馆也在网站上转发了欧盟的声明。

为回应国际社会对维权律师遭受酷刑的关注,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等宣传机器,从3月1日起在媒体和电视上对709案另一位在押维权律师江天勇“舆论审判”,让江天勇在媒体上“认罪”,“承认”捏造湖南维权律师谢阳被酷刑的事实。

陈建刚律师3月3日发表上万字的《会见谢阳的前后》的声明,逐条回应环时对江天勇的“认罪”采访,坚决否认揭露谢阳遭受酷刑的会见笔录与江天勇有任何联系。随后,陈建刚3月5日再发表就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所谓“独立调查”的追问,提出一系列质疑,请检察院回复,并公布调查全文。

此后,陈建刚律师3月10日在网上发布一段30多分钟的视频,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会见谢阳笔录》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严厉谴责环时、央视等官媒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报导,要求检察院、央视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

陈建刚律师还落着眼泪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外界记得,如果将来他自己失去自由后对外承认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陈建刚律师3月17日再次发表声明,谴责长沙第二看守所连续18天不准辩护律师会见谢阳,要求长沙警方停止渎职违法行为。美国之音记者几次拨打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胡副所长的手机,都被挂断。

此外,被长沙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辩护律师覃臣寿星期天向美国之音表示,他17号下午按通知前往南宁律师协会,以为会就他寄达的江天勇接受环时采访一事的律师意见举行听证。结果,律协收下他带去的材料后即叫他离开,明显是走形式,而不是维护他作为律师的会见权,让他非常失望。

江天勇的两位律师覃臣寿和陈进学3月1日和16日两次发表“关于江天勇所谓接受环球时报采访一事的律师意见”,严厉谴责长沙警方3次拒绝律师会见江天勇的申请,理由都是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

声明强调,但是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的无关人员和环时记者却先于律师见到江天勇,这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典型滥用公权力的违法行为,是媒体抹黑与舆论审判。

他们将律师意见寄送给全国律协、长沙市公安局、湖南省检察院、最高检、公安部等部门,但是目前除南宁市律师有回应外,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