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3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拜登若当选真会取消“中国关税”?分析称可能长期搁置


2013年12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副总统拜登。

有分析认为,前副总统拜登将会因各方压力的影响,即使当选总统后仍会维持特朗普的中国关税政策。经贸专家对美国之音说,拜登可能会降低特朗普的关税,以换取北京开放市场和改善知识产权保护。

路透社9月8日的报道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即使11月份当选美国总统,但是可能因受多方面力量的羁绊和牵制;恐怕仍必须保留特朗普政府时期对中国的关税政策。

观察人士注意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曾经用“鲁莽、破坏性和灾难性”等字眼来抨击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和美国盟国施加的关税政策。

由于共和党目前的政策基本上放弃了传统的政党目标,如自由贸易和平衡预算, 以接受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因此而对于民主党挑战者拜登来说,他的任务将会是十分棘手的。

对拜登一旦当选后将会如何平衡这些不同来自各方的牵制和压力竞争力量,各方人士看法不一。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经济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博士认为,预计拜登政府可能会与中国谈判降低特朗普时期的关税,以换取中国的市场开放和改善知识产权保护。

“但关键问题是:中国是否愿意采取重大行动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杜大伟对美国之音说。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创办人、资深分析师艾伦·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则告诉美国之音,他揣测一个“拜登总统”将会从政治层面上首先尽可能地长期搁置中国关税问题,然后向北京提出一些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是愚蠢的利益权衡和交换。

托纳尔森认为,拜登可能会采取若干举措取消部分或全部对中国或者美国盟国的关税,以换取北京在贸易、金融、投资和知识产权保护等一些空洞的承诺。

托纳尔森说,拜登不外乎会采取这样三种可能的措施:“取消关税,哪怕取消其中一些关税,以换取中国的一些毫无意义和无法执行的承诺,如取消其一些掠夺性贸易、投资和知识产权的做法;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以换取南海的某种行为守则协议;或取消美国盟国为建立多边经济战线以抵御中国经济和技术威胁的承诺(也是毫无意义和无法执行)征收的部分或全部关税。”

也有其他贸易问题专家表示,拜登一旦当选会受到各方压力而缩手缩脚,无法取消或者部分取消特朗普时期的各种关税。

“我看不到他能在头6-12个月内取消这些关税的任何可能性。目前的政治环境是:左派、右派和中间派,都将会要求拜登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PGIM固定收益”(PGIM Fixed Income)首席经济学家内森-希茨(Nathan Sheets)对路透社表示。希茨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次长。

拜登竞选政策顾问杰夫·普雷斯科特(JeffS Prescott)对媒体表示,拜登摆脱特朗普的一个办法,就是与盟国就处理中国问题的最佳方法进行协商。他建议说,美国与欧洲、日本和其它盟国合作,“可以让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对中国产生影响,以遏制非市场行为,改革世贸组织规则”。

另一方面,华盛顿政治圈和舆论已经开始揣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如果当选,将会利用华盛顿一些最有经验的贸易专业人士,帮助他制定一条新的贸易路线。那么谁会成为拜登的首席经济和贸易大员?

针对这些揣测,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创办人托纳尔森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他无法知道拜登到底会选择何人担任其最高经济助手,“但我毫不怀疑,他(她)将会是一个完全与奥巴马政府的偏爱中国政策保持一致的人”。

“即使选择了偏重工会的‘鹰派’人物,贸易代表选择谁也很可能不重要了。因为所有的重大决定将由其他人做出,就像他们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一样,” 托纳尔森说,只有一个可能的例外情况就是,如果当下的揣测灵验,拜登将保留特朗普的中国关税政策,特朗普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被留任。

“在贸易政策问题上,莱特希泽肯定不是一个甘愿任人指挥的人。也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认为拜登留任莱特希泽是极其不可能的,” 托纳尔森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