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4 2021年3月1日 星期一

拜登或更同情受迫害者,人权律师:寻庇护者遇福音


许多中国人选择寻求庇护留在美国。随着新政府执政,移民申请的标准据称将会宽松一些。图为活动人士在洛杉矶中领馆前举办“同囚”行为艺术活动,声援海外民主运动先驱王炳章。(美国之音2020年6月27日资料照)

美国新总统拜登上任后,立即扭转前总统特朗普的强硬移民政策,引发美国政坛和移民群体的极大关注。人权律师表示,这一转变对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是极好的消息。

艾飞力律师
艾飞力律师

在洛杉矶和纽约等多处执业的移民律师艾飞力(Felipe Alexandre)告诉美国之音:“拜登上台后,移民政策上的最大看点是他的语气,就是TONE ,改变了,发出的信息不同了。以前让人感觉是我想移民到美国,但是美国不欢迎我。现在完全不一样,就是美国确实是移民国家,很欢迎我们,当然要按照法律程序。”

Alien一词有“外国人”、“异类”等含义,尤其后者更容易解读为对某一人群的歧视。

艾飞力指出,“称呼的改变虽然不会改变一个移民申请人的任何权利,但是其中的精神不一样了。我还觉得,我们能看到很多要素,比方说拜登会比较人道地同情和对待那些受到迫害的人。”

韦华颖告诉美国之音,她不打算再回中国。图为她2020年6月声援王炳章资料照。(美国之音)
韦华颖告诉美国之音,她不打算再回中国。图为她2020年6月声援王炳章资料照。(美国之音)

40多岁的韦华颖目前居住在南加州。她和先生以及两个女儿2019年5月从中国飞抵洛杉矶国际机场。

她告诉美国之音:“倒是感觉不到美国总统换届对我这样的情况有多大的影响。印象最深的还是,我当时一下飞机,看到洛杉矶机场,忍不住双眼热泪盈眶……感觉终于不用担惊受怕了,我对美国心怀感恩……”

申请庇护没有名额限制。那些受到母国迫害不能回国,或者可能受到迫害不敢回国的人,在美国寻求庇护包括政治异见;计划生育强制堕胎;宗教信仰;种族、国籍、特殊社会团体(particular social groups),像同性恋,家暴等。

移民事务助理杨晓对美国之音说:“过去特朗普时期,移民局的定位是防守美国边境;拜登时期则是移民局扮演提供服务的角色。”这相当于一个是警察,一个是服务人员。

艾飞力律师说,正因为如此,拜登新政府上台后,“我们会看到移民申请的批准率提高,这包括庇护、职业移民、投资移民等的标准会宽松一些。事实上,我们已经从移民官员和政府其他官员那里,感觉到了他们态度的改变。”

艾飞力说,拜登政策下,移民官的思路是如何帮助你通过,没有问题就批准;你只要给我看符合条件的地方,只要条件说得过去,就会批准。

美国国土安全部的资料则显示,被给予庇护人数最多的国家是中国,其次是委内瑞拉和萨尔瓦多。

雪城大学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移民法庭通过的庇护申请中,中国人数名列榜首。(网页截屏)
雪城大学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移民法庭通过的庇护申请中,中国人数名列榜首。(网页截屏)

美国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统计显示,在移民法庭这一项,中国人的庇护通过率是最高的,大约75%,而总体的平均拒绝率高达百分之六七十。移民法庭是移民局申请没有走通的情况下需要走的第二步棋。

艾飞力律师说,庇护申请者至少有四个机会得以实现留在美国的愿望,它们依次是移民局,移民法庭,上诉委员会,联邦巡回法院。

朱颜与丈夫郑光信,2019年8月带着年幼的女儿和儿子,用旅游签证进入美国。很快申请庇护之后收到移民局的面谈通知,不过,疫情造成了一定的拖延。

朱颜女士与先生郑光信(左一)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力挺香港。(美国之音2019年10月5日资料照)
朱颜女士与先生郑光信(左一)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力挺香港。(美国之音2019年10月5日资料照)

36岁的朱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正住在洛杉矶南加大医疗中心。她说:“我现在因病住院,感动得不行。本来很着急医药费,因为国内一直宣传美国医疗机构很昂贵,平民看不起病。结果,医院一听我的情况马上就帮我申请了白卡,告诉我一切都是免费的。他们还关心我的宗教信仰,问吃饭有没有忌讳,是否需要有相同宗教背景的人来照顾,等等。”

朱颜告诉美国之音,她一家来自浙江温州,先生原本在银行工作了21年,“却从来没有享受过在美国这样的尊重。”

朱颜自己“曾经被临海文化局请去写文章,要求只能报喜不报忧。有一年,临海评选文明城市,城管恶狠狠地驱赶道路两边的摊贩。我于是写文章指出,文明城市不仅是城市道路整洁干净,更应该是人心的文明;以不文明和野蛮的方式驱赶摊贩评上了文明城市,凭什么呢?然后,我开始遭到排挤。”

在多次“跟主流意图”唱反调不受待见之后,“我后来就不再给他们写了,而是开始自己从事自媒体写作。结果,好几个微信公众号都遭到查封。”

艾飞力说:“迫害也有两种情况,一种在中国确实受到迫害,被逮捕被殴打;另一种还没有受到迫害,但是有恐惧心理,来到自由美国之后的行为,比方说使用推特油管等社交媒体发表反共言论,参加抗议中共,担心回国受到迫害,不敢回国。符合这些标准的都可以申请庇护。”

如今定居在南加州的韦华颖一家来自江苏省常州市,当时居住在该市戚墅堰区一个号称全中国唯一的 “自治小区”,“这个小区2000年建成,按规定享有相当于香港那样的自主管理权,”韦华颖说。

不过,像香港一样,它只获得了自主管理的名头。韦华颖告诉美国之音,地方政府不允许几百户业主选举自己的业委会,而是要指派与政府有关联的人担任委员;他们还剥夺业主对小区档案和物业管理的知情权,包括始终拒绝公开小区的竣工图纸。

“他们不公开图纸,是为了掩盖土地真相。不知哪一级政府已经在2007年偷卖了属于小区的高尔夫球场牟利;到了2013年又琢磨出售小区内另外一块土地,我于是带头抵制,”韦华颖告诉美国之音。

正因为带头对抗政府侵权,韦华颖多次遭到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毒打,造成身体严重伤害。小区保安甚至威胁说“要用车撞死”她。

进入美国的两个月后,韦华颖一家向移民局提出了政治庇护申请。

美国的庇护法规定,不管用什么方式进入美国都可以申请庇护。申请者可以合法进入美国后调整身份,也可以在无签证情况下在边境提出请求。

美国之音记者得知,一星期前,有几名中国人辗转到达墨西哥,在美墨边境向美国提出了寻求政治庇护的请求。

艾飞力说,这样的情况,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能够进入美国境内等待,“这需要政府取消移民保护协议(MPP, 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但是,也不能一下就取消,因为那里有好几万人。”

艾飞力表示,即便美国新政府改变政策,允许在边境提出申请的人进入美国等待,“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进来,而是要通过可靠的筛选,就是要进行‘恐惧面谈’(terror interview),获得机会讲自己的故事。其实大部分人我们也是帮不上忙的,只有具备资格的才会获得机会。”

艾飞力律师说,他接手的庇护案,95%是中国人的。

他还告诉美国之音,之所以致力于主攻庇护移民案,尤其是帮中国人办庇护,得益于在中国的一次经历。

艾飞力成为人权律师的机缘巧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0:38 0:00

他2008年在浙江大学法学院学习时,由于中文说写都十分熟练,本想毕业后留在中国,从业于美国在中国开业的律师事务所之类的跨国机构。

一天,他的一位中国同学偷偷塞给他一个U盘,告诉他回家后务必看一看。

第二天,他给那位同学打电话,说自己看到的是六四天安门屠杀的画面,“我知道呀,以前看过,怎么啦?”

那位同学说,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真相,这是他头一次看到。“而且,那位同学并不是很普通的人,他的父母都是成功的商人,”艾飞力说。

艾飞力后来又把U盘给太太的一位中文老师看,“那位老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内容,看着看着就哭了。在这件事以前,我看到中国大城市蓬勃发展,一直以为中国政府也和美国政府一样,会把过去做过的错事拿出来教育自己的民众,以避免以后犯同样的错误……”

一只装有天安门屠杀画面的U盘,让艾飞力律师看清了被中国经济繁荣发展所掩盖的黑洞。图为1989年6月5日坦克开过时,著名的“坦克人”在天安门广场边的长安街上拦阻一列向东行进的坦克。(资料照)
一只装有天安门屠杀画面的U盘,让艾飞力律师看清了被中国经济繁荣发展所掩盖的黑洞。图为1989年6月5日坦克开过时,著名的“坦克人”在天安门广场边的长安街上拦阻一列向东行进的坦克。(资料照)

从那一刻起,他决定要帮助中国人摆脱专制的政府和没有知情权的社会,于是,回到美国为中国人办理庇护成了唯一的选择。

“是那位同学改了我的命,”艾飞力对美国之音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