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1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拜登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为何迟迟才来?


拜登总统3月11日在白宫就新冠疫情一周年发表讲话 (法新社)

拜登总统即将于3月25日举行上任以来的首场正式记者会,届时距离他宣誓就职已64天。这让拜登成为了一百多年来最晚举行记者会的新任美国总统。

预计,拜登总统将在记者会上回答从新冠疫情、经济纾困到边境安全、枪支管控等一系列问题。白宫发言人莎琪3月23日在回答有关此次记者会的问题时表示,拜登总统正在为此做准备,“这是一个让他通过新闻报道,通过你们(记者)向美国人民讲话的机会”。

拜登为何迟迟不举行记者会?

拜登总统的首次记者会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他的15位前任均在上任33天内举行了完整的记者会,而拜登总统上任已两月有余却迟迟不见动静,这招致外界、尤其是新闻界的广泛批评。除了福克斯新闻等保守派媒体频频借此事批评拜登政府不够透明、拜登本人无力招架媒体之外,其他新闻机构也纷纷表达了不满。

《华盛顿邮报》编辑部在3月7日发表社论称:“回避新闻发布会不应该成为拜登的常规习惯。他是总统,美国人完全有权利期待他会定期接受实质性的质询”。

乔治华盛顿大学战略计划主任、政治沟通专家弗兰克·塞斯诺(Frank Sesno)认为,拜登迟迟未召开记者会是出于白宫的“沟通策略”。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拜登在有条理地展开他的议程。他们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信息策略。他们想与特朗普时期的信息混乱形成鲜明对比。他们试图管控信息,尽可能减少即兴发挥。所以回避记者会是一种从顶层制定信息,让所传达的信息与他们试图强调的主题保持一致的方式。”

记者会对总统来说确实是一场“压力测试”。记者们往往会拿各种尖锐问题对总统“狂轰乱炸”,有些问题甚至会出其不意,总统在作答时稍有不慎就面临“翻车”。

政治媒体“POLITICO”的高级媒体事务记者杰克·谢弗(Jack Shafer)3月19日撰文称,总统记者会有时只是为媒体提供了一个制造新闻的机会,媒体希望总统说出有新闻价值的话,为此甚至会刻意让总统显得“笨手笨脚”。“拜登知道这一点,他并不急于满足媒体的这种欲望,”谢弗写道。

拜登目前拥有60%左右的支持率,他所主导的1.9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又刚刚获得通过,可谓势头良好。在谢佛看来,拜登此时回避记者会也是一种“政治策略”。他写道:“拜登一定在问自己:滑行能让你到达你一直想去的地方,为什么要流汗跑步呢?”

除了推动新冠疫苗的普及和其他防疫措施之外,拜登总统近日还要在全国各地宣传他的1.9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另一项重大的基础设施计划预计也将很快推出。此外,拜登政府还在边境安全和移民改革的问题上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并将在国会推动枪支管控的立法。

美国媒体Vox的政治副主编亚伦·鲁帕(Aaron Rupar)3月11日撰文称,面对如此紧迫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拜登有充足的理由推迟记者会。他写道:“考虑到这个国家在特朗普时代所经历的一切,以及拜登接手的烂摊子,美国人民似乎并不介意他到现在为止一直在关注更紧迫的事情。” 他同时指出,相比于总统与媒体沟通的数量,其质量更为重要。

记者会在问责总统上的作用不容取代

事实上,拜登在上任后虽未召开记者会,但并不缺乏和记者的互动。他常常在公开活动后回答记者团的提问,召开了由CNN主办的市民大会,并恢复了白宫每日新闻简报。其白宫新闻简报经常有内阁成员和其他高级政府官员出席,曾被媒体夸赞内容详实。

不过,这并不能完全取代总统记者会的作用。

乔治华盛顿大学战略计划主任、政治沟通专家弗兰克·塞斯诺对美国之音说:“ 总统记者会拥有很高的关注度,会涉及很广泛的议题,它是问责新闻的第一层。在那里,总统没有提前准备好的讲稿,而且经常会有连续的追问,有时候那些问题很难应付,记者们会以尖锐和坚持不懈的方式向总统施压,这是总统讲话或者一般的采访中所没有的。所以它是向总统问责的机会。”

美国历史上的首场总统记者会是从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总统开始的。当时记者会采用录播的方式,现场画面需要先经过白宫的审批才能播放。直到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担任总统时,总统记者会才改为现场直播。

绝大多数的总统都对记者会深感压力。艾森豪威尔总统曾将其称作“背上每周的十字架,让你(记者)钉钉子”。

拜登政府的媒体策略

每任总统与媒体打交道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比如前总统特朗普就是一个跟媒体互动更频繁的总统,虽然这样的互动常常充满火药味,他也更乐于绕过主流媒体通过推特直接向民众传达信息。相比而言,奥巴马总统对记者会的兴趣则没有那么大,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只举行了36次记者会。奥巴马的团队更热衷于制作总统的“幕后花絮”,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一些媒体无法获得的视频和图片。

至于拜登政府的媒体策略,政治沟通专家弗兰克·塞斯诺认为,它首先是为特朗普时期白宫与媒体的紧张关系降温,其次是尽可能地让拜登处在“有脚本的环境中”,减少突如其来的问题出现的机会。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出于两个原因。首要原因是信息纪律,这让他可以说,好,我们今天就只专注在1.9万亿法案的这一部分,我们今天就只谈航空业援助的问题,我们要保持专注。另一个原因是拜登并不善长即兴发言,他容易口误。如果他磕磕绊绊或者忘词,这又会引发对于他是否年龄太大无法胜任总统之职的讨论。”

一些保守派人士批评说,媒体并没有拿出当年质询特朗普总统的火力来挑战拜登政府。

曾担任美联社和CNN驻白宫记者十数年的塞斯诺认为,和特朗普时期相比,媒体在面对拜登政府时或许“语气更温和”,少了过去的“怒气”,因为特朗普和媒体之间有“深层的敌意和猜疑”,而拜登给这种紧张关系降了温,但这并不意味着媒体没有或不会向拜登提出尖锐的问题。

他指出,如今拜登在很多问题上都应该被严厉质疑,比如经济刺激法案是否过于庞大?是否会加剧负债和通胀?美墨边境危机是怎么回事?下一步的开支计划如何支付和执行?他预计这些问题都会被提出,因为白宫记者的工作就是要挑战在任者,“虽然语气会有不同,但根本使命不会改变”。

“我们看看3月25日的记者会上会发生什么,”塞斯诺对美国之音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