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2 2022年1月29日 星期六

大屠杀研究者:纳粹和北京都想借奥运会提升公众形象


一名男子站在北京的一个树立奥林匹克圆环的公园里。(2021年12月7日)

纳粹大屠杀研究者说,北京2022冬奥会前夕,西方世界正处于85年前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会时的相似处境:专制独裁政府试图利用奥运会自我美化,民主国家采取中庸之道不作全面抵制,而最终,谴责极权政府侵害人权的道德负担落到参赛的运动员肩上。

历史正在重演

“当时和现在的东道国都将奥运会视为提高其公众形象的机会。1936 年的阿道夫·希特勒非常渴望被世界视为文明社会的一部分。今天的中国领导人也希望被视为国际社会合法的可接受成员。” 位于华盛顿的大卫·怀曼大屠杀研究所创始主任拉斐尔·梅多夫 (Rafael Medoff) 对美国之音说。

梅多夫虽然肯定拜登政府采取外交抵制北京2022冬季奥运会的做法是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认为只是“很小的一步”。因为 “外交仪式实际上是奥运会最不重要的部分,运动员比赛才是每个人都关注的部分。”

梅多夫表示:“我担心国际社会今天只做非常小的象征性外交抵制,将再次向极权主义政权、向中国领导人传达一个信息,即世界并不真正关心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对香港言论自由压制。这将送出一个可怕的讯息。”

梅多夫指出,由于美国政府采取中庸之道(middle-way measure)“现在道德负担转移到了运动员身上——就像 1936 年那样。”

当年,罗斯福政府拒绝抵制当年在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会,美国的犹太组织、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和其他团体呼吁美国运动员拒绝前往柏林,以抗议对德国犹太人的迫害。但梅多夫说,只有少数运动员予以响应。

美国冬奥参赛运动员:“保持沉默就是同谋”

在距离北京冬奥会仅不足两个月的时候,尚未见美国运动员表示以个人不参赛抵制这次冬奥会,或公开表达将利用参赛机会抗议北京侵犯人权的恶劣行为的计划。

不过据《纽约时报》体育记者斯特里特(KURT STREETER)周一报道,人在奥地利训练的美国冬季两项运动员克莱尔·伊根(Clare Egan)在电话采访中表示, “保持沉默就是同谋”。

斯特里特说,“伊根是少有的愿意跟我公开谈论中国的本届冬奥会选手。有几位运动员要么直接拒绝我的提问,要么告诉我他们只能私下说一说,因为害怕遭到报复。其中一位选手表达了对奥运会安全的担忧,并表示东道国最近平息批评者的记录凸显了谨慎行事的必要性。”

来自威权国家土耳其的美国NBA职业篮球运动员、波士顿凯尔特人队中锋埃内斯·坎特·自由 (Enes Kanter Freedom) 是迄今为止对中国人权侵犯和国际奥委会批评最严厉的美国运动员之一。

他在接受CNN采访时批评国际奥委会跟北京的暧昧关系:“就在我们现在说话的时候,正在发生种族灭绝。 这是国际奥委会的耻辱,他们和组织奥运会的中国睡在同一张床上。在中国举办奥运会,那里几乎是独裁统治。”

NBA运动员:良心重于金牌

坎特认为,运动员的良心比金牌更重要。“世界上所有你能赢得的金牌比不上你的道德、你的原则和你的价值观更重要。”

他表示,他跟许多即将前往中国的奥运运动员进行了交谈。“他们真的很担心,因为我告诉他们,看看他们对自己的网球运动员做了什么。难道我们真会信任他们对待我们运动员的做法吗?

他还要求运动员敦促他们的政府和他们的公司停止赞助奥运会。

坎特一直在社交媒体上支持西藏独立,批评中国政府镇压维吾尔族人。在篮球场上,他穿着印有“自由西藏”字样的鞋子,并主张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

29岁的坎特因为直言不讳地批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土耳其政府,遭到护照被吊销、父亲被迫与之断绝关系,甚至在海外参加比赛时被追杀的危险。

最近他宣誓加入美国籍,并将自己的姓改为“自由“(Freedom)。

抗议北京冬奥会的四种形式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政策分析师奥利维亚·伊诺斯 (Olivia Enos) 撰文指出,美国奥运选手以及世界各地的奥运选手,可以利用参加北京2022冬奥会的机会发声。

她举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例子:在 1908 年伦敦夏季奥运会开幕式上,爱尔兰裔美国人拉尔夫·罗斯 (Ralph Rose) 拒绝在东道国政要面前降低国旗以表示尊敬的习俗,打破了这一传统。

还有在 1968 年墨西哥城夏季奥运会上,美国非洲裔运动员在颁奖仪式奏美国国歌、升国旗时举起戴着黑手套的拳头向“黑人权力”运动致敬,进行政治示威。

“可以想象,” 伊诺斯在《福布斯》杂志上写道,“如果每个国家队都在经过中国领导人所在的主席台时拒绝致敬,那将会释放出什么信号。”

伊诺斯说,除了运动员抵制和抗议外,还有更多问责北京的事情可做,包括外交抵制多边化,以获得更广泛支持;记者加大对中国侵犯人权行为的报道;企业退出赞助以示抗议。

记者人权团体:警惕北京操纵监视企图

中国对美国带头,英、澳、加等国跟进的外交抵制行动十分恼火,不仅在外交言辞上批美国的抵制行动是“赤裸裸的政治挑衅”,而且在新闻报道和舆论上进一步加紧控制。

中国政府在冬奥会筹备期间就已经对驻北京的各国记者采取了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北京国际记者俱乐部在11月发布声明,指出外国记者时间是否能报道奥运会仍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外国记者团基本上无法参加任何对中国国内媒体开放的新闻发布会,甚至无法观察常规活动——例如场馆参观或奥运圣火的到来。许多活动日期没有事先公布,或者北京奥组委在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侯才宣布。试图报名参加活动的外国记者被拒绝,因为北京奥组委只允许他们选择的媒体参加,声称参加活动的人员已满额,或者因为他们要求参与者在不可能在仅有的几个小时内提交 COVID 测试结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甚至威胁发起外交抵制的美国,“如果一意孤行,中方必将采取坚决反制措施。”

但加拿大前驻华大使盖伊·圣雅克 (Guy Saint-Jacques) 周日表示,如果中国对参加外交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国家的运动员进行报复,中国将面临“后果”。

“我认为,如果他们胆敢对来自正式抵制(2 月冬季奥运会)国家的运动员做任何事情,就会引起公众和国际上的强烈抗议。” 他在接受West Block采访时说。

记者无国界组织发表声明提醒各国政府,“必须警惕该政权(北京)的操纵企图,并保护他们的记者免受监视和可能的压力。”

该组织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记者监狱,至少有 127 人被囚禁,在 2021 年 RSF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的 180 国家中排名第 177 位。” 该组织说,自 2013 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他恢复了与毛泽东时代相称的媒体文化,“在这种文化中,自由获取信息不是权利,而是犯罪。”

公民力量:未来两个月具指标意义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正进行大规模人权侵害,美国采取外交抵制是一种立场表达,而不限制运动员参赛,也是正确的。“对很多运动员来讲,这也许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机会,所以让他们自己去决定可能更加合理一些。”

不过杨建利同时表示,“我们希望更多运动员认清这个(人权)议题的重要性,或者可以不参赛,这比政府抵制更重要,因为付出的代价很大,这说明他的决心和事情的重要性。未来两个月是不是会有运动员出来抵制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

大卫·怀恩曼大屠杀研究所主任梅多夫对美国之音说,该组织致力于研究、记录和宣传美国对大屠杀的反应的经验教训,而是否抵制北京奥运会的辩论与他们的使命非常一致。

“我们希望提起公众注意,对世界各地侵犯人权行为发声的重要性。 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我们将开展公共项目和教育活动,帮助公众了解1936 年纳粹奥运会的教训,以及在我们接近 2022 年中国奥运会的今天如何吸取这些教训。”

他表示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随着运动员开始更多地了解中国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他们将开始重新考虑, 并希望他们采取道德立场,拒绝参加这场最终会粉饰种族灭绝的政权的比赛。”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