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4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布兰斯塔德-从爱奥华州长到驻中国大使


他是美国历史上担任州长时间最长的人。在爱奥华的农场上出生、成长,在爱奥华接受教育,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担任爱奥华州州长23年。他在参与过的政治选举中保持全胜,却从未谋求华盛顿的官职。

如今七十岁的布兰斯塔德决定离开爱奥华,接受川普总统的任命,赴北京出任大使。他被中国外交部称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包括爱奥华州共和党主席杰夫·考夫曼(Jeff Kaufmann)在内的一些官员和熟悉布兰斯塔德的人都认为,布兰斯塔德获得驻华大使提名,和他与中国的友谊有关。

这段友谊可以追溯到32年前。1985年, 38岁的布兰斯塔德刚开始第一个州长任期,他在州长办公室会见了一个来自中国的农业代表团,领队是河北正定县委书记习近平。

那是习近平一行的第一次国外考察经历。在两周时间里,习近平参观了农场、工厂,与接待他们的爱奥华姐妹州工作人员一同游览了密西西比河。

2012年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访美,短暂停留爱奥华州马斯卡廷,与曾经接待他的家庭见面。同年春天,习近平与夫人彭丽媛在北京设宴款待爱奥华来宾,作为副主席夫人的彭丽媛当时并不经常出席这类活动。

时任“爱奥华姐妹州”董事的卢卡·贝洛内(Luca Berrone)在1985年负责习近平一行的全程接待工作,他告诉美国之音记者,“当时我们知道她并不经常参加正式晚宴,所以我们感到很荣幸、很惊喜。当习近平介绍我们认识的时候,我说,她能来我感到很荣幸。她说,她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认识爱奥华客人的机会,因为习近平曾经说,那一次旅行改变了他的一生。”

2015年习近平访问西雅图时,卢卡与基辛格、比尔·盖茨等政商界名流一同受邀。在名牌上,他的头衔是“老朋友”。

布兰斯塔德对1985年的河北考察团印象并不深刻。而自从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布兰斯塔德四次率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如今他也对习近平以“老朋友”相称,两人30多年的“交情”,成为布兰斯塔德津津乐道的话题。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我和中国有一段长时间的友谊,尤其是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这是一个优势。习近平主席于1985年,在我第一个州长任期访问爱奥华,我们的友谊是长久的。”

布兰斯塔德的办公室主任李奥·哈夫(Leo Hough)与州长共事二十余年,起初他对布兰斯塔德愿意离开爱奥华远赴中国感到惊讶,但他说,“他和中国人民的友谊一直是他优先考虑的事之一。所以我再想的时候,就不那么惊讶了。因为我感到,他和中国主席的关系,还有他(以后)需要做的事情,这些他在爱奥华都已经在做了。”

伴随着长久的友谊,是逐年增加的贸易往来。与爱奥华人民的热情友好齐名的,是这里的大豆、玉米和猪肉。 布兰斯塔德在任期间,成功将中国变成爱奥华的农产品市场。

农业是爱奥华州最大的产业,占全州经济总量的25% ,为三百一十万人口用不完的农产品寻找出口目的地,爱奥华州长必须了解贸易才行 。川普总统曾说,没人比布兰斯塔德更懂贸易了。

爱奥华州农业厅厅长比尔·诺西(Bill Northey)告诉记者,州长非常重视扩展商业。爱奥华最擅长的事之一就是农业。布兰斯塔德知道,如果能扩展农业生意,就能为爱奥华创造商机。

2015年,中国超过墨西哥,成为爱奥华州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仅次于加拿大。其中农作物占出口总额的60%以上。布兰斯塔德认为,这是建立在友谊与信任的基础上的。

为了推动爱奥华州与国际间的友谊与信任,以及农业出口和贸易往来,布兰斯塔德一直支持“爱奥华姐妹州”项目。爱奥华的九个姐妹州里,有七个是布兰斯塔德在任期间建立的。其中包括中国农业大省河北省。

“他给了这个组织运转的动力。几乎所有合作协议都是他签署的。他经常与姐妹州的代表团见面,就像他1985年与习近平见面一样。即使来访的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依然希望去欢迎他们。因为他们是客人,这对他很重要。他绝对是尽其所能,参与到姐妹州项目中来。” “爱奥华姐妹州”执行董事金·海德曼(Kim Heideman)说,“从他对爱奥华姐妹州的支持很容易看出,他对国际关系是很有热情的。”

在接受川普总统的驻华大使提名时,布兰斯塔德不忘表达他对爱奥华的留恋。他说他和他的夫人会永远把爱奥华放在心里。

《得梅因纪事报》记者比尔·佩特罗斯基(Bill Petroski)从1980年代开始报道政治新闻,他对布兰斯塔德的亲民作风印象深刻。“他一直说他多么热爱爱奥华,他热爱爱奥华人民。没人会怀疑这一点。我相信当他到中国之后,那里的人们也会这样想。他喜欢与人对话,他尊敬并欣赏中国的人民。”

民主党籍注册选民丹尼尔·博斯曼(Daniel Bosman)反对布兰斯塔德州长支持堕胎和拥枪的政策,他也希望共和党籍的州长在教育和帮助年轻人创业方面多增加拨款。但提到布兰斯塔德的为人,他兴致勃勃地讲起一次看橄榄球赛的经历:“他就坐在球迷中间,中场休息他被邀请到赛场上去,他就自己站起来走下去了。我觉得很酷。几年前我还在一场棒球赛上看到他,他非常亲民。我觉得他这么容易接近,和民众没有距离感,这很棒。这在美国并不常见。”

布兰斯塔德的办公室里,奖杯、礼品琳琅满目。在其中一面墙上的显眼位置悬挂的刺绣“报春图”,是习近平赠送的礼物。这段友谊将他推上了中美关系的风口浪尖,而他今后的责任,绝不只是欣欣向荣的贸易这么简单。

布兰斯塔德说:“作为驻华大使到中国,人们认识我,也把我当成中国的朋友。这是我的优势。我的挑战是要接触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我们需要寻找共同合作的方式。”

与前几任驻华大使不同,布兰斯塔德很少在中国的人权纪录、领土纷争及干预人民币汇率等议题上进行公开评论。这也引发华盛顿一些质疑的声音:布兰斯塔德能否在敏感问题上,在日趋复杂的中美关系中 ,代表美国的利益,发挥国与国之间的桥梁作用?

担任川普政权下的驻华大使绝非易事,即便仅在贸易方面,川普多次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非法补贴出口,通过不公平竞争抢走美国的工作机会。他也曾提出,对中国进口货物征收45%的高额关税。

“但我想我们有机会一起合作,进行对美国和中国都有利的贸易。”布兰斯塔德说,“这也是我想扮演的角色。我认为川普总统认识到,由于我和中国友谊深厚,我是能够帮他实现这个目标的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