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 2020年8月12日 星期三

加州因种族优惠问题再掀修宪战 华裔忧心


加州因种族优惠问题再掀修宪战。图为该州州长纽森2019年2月12日资料照(美联社)

加州议会的拨款委员会将在六月初对名为ACA 5的“议会修宪案”举行听证。这项议案寻求恢复种族优惠,废除禁止种族优惠的209修正案。对此,加州华裔深感不安。

ACA 5议案只要六月底之前在参众两院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将进入11月大选的选票举行公投,由加州全体选民投票决定其成败。目前根据选民构成估计,ACA 5在公投中被通过几乎没有悬念。这项修宪案要取代的是它的“死敌”、禁止种族优惠的209修正案。

相关民权组织纷纷表达反对意见,并且号召民众公开自己的诉求。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在号召加州亚裔组织和公民联合抗议的信中说,ACA 5修宪案“旨在恢复具有种族分化性质的平权政策,并彻底推翻209法案,将把针对加州亚裔美国人在教育和就业领域的歧视合法化”。

有分析人士称,这是人为阻断亚裔人士在教育和就业等方面的优势。

加州因种族优惠问题再掀修宪战 华裔忧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30 0:00

亚裔活动人士刘琳达对美国之音说,ACA 5修正案声称为女性和有色人种提供各种机会上的便利;但是,它所称的“有色人种”仅仅指非洲裔和拉丁裔;同为有色人种的亚裔因为在这些领域中具有竞争优势,不仅不是ACA 5保护的对象,反而是它致力于限制和打压的对象; ACA 5修正案中听起来政治正确甚至高大上的“有色人种”说法,不过是偷梁换柱。

致力于改变美国种族意识的“平等正义社会”组织(Equal Justice Society)的主席伊娃·帕特森(Eva Paterson)说,“全美只有八个州禁止为女性和有色人种获得公共项目而提供平等竞争环境,这包括政府招标、招聘和公校招生,而加州就是其中之一。现在该是我们加入全国其他地方,兑现所有人平等机会的承诺、放弃一切形式的歧视并废除第209号提案的时候了。”

不过,网友评论说,加州209之类的法案并非“禁止为女性和有色人种赢得竞争而提供平等竞争环境”,“而是拒绝提供折扣和优惠来让他们赢得竞争”。

ACA 5的主要起草人和推动人、加州的州民主党籍众议员雪丽·维博尔女士对媒体说:“自第209号提案1996年成为法律以来,每年使女性和少数族裔拥有的企业损失11亿美元……它固化了工资差距,在这种差距中,白人男性赚一块钱,白人女性只能赚到八毛,黑人女性只能赚到六毛;209提案并使歧视性的政府招聘和招标得以继续畅行无阻。”

加州209法案(California Proposition 209),也是宪法修正案,获批于1996年11月。该法案禁止加州州政府机构在招聘公务员、政府合同招标和公立大学招生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此提案使加州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招生时参考种族因素的州;随后,华盛顿州、密西根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也先后通过了类似法律。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指出,ACA 5是要实施种族优惠,根据肤色发放教育和就业等的不公平“优惠券”;这明显违反了保障平等的美国宪法第14号修正案第一条;另外,它也践踏了1964年民权法案第六章: “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任何项目或活动中,任何人都不得因种族、肤色或原国籍等因素而被剥夺参与项目或活动或享受应得利益的权利,也不应遭受任何其他方式的歧视。”

“平等正义社会”称,209法案给加州非裔和拉丁裔升学造成了负面后果:“在种族优惠被禁止之后,非裔和拉丁裔的公立大学入学率大幅下降,而白人和亚裔则上升;伯克利加大1998年入学新生中,非裔美国人只有3%略多;拉丁裔为7%略多,这个比例大大低于这些族裔在该州的比例。”

加州“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创会会长、现任副会长徐佶翮
加州“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创会会长、现任副会长徐佶翮

加州“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 创会会长、现任副会长,徐佶翮告诉美国之音, 取消209平等保护条款,对于“沉默的亚裔”来说无异于被无端“折戟”;亚裔身为少数,也同为有色,却往往在“优惠少数和同情有色”的口号下受到打压。

徐佶翮说 :“事实上,现在的209法案生效后,加州公立大学的多元性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大家从维基百科上都能找到统计数据。洛杉矶加大UCLA自己统计的多元化报告也显示,从那以后,拉丁裔学生一直在增加,白人在减少,亚裔也小幅增加,非洲裔变化不是特别大。”

徐佶翮表示,209修宪案是平等保护条款,鼓励所有人在同样的标准下竞争。如果用加州大学入学的种族比例数据与加州高中毕业生的种族比例相比,是非常接近的。用大学入学的种族比例与全州的种族比例对比不科学。事实上,加大系统录取的学生来自各种学区,低分学区的毕业生只要在本校排名靠前也能获得同样的录取机会。加大系统一直基于贫困和经济因素,对非裔和拉丁裔入学有所照顾,而对于各族裔的毕业率,他们却不公布,并因此引起很大的质疑声。

加州“硅谷华人协会基金会”会长陆滢
加州“硅谷华人协会基金会”会长陆滢

加州“硅谷华人协会基金会”会长陆滢对美国之音表示:“加州民主党力推的ACA 5,让华人感到不公平的地方有两个。一是把种族和性别都加入到公立大学入学、政府招聘和招标中。众所周知,这几个方面资源的分配不应该把种族和性别作为条件,而应该以个人的努力、能力和成就作为衡量资格的标准,这才是公平之道。以先天的肤色和性别作为标准,是社会的倒退,也是对主观努力的打击;二是全球经历新冠病毒大传播的危机,加州深受打击和重创,赤字已经大到连纾困资金都拿不出来了,甚至需要向联邦政府伸手要拨款。此时如果从事分裂加州民众、分裂种族的行动,同时也分流我们极少甚微的社会资源,是给加州和加州的每个居民雪上加霜。”

陆滢说,作为议员,服务于自己所代表的选民是天经地义和理所当然的,但是具体怎么做,更加利于族群的未来呢?是发放不劳而获的免费餐券,还是提供努力成长的空间?这应该是一个选择“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的答案。

与此同时,本星期一(5月11日),加州大学(UC)总校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Janet Napolitano)宣布了一项五年计划,逐步取消SAT和ACT成绩作为加大录取新生的要求,到2024年后完全取消,旨在为弱势学生争取到更大的入学加州大学的机会。

对此,加州的亚裔族群担心,加大的录取程序将变得主观而无据可查,成为不可捉摸的操作,从而损及在标准化测试中能力卓越的亚裔族群。

今年2月,加州大学教师工作组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加州大学继续维持SAT和ACT,指出标准化考试反而可能会让弱势学生受益。

有分析称,提倡种族优惠的ACA 5提案,与禁止考虑种族因素的209法案之博弈,体现了各族群对“公平”以及“平等”概念的不同理解和持有的不同标准。有的认为,取消209修正案并非实施种族优惠,而是取消弱势种族的障碍;也有的提出,在NBA职业篮球队中,是否也应该“取消种族障碍”、按照比例“掺沙子”实行种族配额制呢?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