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3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专访在费城办作品展的著名艺术家蔡国强


著名华人艺术家蔡国强在费城举办大型公共艺术展览《萤火虫》,庆祝本杰明·富兰克林大道建成100周年。和传统的大型庆典不同,蔡国强此次特意用来自家乡泉州的手工灯笼和富有中国气息的人力三轮车,打造了一场公众可以参与的视觉盛宴。他在介绍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他希望以轻松的方式,向有着百年历史和政治意义的富兰克林大道致敬,同时让人思考生活与艺术、居民和社区的关系。

美国之音记者鲍蓉: 蔡先生,非常感谢您百忙之中抽空来接受我们的采访。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次您的展览被命名为“萤火虫”, 可以理解为那些五光十色的灯笼,那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象征意义吗?

蔡国强: “萤火虫”一方面象征着我的家乡,灯笼是从我的家乡泉州万里迢迢运来的,运到费城来庆祝富兰克林大道。它某种意义上也象征着像我一样的移民,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为这里带来了光芒。虽然萤火虫只有闪闪的、小小的光芒,但是却带来了梦想。

记者:这次您的展览形式是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灯笼和人力三轮车,但是灯笼的形式也有西方元素的融入,您设计的灵感来自哪里?

蔡国强: 一个是来自我小时候玩过的灯笼,五角星啊、圆的啊、小飞机啊、小公鸡啊。我是属鸡的,小时候玩过很多公鸡的灯笼。另一方面是我后来长大了,有了很多作品,像外星人、各种各样的飞碟,还有机器人,这些也做成了灯笼,包括现在比较时尚的一些表情符号也都做成了灯笼,这个也算从自己小时候把玩的传统艺术和文化,随着岁月变迁,以及国际化和当代化的过程,符号也在发生着变化。

记者:您的装置艺术中有大量中国元素存在,这和西方艺术界观察、评论中国艺术的角度有关吗?还是说纯粹是您个人个人情怀的体现?

蔡国强:应该是个人的吧,因为我也可以做蘑菇云,也可以做汽车,也可以做动物,老虎啊、狼啊,这些都是全人类共同的符号。有时候我也把我少年时代好玩的东西也当成作品,比如说灯笼。还有一些作品大量地使用了船,这些因素都是因为我的家乡是一个海港城市,所以我从小对船也很有感情,一方面也成为了我作品的标志,也象征着我从一个港口走到另一个港口。

记者:您上一次举办这样大型的展览,是10年前了,上一次个展也是好几年前,时隔多年的原因是什么?

蔡国强:倒也没有了,我办完回顾展以后,在费城美术馆、洛杉矶、休斯顿还有华盛顿,很多地方都做了展览。只是纽约这个地方很厉害,它的媒体是最厉害的,你在纽约做了展览,全美国都会报道。其实我在很多地方都做了很好的展览,但是作为室外的公共艺术,我上一次是2003年在中央公园做了一个烟花的爆破项目 。真正不属于美术馆的,属于公共艺术的,这一次算是在美国的很大的公共艺术展览。

记者:这次的灯笼是在泉州做的,但是三轮车却是来自美国,您觉得这其中的象征意义是什么?

蔡国强: 也没有什么太多象征意义,这就像多元文化一样,本来一个艺术家也是自由自在。全球化的结果就是各种东西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互相交融。(重要的)不在于你是哪里来的人或者物,而是你在做什么、有什么用途。

记者:我们看到外界很多评论,包括官方网页对此次活动的介绍,都是说您想要创造一个所有人,不论种族地域,都能自由漫游的氛围,这可不可以说是对目前美国紧张的移民和种族问题的一个回应?

蔡国强:当然是。艺术家的作品不一定是为政治而做的,更是为自己而做的。可是由于作品和自己都是处在一定的时代,所以经常有对那个时代的反响,不论是人还是作品。我也认为不管是作为来自不同文化、移民来美国的艺术家,还是作品创意本身,都是对这个时代的反响,都是对今天美国社会和全球整个状态的反响吧。

记者: 您是一位移民,您对现在移民在美国的状况有没有什么看法?

蔡国强:这个状况当然是有些在变化,但我本人不是那么悲观。因为美国就像富兰克林大道一样,有很漫长的历史,很多事情有些波折都是暂时的。

记者:说到富兰克林大道,我们知道富兰克林大道在美国是自由、平等、探索精神的象征,那么这次展览的形式和内容与富兰克林大道100周年纪念的主题有着怎样的关联?

蔡国强:当然,正是因为这个大道的精神,我才提倡多元文化共融。你看这条大道就是有万国国旗。本来这些灯笼(和三轮车)就象征着不同种族的人可以自由乘坐,在三轮车上相遇,这就是对富兰克林大道精神的呼应。

记者:有句题外话,关于您的纪录片《天梯》已经在中国首映,您如何评价这部影片?

蔡国强:我很感动,因为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大量时候人们看到的都是我在美术馆里的作品,或者是像今天这样的公共艺术上面,人们很难看到一个艺术家自己内心的情感,作为一个孙子,一个儿子,作为丈夫和父亲,这些人的情感其实对于一个艺术家很重要。在《天梯》的电影里面,我作为旁观者来看,也能从里面看到:因为有这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作品,有这样一种内在关系。每一次我看到,都感到很温暖。

记者:也有人说,您的作品《天梯》和《萤火虫》等等,都是寄托了您的乡愁,您怎么看?

蔡国强:比乡愁乐观一点的感情吧,是一种长不大的少年的梦想和浪漫一直都在,这应该说是我的作品的共同特征,这也才是我的作品在莫斯科,在多哈,在全世界的任何民族和国家里面,会有很多人共鸣,会成为那个国家最受欢迎的展览,这就是因为有一些少年的梦想和浪漫是可以跟不同种族的人的最原始的情感相关的,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记者:谢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蔡国强: 谢谢!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