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9 2021年5月9日 星期日

元朗黑社会暴行事件令港人对警队失去信任?


白衣人在香港新界元朗地铁站殴打反送中抗议者

在香港元朗7月21日晚爆发震惊国际社会的疑似黑社会暴徒持凶器不加区分地追打无辜市民和黑衣示威者、甚至传媒记者的流血“恐怖”事件后,警方在强大压力下,星期一以“非法集结”拘捕6名涉案人员。不过,有元朗市民表示,警方在元朗事件当晚的不作为,甚至默认黑社会暴力行为,令警察的形象蒙羞,令港人对警队失去信任。

元朗黑社会暴行事件令港人对警队失去信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41 0:00


在经历2014年长达79天的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运动和今年几个月来的“反送中”抗争后,香港警方被批评在驱散示威者过程中不合理地滥用武力,警民关系已经严重恶化。示威者在抗争过程中不断指骂警察是“黑警”、“知法犯法”,而前线警员也多有怨气。

而7月21日当晚,警方在市民和议员几个小时前就开始报警的情况下,毫无准备。在约10点半左右暴行发生后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过程中,基本没有出现制止暴力发生,令市民惊恐哀嚎、求救无助。甚至有警察两次出现后又退场,导致暴徒在午夜时分二次作恶,更是令人瞠目,质疑警方是在默认黑社会的暴行,甚至“警黑配合”。

尽管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卢伟聪星期一否认警方配合施暴者,强调警黑势不两立,但仅以警力调配不足来辩解不作为,难以让市民信服。

元朗居民陈可乐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警方目前仅以很轻的“非法集结”拘捕6人,而当晚在警方到达现场后,两百多名“白衣暴徒”中仍有人手持棍棒等武器,警方完全可以先以“非法集结”扣查至少其中一些人。但是,警方没有拘捕任何人,可能根本也没有查抄身份证明,甚至让许多人离开现场,完全是“放生”。

他说:“警方采取了公安条例比较轻的那条罪行。对于元朗人来说,当然是不可以接受的,因为他们在我们每一天回家的路上这样埋伏,是一个引起恐惧的白色恐怖的行动。比如说,昨天全市的商铺都关门,这在元朗人的心中其实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陈可乐有朋友当晚在列车车厢中遇袭受伤,形容场面极为恐怖,尤其是许多女生被吓得哭喊。他表示,经历了元朗恐暴,许多元朗人对警队失去信心。

他说:“完全对警察失去了信心,而且觉得,现在就发觉其实有没有警察完全是一样的。这样要依赖黑社会来管治的界限现在好像已经破掉了。对于我们来说,对政府保护人民的信心看得也很轻了。”

陈可乐表示,他对警察这次能否严厉处理元朗事件也不抱有信心。

他说:“ 他们是一家人呐,就是管治互相配合和互相合作嘛。如果它要执法的话,那么多年都有机会去执法。他说的‘不两立’很好笑呀,如果这样为什么今天才调查了6个人呀,当天有两百多个人在现场去攻击市民。而且还用一个很轻的非法集结。他们有真的用武器去攻击市民。”

元朗的区议员杜嘉伦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元朗暴行当夜,警方完全应该将白衣人以非法集结带回警署调查,但双方似乎有合作。目前也只拘捕6人,令人失望。

他说:“应当是拘捕,将他们全都押回警署,但是他们连白衣人的身份证也没有留下记录。我对警方的做法是绝对的失望。我们其中一个要求就是他们要将那些暴徒尽快全部要拘捕的。”

杜嘉伦议员表示,香港警方在政治上应当保持中立。但尤其是从2014年占领运动以来,警方在处理市民大规模示威抗议过程中的表现,显然已成为政府的政治工具,逐渐让警民关系对立。因此,警队高层必须要回归政治中立,重建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上午致电警务处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办公室电话,希望就元朗事件、上环清场,以及警民关系等问题进行采访,接电话警员留下记者电话,称会回复。不过,记者至今没有收到回电。

据香港媒体报道,谢振中星期一上午在港台节目上表示,元朗暴力事件无法无天,是公然挑战香港法治。谢振中还否认“警黑合作”的质疑,称未能当场拘捕任何人,不代表警方不关注,警方会跟进违法份子,适当时候会作拘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一下午率领一众官员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特首办会见传媒,谴责元朗事件令社会震惊,令人发指,要求警务处全力缉拿凶手。

评论 (180)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