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 2021年3月8日 星期一

美国偶像级保守派电台名嘴因癌症逝世


资料照片: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讲话期间为拉什·林博戴上总统自由勋章。(2020年2月4日)

美国电台名嘴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逝世,终年70岁。这位引起两极化的评论家以一人之力放大了美国保守派的声音。

林博2020年2月被诊断患有晚期肺癌。在他公开了自己的诊断一天之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他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宣布向这位广播界名人颁发美国最高文职荣誉“总统自由勋章”。

近一个月前离开白宫的特朗普打破了他卸任后的媒体沉寂,星期三(2月17日)打电话给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一个电视节目,赞扬林博。

“他从一开始就跟我在一起,”特朗普说,这指的是特朗普2015年竞选总统的初期阶段。“他喜欢我说的话。”

特朗普说,林博具有“巨大的洞察力”,“很有街头智慧”,“之前从来没有像他这样的人”。他描述说,他的这位知名支持者是“无法取代的”。

前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声明说:“林博为那些让美国伟大的理想和价值观而发声。他鼓舞了一代美国保守派,人们会深深怀念他。拉什·林博让保守派自豪,他给保守主义带来风趣。”

前共和党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发表声明说:“虽然他言语唐突,有时引起争议,而且总是固执己见,但他作为几百万美国人的声音道出了自己的心声,而且怀着激情对待每一天。”

林博的崛起与联邦通讯委员会(FCC)1987年的一项裁决有关。那项裁决废除了电台必须给自由派和保守派政见平等时间的规定。林博的谈话节目被卖给几百家调幅广播(AM)电台。他几小时滔滔不绝地即兴独白,发表耸动性的保守派政见。这种谈话节目被证明是那些苦苦支撑的电台的摇钱树。林博自己也因此盆满钵满,年薪高达8千5百万美元。

FCC改变规则和林博的崛起发生在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担任总统期间。在这期间,美国的媒体景观开始脱离那种几家大型广播电视网和少数大报纸主宰天下的局面。这些大媒体通常四平八稳,而随后涌现的媒体时代更为四分五裂,信息与娱乐交织在一起。

社会研究新学院历史教授克莱尔·波特(Claire Potter)说:“他把1980年代的政治地貌拿过来拼凑成了一种不完全是共和党的世界观。他在很多方面对共和党颇有批评,然而却是里根的大粉丝。”波特写过一部书,题为《政治瘾君子:从电台谈话节目到推特,另类媒体如何让我们对政治上瘾并窃走了我们的民主》(Political Junkies: From Talk Radio to Twitter, How Alternative Media Hooked Us on Politics and Stole Our Democracy)。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驻院学者、《电台谈话节目的美国》(Talk Radio’s America)一书的作者布莱恩·罗森瓦尔德(Brian Rosenwald)说:“他重塑了媒体和共和党政治。他也许是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政治中最为重要的人物。”

林博对自由派政治人物和活动人士进行人身攻击,而且对此毫无歉意。那些倡导妇女权利的人被他视为“女权纳粹”,环保主义者则是“疯子”。

在他广播的最后一年,他对新冠病毒不屑一顾,称这跟普通感冒差不多。他争辩说,这场大流行病被超出比例地严重夸大,目的是在政治上打击特朗普。

大学辍学、做过电台DJ和体育播报员的林博还淡化了气候变化并反对医疗改革,这些成了共和党的模板。

林博战胜了一些个人挫折,包括被耳蜗植入术所逆转的听力丧失和迫使他寻求康复治疗的处方止痛药上瘾。

多年来,他带着美国相当多的人一路走来,越走越右。

他在2005年宣布:“没有什么温和派。温和派只不过是伪装起来的自由派。”

自由派痛恨林博,指责他扭曲事实并在电波中散布仇恨言论。

“拉什·林博帮助制造了今天的两极化美国,方式是把种族主义、顽固偏见、厌恶女性和讥讽正常化,”枪支管控组织“母亲要行动”(Moms Demand Action)创始人香农·瓦茨(Shannon Watts)发推说。“他是个煽动家,靠仇恨言论、分化、谎言与毒舌而致富。这是他的遗产。”

然而,很多共和党政治人物为了提振自己的选情而响应了林博的观点,而反对他的立场则有可能危及他们的政治生涯。

“在政治上,今天存在的共和党极右翼、战争政治版本要归于他的影响以及他的崛起所催化的政治媒体的变化,”罗森瓦尔德对美国之音说。“没有他,那种有一位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想法简直无法想象---但他的影响要远远更为广泛。”

林博的很多拥趸喜欢他反对政治正确的立场。所谓政治正确是指使用那些不带言语歧视或负面刻板形象的语言和政策。

波特说,他实际上是把“自由派抛弃的可耻名称”拿来并让他的粉丝接受这些标签。

他的一些志同道合的听众自己也成了评论家。波特对美国之音说,对这些听众来说,林博就是他们的政治教授,告诉他们“保守派观念是智慧观念,是一个重要的思想体系”。

林博把对他的批评视为荣耀勋章,对“美国最危险的人”的标签欣然笑纳。

他对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尤其持批评态度。他把奥巴马描述成“一位愤怒的黑人”,并在这位民主党人2009年出任总统伊始宣称:“我希望他失败。”

在特朗普受到第一次弹劾期间,林博为这位共和党总统辩论。他争辩说,特朗普之所以成为攻击目标,是因为他在减税、重振经济以及捍卫枪支拥有者权利方面做得太成功了。

林博支持特朗普提出的2020年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和违规的不实说法,他不认为拜登合法胜选。他把1月6日为打断国会认证当选总统拜登胜选而洗劫了美国国会大厦的骚乱者比作是18世纪反对英国统治的北美殖民者。

星期三,在每日例行记者会上,白宫新闻秘书詹·莎琪(Jen Psaki )被问到林博之死。她说:“我不觉得我预期总统会有声明,但我当然可以向家人转达他的哀悼和支持。”

“我认为右翼会有很多人想念他,”波特说。“但是我认为我们左翼也会有很多人想念他,一旦有什么事发生,我们这些人总是会去听他,并说:‘OK,保守派民粹主义者现在怎么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