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6 2022年7月4日 星期一

江苏调查报告引爆质疑潮 四高校八百校友要求信息公开


小花梅(左)与锁链女被江苏省当局认定为同一人。(推特图片)

中国江苏省当局2月23日就备受关注的“锁链女”(也称“铁链女”)事件发布人们翘首以待的第五版调查通报,丰县领导班子及其下属的欢口镇和事发村庄所属的村委会党政一、二把手等17名地方官员都被免职,其中有些村镇干部受到记过、严重警告等党纪或行政处分。不过,这份通报中的一些关键内容显然并没获得广大网民认可,反而招来更强烈反弹、更多质疑、讽刺和调侃。有评论指,中共当局担心锁链女事件获得的广泛关注是否会成为推倒其独裁统治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的问题。

与此同时,四所中国著名高校800多校友首次联合发表呼吁书,敦促江苏省当局依法依规履行职责,按规定时限,公开调查报告形成的相关信息,以切实保障公民对重大公共事件的知情权。

江苏调查报告引爆质疑潮 四高校八百校友要求信息公开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17 0:00

官方:综合DNA比对和身份查证,认定杨某侠就是小花梅

江苏省官方这份6000多字的“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情况通报,再次否定了丰县政府的前三份简短通报所作的情况说明,但基本肯定了徐州市当局发布的第四份通报的一些主要内容,其中包括户籍登记为杨某侠的锁链女身份认定。

调查通报承认之前网友上传图片中的结婚证为婚姻登记人员违规办理,未如实填写办证及出生日期等信息。

一周前,知名调查记者、公益活动人士邓飞微博上传了一名获得相关信息的网友透露提供给他的杨某侠和董志民的结婚证图片,网上舆情骤然升温。

通报指出,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取自杨某侠和小花梅的同母异父妹妹的血样与小花梅已故母亲生前衣物提取生物检材以及同其舅、姨等旁系血亲进行了DNA检验比对,综合查阅小花梅云南户籍底册和调查走访,认定来自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小花梅就是杨某侠。

视频:亲属称小花梅52岁不好辨认

不过,自称到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采风的摄影家2月23日在推特上传一系列短视频。其中一段视频显示,面对两张放大的彩色照片,小花梅的舅舅表示不好辨认官方调查认定的小花梅(锁链女),也不认识援藏武警军官李大忠的女儿李莹。

另一段视频显示,这位舅舅说小花梅52岁,他也不好辨认。他还披露,中央电视台来过几拨人,江苏那边也打电话给他。

他所说的小花梅52岁与精神病医院病历和结婚证上填写的杨某侠出生年份吻合,却与江苏省调查报告所说的小花梅家乡户籍底册的1977年出生年份相差了8岁。除了相貌差异,年龄不符也是众多网民针对官方关于锁链女的身份认定提出的强烈质疑之一。

这些视频的拍摄者网名为“幸福个鸟@uyunistar”。他在推文中写道:“我因保留这些资料惶恐不安。本以为这旁证可以贡献给警方和社会,为有效事件确认提供帮助,从而能受到警方嘉奖。但我朋友把这些发到新浪微博后全部被删除,令我惊恐担忧人身安全。”

他还写道,“我们先后两次拜见小花梅舅舅,虽然得出不同的结论。是个遗憾。但是纵篇视频联系起来,依然可以明显感觉到,小花梅舅舅对小花梅的爱和对现状的无奈。”

收到记者书面询问后,这位摄影家回复表示,“我希望走访这一代丢失亲人家庭,拍摄他们,给予他们关照。”

对于小花梅舅舅说侄女52岁而失踪时40多岁,是否记忆有误的问题,摄影家表示,他不好说,请根据视频自行判断。

他写道,“现在遇到当地政府不支持,我个人在当地去边远村寨,也有一定危险。” 他还披露,“之前几天约定的车,都被单方面取消了。”

这位摄影家对其人身安全的担忧有前车之鉴。维权网站《民生观察》报道:“前云南信息报调查记者铁木(郭敏)和马萨,联袂去云南亚谷村采访,揭出小花梅的一些真实信息。2月22日铁木(郭敏)被昆明警方传唤,当天下午时分获释回家,大致问话就是近段时间不许外出,要报备,不让就铁链女此事再说话,不让对外接受采访。”

就在锁链女事件关注热度居高不下之际,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拘押前去精神病院探望“八孩母亲”的两名女性志愿者(网名分别为 “我能抱起120斤”、 “小梦姐姐小拳拳”),对公开要求重做李莹DNA鉴定的李莹父亲战友以及为锁链女和众多拐卖受害者发声的知名学者实行删帖封号,并约谈、警告一些博文作者和志愿者,还以防疫为由封锁事发地,诸如此类,进一步激怒网民,扩大了事态。

照片硬伤 被讥现代版“指鹿为马”

网民们对于这份当局调查的第五版通报的不信任,更多地反映在该通报对结婚证照片中的女子(小花梅)就是锁链女(杨某侠)的蹩脚解释上。直观看去,照片上的女子和网上流传甚广的图像显示的丰县八孩妈妈在五官相貌特征上有明显不同。

调查通报没有提供图片证据,只是以文字解释说,“公安机关调查发现,杨某侠近照系从抖音视频中截取,经修图后流传到网上,与实际容貌有差异。同时,受年龄增长造成的皮肤老化、毛发退化、脂肪组织液化以及牙齿缺失等因素影响,杨某侠容貌也发生了变化。”

通报还表示,“2月22日,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人像鉴定,杨某侠与董某民结婚证照片与杨某侠在云南第一次结婚照片、网传视频截图杨某侠照片、杨某侠身份证照片、杨某侠近照反映出的人像特征相同,认定为同一人。”

这个貌似科学严谨的公安部鉴定没有独立而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监督公证,众多网民并不认可。

公安部这个俗称中共政权“刀把子”的最高警察机构在社会上早已信誉扫地,该部在2016年5月发生的雷洋被嫖娼遭警察殴打致死案中被广泛认为撒下弥天大谎。

有网友称,江苏省政府的第五版调查报告唯一成功之处,是做到了让所有人都不相信。

锁链女这位八个孩子的母亲近期拍摄的影像与杨某侠(官方认定为小花梅)20多年前办理的结婚证上的半身像之间存在明显差异,而官方调查通报就这种相貌差异作出的牵强解释被网友视为这份官样文件的八大硬伤之一,成为一场网络狂欢的笑料。

许多网友上传了刻意制作的双人头像对比照片,注明这就是“同一个人”,对江苏省调查通报的牵强结论表示轻蔑。有网友对美国之音指出,这是21世纪的现代版指鹿为马,把天下人都当成傻瓜糊弄。

调查组不问锁链女本人 被质疑舍近求远

从近期网上流传的几段视频来看,锁链女与看望她的人能够正常交谈,并对自己遭受的非人待遇表达了强烈不满。

她说,“世界不要俺了!”“这一窝都不是东西,通家都是强奸的。”“我就像妓女一样活着,成天。”

央视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她在丰县精神病院疑似被绑在病床,呼喊“放我走!”

迄今为止,从锁链女在视频中的寥寥数语,人们没有看到她思维紊乱口出狂言,或者有暴力倾向的表现。许多网友质疑当局怕锁链女揭破被绑架、残害背后地方官员包庇、纵容甚至卷入拐卖妇女儿童的严重罪恶而被精神病,并被张冠李戴。

广州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2月23日撰文指出,从江苏当局发布的官方文件以及官媒报道中“没有看到调查组直接看望和向这位被锁链囚禁过的八孩母亲求证:她到底姓甚名谁?她所记得的年龄、家乡与亲人的名字。”

北京资深专栏作家高瑜发推表示:“就连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也认为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第五份通报难以交卷。”

她写道:“我只想问:从流出的自媒体、央视的视频(来看),锁链女并没有丧失思维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判断能力,为什么从江苏省、徐州市到丰县的党委和政府都不让她自己开口讲话?你们到底害怕公众知道什么实情?”

辽宁省鞍山市的已故空军上尉军官姜永强的遗孀付楠表示,相信锁链女就是四川失踪的武警军官女儿李莹。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李莹是完全精神正常的人,我觉得目前人身安全最重要,只要活着真相就会大白,就怕灭口死无对证。”

开年首起“黑天鹅”事件

有分析人士认为,锁链女事件曝光时值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之际,下周又将迎来北京的人大、政协两会,而这次两会至关重要,攸关下半年将举行的关系到习近平能否成功连任的中共20大,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爆出锁链女事件并引发汹涌舆情,当局视之为大忌,因此要尽快扑杀2022年飞出的这第一只“黑天鹅”。

海外自媒体时评节目主持人大康认为,冬奥会开完了,中共维稳清场开始了。

旅美独立时评人鲁难表示,小花梅的身世没查清楚,却用超强警力盘问调查记者。

当局被指按“家庭矛盾”淡化处理地方拐卖人口犯罪

江苏省的调查通报称,犯罪嫌疑人董某民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以涉嫌虐待罪依法批准逮捕。有评论指出,这份调查通报最要害的不是身份认定,而是把拐卖、强奸、虐待按照家庭矛盾来处理,这是为徐州、江苏普遍存在的拐卖现象合法化作铺垫。

官方通报称徐州八孩女子1998年流落在一乡间饭店,就被饭店主人转手卖给他人,后来经人介绍,又卖给董某更(董某民之父)。海外自媒体评论节目主持人方砖表示,这种卖来卖去的贩卖人口情况显示,人口买卖在当地是常态。

海外自媒体政论节目主持人吴建民指出,江苏省的调查通报中,只是把锁链女事件当作个案处理,受处分官员都没有受到包庇纵容甚至直接参与拐卖强奸妇女儿童及充当保护伞罪行的刑事追究,完全回避了在中国一些地区猖獗泛滥的拐卖妇女现象背后的政府责任问题。

在美国的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指出,把对付人权律师的警力拿出十分之一,就会挽救成千上万个拐卖罪行受害者,大大减轻笼罩几乎每个家庭的社会性恐慌。

有分析认为,调查组是根据上面定的调子和部署来拿出一锤定音的结论,不管你信不信,只看你服不服。也有评论指,如今只有骗子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或真真假假。而且是真是假跟你信不信没关系。

为何一定要把锁链女说成小花梅而不是李莹?

在美国的流亡异议人士扬子立发推表示:1)本来就有精神病而不是拐来后逼疯的;2)村镇干部涉嫌强奸都不存在了;3)绑架强奸轮奸等犯罪也不用追究了;4)人贩子嫌疑犯姚氏兄弟以及保护伞无人追了;5)没有巨大的悲情效应以及退伍兵义愤了。

有网友提出20问,其中问道:承认了是李莹,当官的会死吗?李莹父亲是武警军官,没法交代,就不认自家的官员了吗?领导的假面子是百姓的一切,一切的百姓吗?

对此,已故中共党史专家、毛泽东工业秘书李锐之女李南央回答:“这不是领导的假面子问题,这是它是否会成为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亡党亡国的问题。”

高校校友联名要求信息公开

2月23日,江苏省调查通报发表的当天,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山东大学这四所高校的800多名校友发出“我们共同的国民倡议: 依照中华⼈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申请江苏省政府公开铁链女调查报告形成的信息。”

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首次出现多所中国高校校友就重大社会问题联合发出呼吁。

旅美时评人鲁难 (资料照片)
旅美时评人鲁难 (资料照片)

公开信发起人之一,旅居美国的人大校友鲁难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当局在历次公共事件调查中把维稳和消除老百姓的情绪放在首位,在锁链女事件上也是如此,抹杀了公众的知情权,很多民众表示不信任这个调查报告,就是因为政府暗箱操作,没有依法公布相关文件、证据和证明资料等信息。

他表示,参加联署的四所高校800多校友希望每个公民行使法律规定的知情权,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消除疑问。

同一天,原上海同济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民主中华传媒主持人邱家军发起全球联署行动,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取消彭丽媛“促进女童和妇女教育特使”称号。

流亡美国的邱家军博士指出,“徐州铁链女事件爆发以来,整个世界都已为之沸腾,但迄今为止,彭丽媛对此竟未置一词。中国每年被贩卖、虐待的妇女儿童多达百万以上,也从来未见过彭女士对如此严重侵犯妇女女童权益表达过任何关切。”

上周,北大、清华等中国高校学子分别发表联署公开信,呼吁彻查锁链女事件。北大100名校友还要求对涉及拐卖人口的涉嫌渎职及违法犯罪行为的政府官员及相关人员进行彻底调查处理”,“对徐州地区、全国各地被拐妇女儿童事件进行全面清查”,解救仍在受害的被拐人员。

清华大学500多校友呼吁,“严厉打击拐卖、残害妇女儿童的犯罪,切实保障人权,把监控头用在保证民众安全的民生上来。”

江苏省调查通报发布后,北京当局随即开动宣传机器,由新华社、央视等主要党媒发表官员答记者问和实地采访报道等,为官方调查得出的新结论大力进行宣传和舆论导向,试图化解已经持续近一个月的汹涌舆情和信任危机。

有网友注意到,中共党媒新华网2月23日就锁链女事件发表了13问,而评论区有上千条留言回复说,“李莹你受苦了”。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相关内容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2年7月4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