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 2019年9月24日 星期二

龙之所及:中国军舰是否会常驻柬埔寨?


龙之所及:中国军舰是否会常驻柬埔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30 0:00

龙之所及:中国军舰是否会常驻柬埔寨?

近年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柬埔寨之间关系的日益密切引起了国际媒体以及外交界的关注。在柬埔寨成为美中大国博弈中的最新战线之际,有关金边与北京签署了允许中国使用它的一个海军基地秘密协议的报道引发了华盛顿的高度不安。

美国等国家担心,这个交易将会提升中国在东南亚投射军力的能力并进一步加强对南中国海的控制。那么柬埔寨到底有没有与中国签署秘密协议?有关国家的担忧是否是合理的?

柬中接近 备受审视

只有1千5百万人口、人均年产值为1200美元的东南亚国家柬埔寨因为与中国的关系而受到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自从2013年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以来,柬埔寨已经成为中国在东南亚最密切的盟友,也是美中展开大国博弈的最新阵地。

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地理位置示意图
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地理位置示意图

《华尔街日报》:柬中签署密约

在柬埔寨首相洪森公开拥抱北京的做法导致柬中关系受到国际社会更多审视之际,《华尔街日报》7月21日引述未署名的美国及其盟国官员的消息称,中国与柬埔寨今年春天签署了一份没有公开的协议,给予中国使用柬埔寨西哈努克省的云朗(亦称云壤)海军基地部分设施的专有权。报道说,根据协议的最初草案,中国将能够在这个基地部署军事人员,储藏武器以及停泊战舰。

美军将领:信息显示中国将加速在云朗建基地

尽管洪森首相把柬埔寨与中国签署秘密协议的报道称为是针对柬埔寨的“最糟糕的假新闻”,但是美国印太司令部战略规划和政策副主任、陆军准将沃威尔(Joel B. Vowell)8月15日在夏威夷对一组记者表示,美国掌握的情况显示,中国有在柬埔寨建军事基地的计划。

沃威尔说:“我们有信息显示,中国将会进行一些开发,加速在云朗建立一个海军基地”。

他接着说:“这显示,他们希望在那里建设某些东西,从设施到码头到房屋,从云朗基地持续投放海军作战力量。”

沃威尔说,中国在柬埔寨的军事拓展计划是美国和地区盟友的“一大关切”。

柬国防部发言人:柬宪法不允许外国在柬设有基地

8月21日,柬埔寨国防部发言人春速杰将军(Chhum Socheat)在内阁办公厅(总理府)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不仅再次否认柬埔寨签署了允许中国在云朗建立海军基地的协议,而且表示柬埔寨不会允许中国军方使用这个基地。

柬埔寨国防部发言人春速杰将军在总理府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 (2019年8月22日)
柬埔寨国防部发言人春速杰将军在总理府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 (2019年8月22日)

他说:“我们宪法第53条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不允许任何外国军队在柬埔寨设有基地,不可以。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确:我们没有这样的协议。”

美国之音记者问道:“也就是说,你们不会允许中国军方以任何形式使用这个海军基地?”

他说:“我们想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们甚至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柬国防部发言人:我们不被任何人所主导,不害怕任何人

记者问:“目前中国在柬埔寨有如此多的投资和援助,有些人认为,鉴于中国对柬埔寨所拥有的影响力,如果中国要求使用这个海军基地的话,柬埔寨很难对中国说不。您对此有什么回应?”

春速杰说:“柬埔寨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我们不被任何人所主导。不,我们不害怕任何人。我们谁也不怕。投资和贸易是投资和贸易问题,军事是军事方面的问题,你必须把它们分开。”

记者追问说:“柬埔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允许中国军方使用柬埔寨的任何设施吗?”

他回答说:“我想说清楚:首先,柬埔寨宪法明确表示,我们禁止这种做法。谈到使用军事基地的战略,中国在海南岛的基地比柬埔寨的地理位置要好得多。他们那边有深海。我们的海军基地小而且水浅。所以我对你的问题的回答是,无论美国,中国还是越南,我们都不会这样做。”

柬埔寨拒绝美方提供维修基地设施的资金引发怀疑

在有关秘密协议的报道出来之前,柬埔寨在是否接受美国继续提供资金维修美国在这个海军基地出资建造的两处设施的问题上的反反复复,引发了美国方面的怀疑。

记者参观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美国出资建造的船只维修设施 。(2019年7月26日)
记者参观柬埔寨云朗海军基地美国出资建造的船只维修设施 。(2019年7月26日)

美国之音掌握的情况是,美国负责南亚与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国防部长费尔特(Joseph Felter)今年1月访问柬埔寨期间参观云朗海军基地时,看到一处设施的屋顶出现漏水的情况。

柬埔寨全国海事安全委员会战术总部的副指挥表示希望美国为设施的维修提供资金援助。但当美方致函柬埔寨军方来安排资金事宜时,柬埔寨国防部却回信说不需要。

费尔特随后致函柬埔寨副首相兼国防大臣迪班。他在这封泄漏出来的信函中表示,“我带着(柬方的)请求回到华盛顿后,动用了相当大的政治资本好不容易为这个项目搞到资金,并在4月终于能够给国防部做出积极的回应。因此当6月份我们收到柬方以这些维修不再必要为由不接受我们的资金援助的信函时,我感到非常意外。​”

泄漏出来的美国副助理国防部长费尔特给柬埔寨国防大臣迪班的信函
泄漏出来的美国副助理国防部长费尔特给柬埔寨国防大臣迪班的信函

费尔特希望柬方对这些设施的维修为什么不再必要以及对这些由美国资助建造的设施今后的打算做出更为详细的解释。

柬埔寨政府7月26日破天荒地允许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多家国内外媒体参观云朗海军基地的船只维修设施,试图证明柬埔寨没有让中国在这里设立军事基地,但并没有开放位于船只维修设施南面的海事安全培训中心。

柬埔寨政府向媒体开放云朗海军基地的部分设施。 (2019年7月26日)
柬埔寨政府向媒体开放云朗海军基地的部分设施。 (2019年7月26日)

春速杰:误会或是翻译有误引起的误解

春速杰将军在记者还没有问及柬方为什么不接受美国的资金来维修设施的问题时就主动向我们对这个他所说的“复杂的情况”做出说明。

他说:“记得是今年的7月1日,柬埔寨国防部召见美国驻柬武官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向美方解释了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的误解。柬埔寨国防部根本就没有致函,也没有向美方提出不当要求。这可能是一场误会,或是因为解读或翻译有误而引起的误解。我们仍然欢迎美国对云朗海军基地的设施提供资助,如果他们想给我们的话,但是我们不得不把这个海事安全培训设施搬到另外一个地方。”

云朗海军基地
云朗海军基地

春速杰将军说,船只维修设施是2017年修建的,因此没有什么要维修的。之所以没有要求维修海事安全培训中心,是因为他们要把该设施迁移到附近的另一处地点。在把这个设施搬离海军基地的过程中,柬埔寨不接受任何国家的资金援助。

资料照片:国际媒体未获准进入云朗海军基地内美国出资建造的海事安全培训中心。(2019年7月26日)
资料照片:国际媒体未获准进入云朗海军基地内美国出资建造的海事安全培训中心。(2019年7月26日)

派西潘:基地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派西潘(Phay Siphan)同一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说,把这个设施搬离军事基地是因为它是一个民用设施。

他说:“我从国防部那里了解的情况是,他们需要一个更好的地方,一个对大家来说都够大的地方。现在的这个设施是用于国际活动,是民用的,你为什么要把一个民用设施放在军事基地里面呢?”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派西潘在位于总理府的办公室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2019年8月22日)
柬埔寨政府发言人派西潘在位于总理府的办公室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2019年8月22日)

这位发言人说,有关柬埔寨与中国签署秘密协议的报道是假新闻,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并质疑媒体宁可相信卫星图像而不是亲眼所见。

他说:“我不能对别人的怀疑进行猜测,但是事实是,那个使用卫星图像的组织,为什么不用人的眼睛去看那里正在发生什么呢?那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派西潘说:“我们不希望成为中国影响下的地缘政治因素,我们也不需要。中国也说他们不需要像奴隶和奴隶主那样来利用柬埔寨。所以我们双方互相理解。”

分析人士:近期中国不会在柬设军事基地,但会增加军演

柬埔寨独立智库“自由论坛”的负责人欧维拉克(Ou Virak)在被问到柬埔寨是否与中国签署了密约的问题时对美国之音表示,《华尔街日报》显然比大多数国家和政客更值得信赖,所以他假定中柬之间有这样的秘密协议,但他同时也表示,实际情况肯定不只是目前报道出来的这些。他认为,关键要看签署这些协议的意图。

他说:“其意图可能是为中国在战争或冲突事件中使用柬埔寨及其基地的能力铺路。我认为这与美国和蒙古之间签署的协议没有什么不同。我认为这并不奇怪。我不预期中国在接下来的5或10年里会在柬埔寨设立军事基地。我所看到的是中国海军与柬埔寨之间的军事演习数量和规模的持续增加。这基本上是公开的。”

在他看来,柬埔寨将会以军事演习而不是直接建立军事基地的形式,让中国加强在柬埔寨的军事存在。

他说:“我认为,中国可能正在考虑在对他们的利益极为重要的某些领土争端中给自己创造更多的选择。”

中国军队掌握了云朗海军基地后将可以从这里直接进入有争议的南中国海。

中国大使:中国要在云朗海军基地驻军的说法是别有用心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8月15日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说,“最近某些国家不时对柬埔寨这样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说三道四。他们同时还不断制造假消息,妄称中柬签署什么‘秘密协议’。” 这位大使说,有关中国要在云朗海军基地驻军的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别有用心”。他还表示,“他们无视中柬军事合作的公开性和透明性,妄图以假消息扰乱公众的视线,诋毁破坏中柬互利合作。”

王文天大使没有回应美国之音记者通过电邮提出的采访请求。

(美国之音高棉语组驻金边记者庞博帕、 索贡莫诺·坎、孙纳林与桑索波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 (4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